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梦中的香巴拉

  • 2021-03-26
  • 四川艺术网
  • 董荷子
  • 加入收藏
  • 分享:

画家张小瑛用传统笔墨语言,用西画的造型色彩与构成理念相结合,表达了现代人对客观物象的审美情趣及个性追求。

墨缘草堂主人张小瑛出身书画世家,父亲是画家张扬学,其父擅长画竹子和老虎,当然父亲的画案就是年幼的张小瑛最早的书画启蒙。张扬学老师和著名画家孙竹篱早年的友情导致小儿子师从竹篱门下。青葱岁月的那些年里,年青的张小瑛喜欢葡萄和丝瓜之类的写意花鸟画,生活平平,但也自得其乐。


古语曰:“一位乡贤一面旗”,人到中年的张小瑛艺术生命出现了拐点。军旅画家敬庭尧回乡省亲,巧遇张小瑛,画家敬庭尧给予了张小瑛充分的肯定,并给予了很好的建议,几经思考,张小瑛先后去了中央美院、中国国家画院进修,并且师从了敬庭尧老师。‘



画家敬庭尧把张小瑛带到了雪域西藏,在色达、在拉萨、在阿里,高原反应让张小瑛九死一生,似乎要他以生命为代价检验他对艺术的赤诚。可幸的是,他适应了高原,在追求艺术真谛的道路上,他也走过了自己。在西藏的民俗民风里,在敬庭尧老师的拉萨工作室里,张小瑛开启了自己,感受到老师那纯真炽烈的情怀,那对艺术的虔诚和执着,以及领会了老师生动多变的笔墨绘画语言。中年的张小瑛画出了雪域特色的《守望》、《家园》、《布达拉宫》、《甲蕃藏寨印象》、《格桑花开》、《朝佛路上》等作品。






钟爱过花鸟画的张小瑛在雪域高原的那些年里不忘初心,他也渐渐养出了自身的大气和豪情,对逝去的厚重时光也有了自己的思考。他在雪域高原的厚重狂放里,有了他的艺术观,他深深懂得了“雅俗共赏并非衡量艺术的标准,曲高和寡才是真理”的艺术准则。他要找到表达他的艺术感觉的绘画符号。


X年,孩提时代的张小瑛玩家家,总是喜欢假扮丈夫,因为喜欢女孩的美丽。小学时男女同桌,他总爱把桌子中间的那道分界线往自己这边移,给同桌的她留宽一点,因为喜欢她的乖……再后来,慢慢地长大,工作、朋友、爱情、家庭、男女……一点点集攒下多少不能说,也说不清的故事和美好,静静的发酵,终究酿成醇香的美酒,独自的品尝,偷偷地陶醉,尽情地享受着个中的美妙和无言……





X年,六月初夏的某一日,画家张小瑛又回到故乡去写生。不经意间,在一个小山坡上发现遍植向日葵,在初夏的暖阳下,向着太阳迎风摇曳,婀娜多姿,黄橙橙、金灿灿的向日葵在四周青绿的色彩映衬下,恰似一片燃烧流淌的花海。他被眼前的绚烂震撼,进而感动着。那些花儿,在不为人知的山野静静地开放着,是那样的自在、阳光、快乐的舞蹈着,向着太阳在歌唱。沐浴着阳光,英姿勃发,更像一群青春萌动的青春少年,在林间尽享怒放的生命。眼前的这一切像一粒火种,瞬间点燃他心中那尘封已久的情怀……她们在哪里?她们还好吗?……


  于是,这个夏天开始,在他的故乡射洪,他彻底爆发了,挥洒出一组关于葵花的水墨群像——《那些花儿》、《欣欣向荣》、《葵园秋趣》、《惠风和畅》、《岁月如歌》、《春晴》、《秋实图》等系列作品。





那些花儿,青春和梦想,欢笑和忧伤,燃烧和绚烂。那些绚烂到垂垂死去的色彩,和盛开了一季的阳光,那些泪流满面而又欣喜若狂的时分,都铭刻在生命的记忆里。那些不论是一人独处的静坐冥想,还是众人狂欢的盛宴,张小瑛都想用一把刻刀为逝去的光阴塑像,用一只画笔表达出自我。隔着岁月的玻璃墙蓦然回首,七彩斑斓的青春记忆里,都是诗,都是诗;都是画,都是画。与光阴化干戈为玉帛,把旧有的沧桑和颠沛流离都绣成一朵精致的心花别在胸襟。有一种时光,唯美惊艳了整个曾经。当心底的涌泉喷薄而出,狂放不羁地落笔宣纸,成就幅幅葵阵图,“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画家张小瑛这一组由色彩、线条和阳光组成的喧嚣和骚动不安的画面,从一落笔,内心奔涌的感情就在爆发和倾泻,直到收笔,感情还在震颤,那份淋漓尽致的快意酣畅无以言表,所有所有逝去的日子都飞奔出来,一个一个的意象都竭尽全力要把自己表现,如歌的行板那是最最本真的表达,张小瑛在克制自己又在张扬自己,谁能理解他心底那份饱尝泪水后依然如故的热爱啊?





葵阵的整幅画面里,画家都在呐喊和怒吼,以狂野的姿态演绎了一段似水柔情。那些深深爱,那些绵绵恨,那些日月和流年,还有那些冬秋和春夏,那些明媚阳光和撕裂哭泣,那些长久守望和悠长期盼……还有心尖尖上的那个她,那些真情和假意,那些反复和无常,那些久别又重逢的相遇,……所有所有的日子都沉淀成了醇香的酒,香甜浓厚,日子都让岁月筛成了真金白银,谱成了劲歌,跳成了热舞。逝去的时光落在纸上,那一大片风姿绰约金灿灿的葵阵似摇滚乐的渲泄,更似交响乐的巨大轰鸣。


画幅上的每一朵葵花都是婀娜多姿表情各异的她,她也在呼唤,她时而嘶哑,她时而高亢嘹亮,……画家张小瑛的每一次心跳都是新感觉,葵花的每一次呼喊都是头一遭,全身的血液在血管里奔突,心灵在寻找依存的港湾,何处才拥有内心的安定与从容啊?哪里才是灵魂的皈依圣地啊?


  画家张小瑛笔下的向日葵,表达了心中那份对往事的追忆,对旧时美好时光的回味,对过往朋友的一丝牵挂。这一切的情感都凝结在他流淌的笔触中,通过向日葵这一载体书写并表达。整幅画面里,明黄色的向日葵都在巨大的忧伤里燃烧又燃烧,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表达画家那炽烈纯真的情怀,以洁白无暇的柔弱心灵面对心动的未知世界,哪怕飞蛾扑火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的执拗。而那些向日葵的枯叶和秸秆也像在风中舞蹈,枯湿浓淡的水墨变化让葵阵的画面丰富又沉稳,勾、皴、擦、染、点等技法使画幅的苍劲里有一份明媚和倔犟。欢快的、雄阔的、温柔的、缠绵的、窃窃私语的、大爱无言的……不管天空刮哪个方向的风,枯干头上的葵脸依然笑着向阳,是忠贞也是无怨无悔的固执。都通过对向日葵的情感表达,袒露了画家心底的绵绵情意。可以想见,张小瑛的作品不是生产于屋檐下,而是诞生于天地间,吸天地之灵气,于天地的交融中绵生,于东升西落的日光和月华里催生,在熙熙攘攘的人潮里获得共鸣。向日葵群像也唤起了我们对往日时光的回首,对如歌岁月的赞美……所有这些,都倾注于笔端,尽情的挥洒,纵情的表达,充满心灵的颤动,热血和情感在身躯里奔涌流淌。





向日葵的爱卑微而无怨无悔,真挚又热烈,排山倒海不计任何个人得失,太阳是它唯一的信仰。向日葵以她的明艳诠释着忧伤,在向日葵心灵疼痛的茎蔓上开出了绚烂明艳的花朵,也许,她的名字应该叫释然。“为了太阳,我才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的生命跟火一样。”有一种爱亘古不变,叫宁缺毋滥,叫曲高和寡。


  画家张小瑛用传统笔墨语言,用西画的造型色彩与构成理念相结合,表达了现代人对客观物象的审美情趣及个性追求,在沉郁与奔放,厚重与飘逸,绚烂与古朴中把向日葵的精神追求倾诉,表现了现代都市人在经历焦虑与燥动后的从容与淡定,在向日葵画面的似与不似之间,彰显了这个时代人们积极、快乐又阳光的精神风貌,丰富了中国传统花鸟画的题材和语言。





这就是画家张小瑛心中的那些花儿,他心中的那片多情的葵园,他梦中追寻的香巴拉。正如梵高以他纯粹的无任何退路的绝对真诚的感情世界,以他遒劲怪异的笔墨色彩,以他极致的痛苦,让向日葵以油画的形式属于梵高;画家张小瑛也将以他的欢笑和忧伤,灿烂和阳光,以他洗尽铅华呈素姿的大雅不俗,以他那雪域高原的佛光亲吻过的心灵,以他对艺术的痴心不改的虔诚,以他对逝去时光的无限缅怀,让向日葵以水墨画的形式落户张小瑛,成为他的绘画语言和符号。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拥有属于我们东方特色的水墨向日葵,也拥有属于张小瑛特色的大写意向日葵水墨群像!我,相信这感觉!

编辑:ywzb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10326/14646.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徘徊于抽象与意象之间
  •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 锄园话墨
  • 艺道无常 自行自信
  • 罗海斌:他头顶30根板凳,挑战人体极限
  • 追忆来时路 破浪歌丹心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