传承有道,创新无界 | 田旭中艺术访谈

  • 2022-11-12
  • 四川艺术网
  • 田旭中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微信:

艺术家的主要职责是艺术创造。而批评家则承担对艺术作品的审美解读和价值诠释。批评与鉴赏不同,鉴赏带有更多的感性活动的特点,艺术批评则是以理性活动为特征的科学分析及论断活动。

Q:在您担任成都画院院长的8年里,您的治院理念是什么呢?


田旭中:我自1999年至2008年在成都画院担任院长一职。在画院期间我提出了“开门办院、以法治院、学术兴院”的办院理念。后来画院特聘了35位知名艺术家和几位资深理论家。他们的加盟不仅扩大了画院的影响力,同时也极大地提升了整体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水平。“以法治院”就是通过建章立制对画院进行规范化运作。“学术兴院”就是通过持续开展学术活动提升画院的学术影响力。我在画院期间策划和实施了不少学术展览,如当时影响很大的“天府世纪百年中国画油画展”。与此同时,我们在画院建立了学术委员会,由国画的沈道鸿和油画的何多苓两位领军人物分别担任主任。我们还进一步提出“多元包容、和谐共生”的学术主张。多元包容指不同画种包容性、艺术审美的多元性,艺术风格的多样性;和谐共生是指平等相处,互相借鉴,共同发展。我认为只有在画院营造这样一种艺术生态才能促进艺术的进步与繁荣。从全国画院情形看,类似成都画院这样的国、油、版、雕、书法共处一院的很少,而成都画院建立之初就是这样,可以说是成都画院的一个传统和优势。我始终认为,综合性有利于互相学习借鉴,有利于优势补。这是我当时基于对成都画院的历史、现状及发展认识形成的。现在来看仍然没有过时。


Q:您在担任成都画院院长期间也在继续绘画,这种经历肯定让您在行政工作之外更加了解画家的创作状态,这对您的行政管理有什么启发吗?


田旭中:作为画院院长,首先是行政管理能力和对画院总体方向把握能力,其次才是创作和研究,不能本末倒置。我在做好本职工作同时也在进行绘画创作和艺术理论研究。我认为专业能力提高了不但不会影响管理工作,反而能提升管理工作的效能。因为至少你了解创作的甘苦,与画家会有许多共同语言,容易达成共识。当然做院长首先要有为画家服务的意识,不能只打个人的小算盘。


Q:您的作品中经常出现“马”这一形象主题,这个选题对您来说有什么特别意义吗?或是有什么特别的创作背景吗?


田旭中:我喜欢画马,是因为马这一形象具有多重审美意义。马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它有优雅俊美的姿态,一往无前的气概,负重致远的品格。中外美术史上涌现过许多画马名家。如西方的达芬奇、丢勒、席里柯,朗士宁、斯塔布斯等。中国古代的韩干、赵孟頫、李公麟 等,尤其是现代的徐悲鸿,他将中西技法融为一体,赋与马一种非凡的审美形象。他们如此热衷于画马,恐怕都心有所系,情有所寄。我画马,强调“形、神、趣“三者兼而有之,“形" 就是坚基本造型,“神"是把握精神内涵,“趣"是笔墨情趣。且在创作时把书法、绘画、文学结合起来。我的作品多有自做诗词题于画上,这是与其他画家的最大不同。


《草上逐风》


Q: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在艺术生态里都是不可或缺的主角,能谈谈您对这三者的理解吗?


田旭中:在艺术生态中,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各自扮演不同的不可或缺的角色,由此构成一种良性互动的艺术生态。艺术家的主要职责是艺术创造。而批评家则承担对艺术作品的审美解读和价值诠释。批评与鉴赏不同,鉴赏带有更多的感性活动的特点,艺术批评则是以理性活动为特征的科学分析及论断活动。艺术批评家的主要作用是通过开展正确的艺术批评,帮助艺术家总结创作经验,提高创作水平;帮助艺术鉴赏者提高鉴赏能力,正确地鉴赏艺术作品;引导各种艺术思想、创作主张、艺术流派、艺术风格相互交流和争论。艺术批评不仅传达关于艺术的判断,而且也会有意无意地传达判断艺术的标准,无论批评本身对某种风格或某个艺术家持肯定或是否定态度,它最终必然会影响这一艺术风格与艺术家的发展与地位。好的艺术批评家就是独具慧眼的伯乐。


策展人比较复杂不妨多说一下。这个词是舶来品。严格意义上的独立策展人则是20世纪后半期,尤其是60年代左右才开始在西方社会出现的。有文章认为瑞士人赫拉德·史泽曼(Harald Szeemann)是目前艺坛热门行业“独立策展人”的鼻祖宗师。他于1969年在纽约策划的展览“当态度成为形式:作品一过程一观念一情境一信息(When Attitudes Become Form:“Works-Processes-Conceipts—Situations—Information”)为当代艺术史创下重要坐标,其独特的策展理念和手法同时为“独立策展人”这一新兴专业领域奠立了基本的雏形。史泽曼后来曾任第48、49届“威尼斯双年展”(1999年、2001年)总策展人。20世纪80年代以后,独立策展人在西方当代艺术展览策划中已经开始扮演主角,影响力越来越大,权力也日渐膨胀。这些“独立策展人”,游走于艺术家、美术馆、赞助人之间,运用他们的智慧、能力和关系,策划出不少颇具创意和影响的艺术展览。


策展人在中国至少晚了30年。因为体制内的美术馆没有专门设置策展人一职,所谓策展人,大多是在体制外独立策展的艺术批评家。正是差不多那时起,中国策展人时代开始来临,王林、冯博一、黄笃等新一代策展人崛起。80后策展人:崔雪涛、李金孺、毕蓉蓉,2010年之后,一代90后策展人开始展露头角,其中西南地区代表者有张彦柏,他在成年之前就多次策划过有大型影响的活动。目前国内著名的策展人主要有:范迪安、高士明、卢杰、皮力、王璜生、施平、黄笃、林书民、罗新昌、韩天杰、费大为、陆蓉之、侯瀚如、赵立春等。


由此可见,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独立策展人的,它需要综合素养,而最重要的是丰富的艺术史专业知识和异乎寻常的艺术眼光,此外还必须熟悉市场运作,熟悉艺术家和批评家(一些资深策展人本身就是艺术批评家)。


在美术史上,有些优秀的艺术家有时也在扮演批评家的角色,但很少能够扮演策展人角色。这是因为,策展人不仅要精通艺术史,而且要熟悉市场运作。他们不一定擅长艺术创作,但懂得艺术发展和市场运作的一般规律,在西方,独立策展人的社会地位很高。


《风雨三骏图》


Q:我们关注到您近期组织策划了“天府百年美术文献展”,您能谈一谈做这个展览的初衷和愿景吗?


田旭中:我曾在1999年策划组织了“天府世纪百年中国画油画展”,而这次文献展则是包含国、油、版、雕、书法和综合材料在内的综合性美术展。可以说是那次展的升级版。作为这次文献展的总策划,我的基本指导思想,是把这次文献展作为贯彻落实成都市委提出的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一个实际行动。为此,我们在指导思想上把“传承巴蜀文脉、发展天府文化”贯穿始终。为此还特别提出两个学术主题,即“传承有道”、和“创新无界”。既重视梳理美术文脉,又注重天府美术的未来与发展。为此,组委会精心选定入选名家,对已故名家,重在看影响;对当代名家,重在看成就;对新锐艺术家,重在看潜质。组委会力图打破体制束缚,最大限度地发现人才。整个文献展入选160多人,已故名家40余人,当代天府名家60多人,新锐艺术家就有60多人。这个入选比例体现了组委会的意图。


Q:成都画院成立已经快40年了,也是百年天府的重要参与者,您觉得成都画院应该从哪些方面去梳理自己的历史呢?又该从哪些角度去做深度的研究呢?


田旭中:成都画院成立39年了,作为两次天府美术的重要参与者,为天府美术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个人认为,对画院历史的梳理和总结很有必要。建议从纵向和横向两个维度来梳理。纵向维度主要是对画院历史文脉的梳理。又可以分为传统和现当代两个方面。一是从五代孟蜀翰林图画院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主要厘清以黄筌父子为代表的宫廷花鸟画传统及其流变和影响。黄筌父子开创的以富贵典雅为审美特征的院体画派影响画坛一百多年,虽然后来崔白作了一些变革,使画风趋于多样化,但黄氏父子创立的花鸟的基本美学品格仍然存在,并给中国花鸟画以持久的影响。我们从朱佩君院长和成都其他画家的工笔花鸟画中不难找到这种影响。二是画院成立以来的发展轨迹。着重总结现当代成都画院的不同时期的发展特点和变化,特别要注重从学术上厘清画院最基本的学术品格仍然存在。我认为成都画院长期形成的学术品格就是兼收并蓄、和而不同。前者是对不同艺术流派、不同艺术风格的包容态度。作为院领导不能厚此薄彼。后者是和平相处中又有各自不同的显著区别和艺术个性,这就是承认个性,保护个性、鼓励个性。另外各个不同时期有画院的学术代表人物,对他们也应进行系统梳理。这次由我主编的文献集作了一些粗步梳理,还需继续深入。这些代表人物多为画院的艺术顾问,生前经常到画院参加活动并指导创作。现在活跃在蜀中画坛的一些优秀画家曾经都是这些老艺术家学生。如叶瑞琨、姚叶红、施秉伟等曾是岑学恭的弟子。李兵、黄迪全等是黄纯尧的弟子。姚思敏、江溶、高小笛等曾是朱院长的学生。做梳理就是要找出师承关系及其影响,以及后人对前人的继承与发展。横向梳理则是把画院放在当今美术的大环境大格局中看画院所处的位置,明白自身的优势、短板和努力方向。


Q:您觉得成都画院在西南艺术生态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有哪些长处又有哪些不足呢?


田旭中:据我看,画院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在西南艺术生态中的引领作用日趋凸显,尤其是老一辈艺术家在西南、在全国的学术影响作用不容低估。目前最大的短板我认为,一是由于也些年一大批老艺术家退休后,在国画、油画、版画领域青黄不接,未能出现有影响人物,需要加大培养力度。二是学术乏力,在画坛上缺乏话语权。好在目前引进了一些年轻美术理论家,画院应当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发展平台。


《行书成都长卷》


Q:现在的艺术环境包罗万象,很多年轻艺术家获得的信息也是千变万化的,在创作过程中很容易迷失方向,遭遇瓶颈,这种现象不在少数,您对这种现象是怎么看的呢?对年轻艺术家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田旭中:目前画院年轻画家不少,他们中不乏具有发展潜质好的艺术家。现在的问题,一是如何强化学习与传承,真正把优秀的艺术传统继承发扬下去。当前画坛比较浮躁,需要沉潜下来读书和思考,用最大的功夫深入学习传统。我觉得年轻画家普遍存在对传统学习不够、继承不够的问题。说到传统,不能只讲技法,技法只是形而下的问题,要更重视形而上的问题,如哲学、历史、美学、古典诗词等。这些东西积淀多了,才会产生一种思想上的高度和学养上的厚度。美术史上的大家巨匠,都是既重形而下又重形而上的人。你看王敬恒,一生读了那么多哲学书、美学书,才形成了后来的那种罕见的艺术思维,他用这些思维指导创作,才实现了艺术创造上的新突破、新境界。二是如何强化转化与创新,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把艺术推向前进,使优秀艺术家能够跻身全国乃至全球画坛。传统又是一个变动不居的时空概念,不能仅仅把传统理解为昨天的东西,今天认为新潮的东西,明天就可能成为传统。齐白石在六七十年前创造的绘画语言当时很新鲜,而今天已成为传统的一部分。所以,每一个艺术家在探索新的表现形式,新的艺术语境时,他应当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不少画家画了一生画,总是翻来复去的画那么一张画,题材不变、手法不变、风格不变,这是艺术上的大忌。一个优秀画家不仅不会重复古人,也不重复自己,还努力不重复自己。做到这最后一个不重复很难,因此需要敢于否定自己、坚持原创精神。原创才称得上是创作,是创作就自然会有学术思想,而非原创只能是制作。一个艺术家成天热衷于制作,在艺术上很难成大气候。提倡学术不是看谁画得怪,画得离谱,而是要看你的作品能否站在艺术创新的前沿,符合艺术发展的大方向、顺应艺术审美的未来趋势。


Q:您对成都画院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许或是建议吗?


田旭中:我已到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人生阶段,我比画院老同志年轻一些,却比年轻同志年长许多。我希望在人生最后一二十年里继续努力学习,努力实践,把艺术进行到底,至于成败利钝,非我所逆睹。但我以为只要坚持学习,保持年轻人的朝气和锐气,人生总会有所收获的。最后祝画院老艺术家保重身体,再创佳绩。生命不息,创新不止。同时寄希望于年轻艺术家,不断学习钻研、不断提升境界、怀揣梦想,不断创造,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编辑:ywzb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对拼搏者 生活永远美丽——王富强印象
  • 是他勉励我要“永葆自强不息的拼搏锐气”
  • 书山有路 真水无香
  • 师法古人得精华 匠心独具成风骨
  • 沉稳刚健 清秀脱俗
  • 清风看座——魏学峰写梅的密码清单
  • 关键字田旭中,书法


  • 分享到微信: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金丰路6号7栋2单元17层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