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是中国书法创新与发展的核心

  • 2023-08-28
  • 四川艺术网
  • 林长龙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微信:

中国书法历来都以清新刚健,自然质朴,天真率意,雅俗共赏为最低和最高标准。大俗就是大雅,那些大众所能普遍欣赏喜爱的作品才会具有历史性的生命力的作品。

中国书法含有中国文化的两大核心元素,一是表现载体的中国文字,二是书法语言中所含的传统文化思想。中国书法几千年的发展历程,从未离开过这两个核心元素,也离不开这两个元素。


把中国书法发展与创新的老话题,放在找回民族文化自信的今天的时代背景下再来讨论它,一定会引起不少人新的思考。因为,时下西方非理性主义思潮正在抢占着中国书法发展与创新的主导地位,书法审美标准和审美观念也在自觉和不自觉地向西方现代哲学思想靠拢。讨论这个老话题弄清本末,是事关中国书法发展方向的大问题。我们不能任其让西方非理性主义思潮,以其不尊重作为中国书法载体的中国文字;以其去中国书法的传统思想;以其去中国书法的固有法度等一系列去中国化的手段,来达到以推行西方现代主义思想之目的。当下,中国书法审美和评判的标准已经趋于混乱,中国民众站在渗透了西方现代主义思想,貌似书法的书法作品面前,脑壳朦朦空空不知所云,造成了中国人看不懂中国书法的奇怪现象,当然,这种现象也正是西方非理性主义所需要的局面。



中国书法表现形式的唯一载体是代表中国文化的中国文字,中国文字是中华民族的血脉基因,是区别于华夏民族以外的其他民族的民族符号,所以中国书法不管怎么发展,怎么创新都必须以尊重中国文字为前提。


中国书法最原始的定义简单明了,它就是中国文字的书写方法或法则。即使后来借汉字深刻的思想内涵和强大的外在审美魅力为载体,而使书法独立成了科之后,那也只是对中国文字审美内涵深刻揭示的一种书写方法。


中国书法自独立成科伊始,就以儒道思想为纲不断地发展着。“禅”慢慢融入儒道以后,儒道释思想才真正成为了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核心。中国书法也成了这一核心思想的有形载体之一。


汉字是中国书法艺术的唯一载体和根 书法是因中国文字的产生而产生的,也是随着中国文字的自我完善而完善变化着的。就此等意义上说,中国书法纵有千般变化发展与创新,汉字作为书法的唯一载体,作为书法的根和魂是永恒不变的,如果变了世上就没有中国书法了。


人类文字之初均为象形,西方文字的发展,因其生存生活环境的不同,信息传递方式的特殊需要而完全发展成为表音体系的拼音文字,拼音文字除有音而外其余什么内涵也没有,书法语言是无法在拼音文字体系中找到情感共鸣的,因此,拼音文字是不能作为书法载体的。



中国文字中的每一个字,都是有其自生的结构方式、含义、意示、读音及人文故事的。它不是画又好像在图说,不是预测未来的占卜又好像在冥冥之中引领着什么,不是哲理短语又好像在点醒世人。


中国文字伴随着华夏人类告别了蒙昧,走向了文明,走向了今天,由此确定了它华夏民族血脉基因中神圣不可动摇的地位。她是启迪智慧,哺育我们民族走向强大的母亲。因此,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包括书法现代化的今天,都应该理所当然地受到尊重与遵从。


但是,在书法现代化的今天,在西方文化不断向中国文化发起一波一波又一波侵蚀的当下,一些书家在自觉和不自觉中充当了非理性思潮的代言人。他们用西方后现代主义审美观来改造中国书法,以愤懑粗野的线条,任意撕裂、拉扯、增减笔画,故意扭曲变形和个人私语似的汉字造型手法来解构中国文字,也借此来表达他们对客观世界的主观感受。他们也还以此手段来吸引社会关注的目光,达到名利双收的目的。我认为这些思想和手段不仅是对中国文字的大不敬,对有如母亲般的汉字的亵渎,对中国书法历史的割裂,更重要的是搞乱了国人的思想道德秩序,颠覆了中国人的审美方式,背离了中国文化在继承后而创新的中国文化发展的基本原则。特别要的是,背离了我国目前我国致力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要求。


从现代书法的思想本质来说,它是反传统的,是对中国书法的解构,是中国书法的变异,它更接近于西方的现代绘画。


儒道禅传统文化思想是中国书法的审美灵魂 中国书法独立成科以后,不仅秉承了中国文字的思想内涵和书写法则,也创造了一整套表现自我思想主张,审美追求的艺术语言形式。比如,用章法中用疏密、虚实、黑白、强弱的矛盾关系来塑造意境;用笔法中的中侧、廋露、急徐、慢缓、停顿等中庸思想来契合人们心里上的韵律变化和不偏不倚;用结体上高矮、胖瘦、长短、方圆对比中的任意书写来表达人们对浪漫情怀的追求与寄托;用墨法中浓、淡、干、湿、焦的合度应用来表现不温不火的温文尔雅的持重风范等等。中国书法语言的创造及运用,无不是对儒家修齐思想的自我追求与完善,无不是对道家道法自然,返璞归真,自然天成人生境界及艺术真谛的诠释,无不充满着对释家生命轮回思想的习心关注。


中国文字和中国书法也是中华伦理道德的永恒教科书。它以先上后下的笔法秩序,寓意在社会生活中要自觉以长者尊者为上的行为规范,以先左后右的笔画顺序,示人以尊重他人(传统中左为尊右为卑)的良好社会品格,以藏回锋的笔法,寓教作人应含而不露的道德修为等等。


我国《春秋》笔法中对写文章有“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污,惩恶而劝善”的主张。这也许是通过中国文字中的深层蕴含而得到启发的吧。



西方非理性主义思潮只能与中国书法的思想核心擦肩而过 


西方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宗旨是消解传统,否定一切终结和永恒(其中包括历史和真理),鼓吹野性与纵欲,反对道德伦理,亵渎崇高;否定逻辑,以过分强调语言的个性化,打破语言常规的方式,使语言链条断裂,达到拒绝理解的目的;认为通俗易懂是对文学艺术的不道德,倡导写作的随意性、即兴性、零乱性、拼奏性、反逻辑性和反完整性。非理性主义最突出的风格就是以丑为美、以恶为善。艺术家们对个体精神的这种追寻与探索,其目的就是要更好地让自己的个体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此举虽然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但保留自我认同的努力仍然与日俱增。


上世纪80年代末,以尼采、萨特、佛洛依德等为代表的西方非理性主义哲学思潮开始涌入中国,进入文学、艺术与研究领域,并受到某些学者的热捧。有的作家艺术家推崇“快乐的牲口”的原则,大胆宣泄其本能欲望,置道德常规于不顾,以消解传统,消解民族精神为能事。针对这种不良文艺态势,展开了一场理性与非理性的争论。从上世纪80年代末至今又过去了几十年,在这几十年里,思想已经得到极大地解放,东西方全方位交流已经到了民间化。因此中国现代书法的创作思想与创作形式无疑受到了更深刻的影响。


中国文化发展创新的基本原则,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没有继承就谈不上创新。继承就是广纳前人智慧,省力省时又不走转路,创新是走完前人已经走过之路的全程以后,接着开辟自己的新路,因此,自己的路应该比前人走得更远更艰难更有创造性和挑战性。这也是摆在中国书法创新发展面前唯一的正确之路。对西方人类的文明成果我们只能择其有益而收之,不能以别人的思想来消解了自己的民族精神。


正本清源,回归传统是中国书法创新发展唯一正确之路


中国文字从甲骨文,石鼓文,金文(中鼎温)大篆,小篆,隶书,以至于到魏晋时期完全成熟了的草书楷书和行书,都有其各自的语言形式。尽管行草书中的笔画有增有减,有借有代,尽管狂草中的率意超旷,无惜是非,奇怪变态,结体诡秘,乱中不知几笔写成,笔画减到不可再减,但是,他们使用的都是书法的公共语言,都是汉字书法语言在历朝历代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了共识的权威。这些我们都可以在历代书法经典中去得到证实。


中国书法的创新发展,是随着思想认识的深化,社会道德观和价值取向的变化而变化发展着的。诸如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姿,清人尚变等。在技法上也各有不同,如宋人苏轼说:“书初无意于佳乃佳”、“诗不求正,字不求奇,天真烂漫是吾师”。又说“怪、奇,盖以写胸中磊落不平之气以顽世也”。他提出书画的作用是“悦人,足以为乐”。既然是“悦人”当然要形式美,丑是达不到“悦人”之目的的。非理性主义思想的主张就恰恰以此相反。


清人包世臣在书法上提出了“宁丑毋媚,宁拙无巧,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四宁四毋的创作主张,他这一主张对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其实包世臣与苏轼的主张何其相似啊!只是包氏说得更具体些。值得提醒的是“四宁四毋”是“如果……那么……”的关系。媚、巧、滑、安排等字眼,多是人为故意的心机,用此法以取悦于人于世而达到某种目的,是应该遭到贬斥的,而丑(此丑应理解为自然)、拙、支离、真率等字眼多是无主观故意,无矫揉造作,无私利私欲,无目的的自然生成,是可信的安全的和可爱的。我认为包氏提出“四宁四毋”的思想本意是:我宁可看那种率性本真,貌似丑丑的作品,也不愿看哪种私欲膨胀,媚世媚俗的所谓写得好的东西;宁愿看哪种出自自然而却又笨笨拙拙的作品,也不愿看那种藏私于巧的所谓的好作品等等,而绝不是主张以丑为美,也更不是对那些把书法语言运用到美不可言,自然纯净,意境深邃的好作品的否定。


当然我们提倡书法创新发展的回归传统并不是守前人之戒律而不越雷池,而是在前人之法烂熟于胸的前提下做到胆大于法,气大于技,情大于书的创新气魄,敢于挑战前贤古圣的雄心壮志。



中国书法历来都以清新刚健,自然质朴,天真率意,雅俗共赏为最低和最高标准。大俗就是大雅,那些大众所能普遍欣赏喜爱的作品才会具有历史性的生命力的作品。而绝非是那种故作高深,装腔作势,扮鬼脸吓人,充满私欲,不知所云的东西可以充当的。


中国书画作品的风格无高下,但境界有高低。书法是文化,所以书法家应该是文化人。要使自己作品境界高,就要努力成为文化人,要使自己成为文化人就要一生孜孜不倦,一生诚意正心,一生无功无利地在文化海洋里浸泡,当然这是很苦的,但又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获得书法艺术之真谛的。反之,就只知道在技法上去打转转,虽也“道”不离口,但“书道”究竟为何物,脑也空空啊!


总之,中国书法的创新发展不能离开中国文化思想这个核心,要以尊重遵从中国汉字的完整性为前提;认真研究学习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广泛吸取人类文明的智慧成果为其正道,以主动守护和发扬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的书法发展创新之路才是唯一正确之路。

编辑:ywzb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30828/16325.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中国书法的共性与个性 兼谈“丑书”不是中国书法
  • 简述东西方绘画源流差异 看中国画的血脉传承
  • 高建平:采集来自乡间的旋律,唱出时代的新歌——卢加
  • 《姚叶红山水作品》进入中国高等艺术院校教学范本系列
  • 《唐卡艺术:传承与创新》藏汉对照版发行
  • 税清静长篇小说《大瓦山》荣获:2022深圳“十大劳
  • 关键字中国文化,中国书法,创新,发展


  • 分享到微信: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金丰路6号7栋2单元17层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