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的共性与个性 兼谈“丑书”不是中国书法

  • 2023-08-28
  • 四川艺术网
  • 林长龙
  • 加入收藏
  • 分享到微信:

中国书法,是以中国汉字的书写方法为基础发展起来的独立艺术门类,是独秀于人类精神世界之林的一支东方艺术奇葩。

时下,“丑书”的热议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其焦点大多集中在以下两种类型上,一是“射书”“盲书”“滚书”“吼书”“竹书”等西方行为艺术与中国书法概念的混淆上;二是将建立在书法共性基础上勇于创新探索,个性突出的书法作品上。其中也还有些混迹江湖讨酒喝,哗众取宠弄无知的怪诞书写也在趁火打劫。这样的书法生态令人们迷茫又愤慨。无奈中的人们干脆把凡是不符合习惯审美的书法统统斥之为“丑书”。目前书坛的这种乱象严重阻碍了中国书法的健康发展。要理清以上诸多问题,还中国书法一个健康的发展空间,首先要明确什么是中国书法的“共性”与“个性”,“共性”与“个性”在书法创新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明确“共性”与“个性”二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只有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了,才能正确认识什么是中国书法的创新与发展,什么是西方的行为艺术,才不会将不符合惯性审美的创新作品斥之“丑书”。


一、中国书法特有的共性与个性


关于“共性”:是指不同事物所共有的性质。在中国书法领域,是指由历代先贤共同创造,被社会广泛认同,世代传承不衰的中国书法理论、方法、规则、精神内涵及其书法作品,它永远指导和引领着中国书法创新发展的方向。


(1)中国书法的共性


中国书法,是以中国汉字的书写方法为基础发展起来的独立艺术门类,是独秀于人类精神世界之林的一支东方艺术奇葩。独立的艺术门类,自然有她的自我属性,有她特定内涵与外延,否则就不叫独立的艺术门类了。



中国书法的基本属性包括共性与个性两个方面。一是物质层面,具体说就是书法用品中的“文房四宝”及其一系列辅助工具。这些文房用品系列是界定中国书法与西方行为艺术的重要条件。中国书法的文房系列用品,不仅仅是书法用品,它们也是中国书法审美的延伸内容。它们既与中国书法审美功能密不可分,又是独具个性的审美艺术品系列。它们与书法本身共同组成了完整的中国书法审美内容。






二是精神层面。中国书法的精神层面包括两层意思。一是作者以汉字为载体,用不同线条随着心灵审美变化的律动,创新着汉字的书写结构、章法构成等一系列综合书法语言。比如字体笔画结构的换位,上下笔画的借代,线条粗细、干湿、浓淡变化的适度把握……,章法中起承转合的得理、虚实照应的平衡相生、气韵通达不涩的痛快……等等;另一方面是作者的书外功夫,中国书法需要作者具备比较深厚的文史哲知识修为,需要广博的社会生活积淀为支撑。因为,任何一件好的书法作品都不是为书而书,而是作者内心波澜起伏情感变化的“心电图”。比如《兰亭集序》,比如《祭侄文稿》……



书法与汉字一样,都有它自身的含义。书法作品还需要更高的思想内涵和审美意气。书法作品品味的高低,直接昭示着作者个体的学术状,道德情操,人格修为及其人生价值观,直接影响着作品多方面的深度。


所以,凡称中国书法必须具备以上共性,否则便是涂鸦,不成其为书法。


关于“个性”,是指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个别、特殊的性质。在书法领域,是指有别于历代的书法理论、方法、规则及其作品面貌。


(2)中国书法的个性


书者具备一定的书法共性修养以后,个性就是作品成败的关键。有共性而无个性的作品是没有吸引力和生命力的,是不会被社会认可的。中国科举制度自隋始至清终,凡1300多年,举人进士千千万,个个饱学,个个都具备了深厚的书法共性,但他们的试卷都称不上是好的书法作品。原因是千人一面,个个都是“乌、方、光”的“博大昌明之体”,没有个性可言,最终就被历史忘记了。



然而,只有个性张扬而缺乏共性修养的书法更是浅薄无味不值一览,比如江湖体、老干体、老板体、酒肉体等等。他们满篇胡作非为还洋洋自得。还偏偏就是这些门外汉喜欢附庸风雅,攀附权贵,在无知人群中去寻找自己的生存空间。


书法的共性与个性二者是不可偏废的,它们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矛盾统一体。只具个性而无共性的书法是无根之苗,无源之水,它与书法不沾边,不成其为书法;只具共性而无个性的书法,是墨守成规,保守落后远离时代的书法,也毫无生命力的东西。两种书法形式都是不会被社会历史认可的。


二、 中国书法无“丑书”


创新发展是激发新生命的元动力,古老的中国书法艺术更需要不断创新发展,更需要激发新的生命与活力。但是,中国文化创新发展很重要的前提是“守正”,是需要在继承前人智慧成果基础上的创新与发展。亦即,要在“共性”基础上去大胆创新。在此前提下,作的任探索都是有益的,任何个性的显露都是可贵的,其作品都是作者在创新探索道路上留下的“心迹”,是新生命的预示,而不是“丑”。它只是在习惯审美面前露出了一点点不习惯而已。


美与丑虽有客观标准,但也是随时而变的。不同时代的政治、经济、价值取向、人文精神的不同,人们审美标准也会随之而变化。


唐代书学之盛,亘古未有。宋时以“二王”、《大观法帖》、《淳化阁帖》为基础,大行帖学之道,元朝宗唐宗晋,明代由宋元上追晋唐,清嘉道以前尊王从帖,嘉道以后至民国初期又出现由尊碑抑帖走向南帖北碑的自然融合之路。不难看出,各朝各代都有其宗,都有其时代风韵,各朝各代均出现了大批著名书家。这里的“宗”是时风,也是审美标准随时风而调整而变化的。



“独辟蹊径”自成一家,都是个性显露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书法是没有“丑书”这一概念的。


那么,近年来“丑书”这一概念怎么又会频繁出现呢“。我认为原因有三。首先是,一千多年科举书法“乌、方、光”、的“正统”审美意识已经深入到了中国人的骨髓,这种强大的审美意识惯性一时是难以改变的。因此,凡有悖于“乌、方、光”、 “博大昌明之体”等审美原则的作品都难于被认同,都会斥之为“丑”。其次,是嘉道以后至民国之初变法书风的审美思想成果没有被国人广泛吸收。其三,是错误地把西方行为艺术与中国书法的概念混为一体了。也就是说,只是把借用了中国书法的部分工具作为行为表演的载体,而又与中国书法的共性毫不沾边的所谓“书法”混认为是中国书法了。诸如“射书”、“盲书”、“竹书”、“吼书”……。这种概念的混淆,严重阻碍了真正的中国书法创新与发展,是极其有害的。它搅乱了中国人正在由传统审美过度到时代审美的书法审美意趣。因此,要将西方行为艺术与具有书法共性基础的书法创新严格区分开来。不能将真正的创新书法,具有时代新凤的作品视为“丑书”,不要动辄就怒斥为“丑书”


应该说,这些年的中国书法被这些不是书法的“书法”坑惨了,它严重阻碍了书法艺术的健康发展。


时下热议中的“射书”、“盲书”、“竹书”、“吼书”、“抽筋书”等等,统统都不叫中国书法,它们完全不具备中国书法中的共性与个性要件。然而他们却完全具备了西方行为艺术的所有特征,即:时间、地点、行为艺术者的身体,以及与观众的互动交流,它的成果就是一个行为过程,表演完了就完了,不可收藏,不可传观。而中国书法无需表演,不与观众互动,只有作者个人纯粹的情感流注,其成果就是一张纸,可以随时传观和展出,可收藏,更可流传千秋,作为永远的精神财富。


综合上述,中国书法的概念是明确的,是有她特定的内涵与外延的,她的共性与个性规则是很明确的。在共性的基础上,作者作出的任何探索与实践都是在对书法真谛的揭示,都是有益的尝试。我们不能把对真正创新探索的书法成果,与非书法的行为艺术混为一谈,更不能一概界定为“丑书”。这样对我们今天书法创作的自然生态是不利的,不能用非“书法”的行为艺术来混淆中国书法之名,要让中国书法按照自身的发展规律去发展,使中国书法这一优秀传统艺术之花,独艳于世界艺坛。

编辑:ywzb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30828/16324.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中国文化是中国书法创新与发展的核心
  • 简述东西方绘画源流差异 看中国画的血脉传承
  • 高建平:采集来自乡间的旋律,唱出时代的新歌——卢加
  • 《姚叶红山水作品》进入中国高等艺术院校教学范本系列
  • 《唐卡艺术:传承与创新》藏汉对照版发行
  • 税清静长篇小说《大瓦山》荣获:2022深圳“十大劳
  • 关键字中国书法,共性,个性


  • 分享到微信: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金丰路6号7栋2单元17层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