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道无常 自行自信

  • 2021-03-09
  • 四川艺术网
  • 伍勇
  • 加入收藏
  • 分享:

田明珍先生是位不寻常的书画家。说他不寻常是因为他能够在画道上独辟蹊径,取得既不同于前人也不同于今人的独特的艺术成就。

田明珍先生是位不寻常的书画家。说他不寻常是因为他能够在画道上独辟蹊径,取得既不同于前人也不同于今人的独特的艺术成就。


《春夏秋冬》



田明珍先生的成就可以说是巴山蜀水养育出来的。从小,他就在满目的青山绿水中沐浴着陈子昂的诗风文采。稍大,又有幸成了孙竹篱先生(四川省诗书画院副院长)的入室弟子。孙先生才艺了得,不但能够琴、棋、书、画、诗,上台还可演戏,下场还能打球,他给了田先生非常全面的艺术启蒙。到成都工作后,田先生一方面师法传统,一方面跟宿儒陈无垢习字、向“画坛庄子”陈子庄学画。陈无垢是我国著名书法家、古文学家;陈子庄更是一位天才型艺术家,被誉为“中国的梵高”。从几位大师身上,田先生明白了两条奉行至今的道理,一是治艺先作人,二是艺术要有自己的个性。更重要的是,田先生师古不泥,坚持问道于天地。“欲使清风传万古,须如明月印千江。”(赵孟頫《赠彭师立》其二)他一次次伫足于祖国的名山大川之中,更钟情于四川的浅丘溪渚、乡村田园,并以独道的眼光挖掘常人不易发现的内美。他经常对学生说:对画画的人来讲,四川就是山水题材的“富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蜀山烟岚》



田明珍先生的成就源自他精深的文化修为。宋朝画论家邓椿说:“画者,文之极也。”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画与文的关系。在田先生的绘画作品中,经常可以感受到他深厚的文学底蕴,看到他文采飞扬的款识题跋。比如在《金华山陈子昂读书台》一画中,他深怀对先贤的敬仰:焚香殿前逢仙子,魁字崖下戏浪花。柏径清幽书台雅,陈公幼读诸百家。在九峰山写生时,他追求与禅道冥合的精神境界:清风常送洗尘雨,游云时恋翠峰巅。如同他的画一样,田先生的诗文也不愿落人窠臼,受制于形式。这在他下面几首诗中更见性情。画玉兰,他借物咏人:丈二身高是玉兰,银光满树逐春寒。不香不臭本性在,青青白白对上天。画竹,他以诗言志:清风淡淡,雨露洗面,本是君子,何必打扮。画丝瓜,他融景生情:丝瓜喜阴不喜阳,席上冷落少人尝。枯藤满挂不肯撷,老来织布助厨娘。画川西川北,他豪情万丈:蜀国多仙山,集群松理茂。嘉岷碧浪滚,齐唱大江东。这些诗文既来自巴蜀的山山水水、一景一物,也传递着“画者非独艺”(宋《画继》)的文人画理念,或寓理于情、或机趣天成,诗画浑然一体。



《大雾》


田明珍先生的成就自然也少不了他在书法上的高深造诣。其实,田先生是一位十分少见的谦谦君子,一生谨慎,唯独在书画一道最敢推陈出新、最有真知灼见。比如他写字,就完全是为了服务于画画,并不是为了写字而写字。中国文人画讲究书画同源,至元代成熟以后,书法大家都懂画,而一流画家也几乎都是书法家。像促成文人画高峰的元画领袖赵孟頫就强调:“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于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田先生的字就如同他的画,画亦如同他的字,线条的变化并不仅仅表现于外形,乃包含于内在,并且特点鲜明:带古籀之意,含金石韵味,如屋漏痕、似古梅枝,逆入涩行、苍茫朴茂。当然,田先生的字也和他的诗文一样,诗、书、画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田先生曾多次对学生强调:画中国画的人,在挥笔的过程中,不一定非要像写字一样,但一定要有书写的意识。


《齐唱大江东》



田明珍先生的成就更在于他一直坚守初心,不受市场诱惑,不肯随波逐流,在生活上甘于寂寞,在艺术上勇于创新。中国山水画自中唐李思训单独列科以来,遂成为中国画的主流。千百年来,凡最终百代标程的大画家大多孤轮相伴、寂寞一生。如唐代的王维,开创水墨渲淡,其“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几乎影响着中国山水画的全部历史,但在当时却门可罗雀。又比如五代十国替李煜家管理后花园的董源,画院都进不去,差不多被埋没了两百多年才在元代开始闪耀华夏。还有笼罩南宋一代画风的李唐,南渡后的20年间只能流落杭州街头,无奈的浅唱低吟“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再如现代,黄宾虹的画免费送人却被当面拒绝;陈子庄的画被人拿来糊窗牖。但他们死后,十数年间都光辉灿烂起来,何耶?大画家之所以成为大画家,除了他们拥有丰富的文化修养、高超的笔墨技法、隐士般的山水性情、超前的审美意识外,还因为他们都具有正确的价值取向。田明珍先生就是这样的书画家。作为长期给大型国企领导做秘书工作的他,正当年龄、资历恰逢其时,可随领导一同高升之际,却激流勇退,主动要求隐入学校去教授美术,以求获得更多的时间去感悟林泉高致。“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苏轼《石苍舒醉墨堂》) 


《大雁南飞》



田明珍先生以前的画虽然“不刻削、不取俏、不弄险、不趋时,笔墨中寄寓着平和、冲淡、朴质的情致。”(吴凡语,见1995年版《田明珍书画选》序)但“深深地烙印着师承之迹”(同上)。70岁以后,他的人品、学识、胸襟、修为、技艺皆在潜移默化中因量的积累而发生了质的飞跃,如儒家的“变化气质”、道家的“脱胎换骨”,又如佛家的“了脱生死”,画风大新,其作品终于熟而生、雅而拙,超越了“想画好”的层次,于抱朴守拙中更加素朴玄化,又于“玄之又玄”(《道德经》)中至臻至美。而这个“玄”,并非虚无的玄妙玄幻,就是田先生的画风:“朴、拙、厚、空”,就是归真。这是田先生对人生大彻大悟后对艺术的大彻大悟,是田先生由法而道而文化的升华。


《山月临窗》



令人惊叹的是,田先生的作品皆是深刻感悟大自然后再根据作品内容的需要书写出来的,或亮丽明快,或繁密厚重,或疏可走马,或密不透风,传统的勾、皴、擦、点、染、破等等,都在他的书写中一次性完成,故而画中的文人气息更浓,胸中丘壑随笔端喷涌而出的灵光闪现更多。并且,作品依然具有体量感、厚重感,笔笔皆传承着中国绘画的历史性、民族性、时代性以及对西洋绘画有选择吸收后的中国化运用。


《西岭晨雾》



中国画素来讲“气”。早在产生山水画第一个高峰的五代,大画家荆浩就在《笔法记》中将“气”排在气、韵、思、景、笔、墨“六要”之首;产生山水画第二个高峰的元代,鉴赏家汤垕也在《古今画鉴》中说“观画之法,先观气韵。”而气,以清为高,非火气、浊气、匠气和俗气。但这个“气”并非是画家刻意画出来的,而是画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养”出来的,是画家在挥洒书写中不经意的、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的。正如精于鉴别的清人张庚所说“发于无意者为上”。试想,一个画家如果没有淡泊的心态,没有真正的山水性情,不能够“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庄子・天下》),也许,能够做到知黑守白,但绝对难以在黝黑中萦绕出淳正明朗的清气。田先生最为可贵之处,就是人有正气,画有清气。这正是他在从艺的道路上始终坚守自己诚笃的秉性,始终“澄怀味象”(南朝宗炳《画山水序》),始终默默地为养育他的巴山蜀水挥毫立传从而“养”出来的。所以,在他的笔下,即使满目的黑山玄水,你一丁点也体验不到压抑和窒息,只会感觉到山中的清气徐徐而来,仿佛还是湿润的,带着泥土的芬芳,拂面扑鼻,令人神往。要达到这种高度,任何单纯的笔墨技巧都是难以企及的,全源自长期的画外之功,源自对中国老庄以及禅宗哲学思想深刻领悟后在文人画当中的智慧闪耀。




大书家陈无垢就曾对自己的儿子说:“其人有天资,人品好,以后定会有所成就。”(见《成都成华人文历史丛书・桃蹊路》)。今天,《田明珍书画佳作集》的出版,印证了无垢老先生的话是有远见的。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10309/14589.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罗海斌:他头顶30根板凳,挑战人体极限
  • 追忆来时路 破浪歌丹心
  • 杜尹:不求盈溢,当可徐增
  • 放笔自有狂飇来
  • 一卷揽尽江山秀
  • 卌载交情化泪飞
  • 关键字田明珍,书画家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