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海斌:他头顶30根板凳,挑战人体极限

  • 2021-02-22
  • 四川省曲艺家协会
  • 加入收藏
  • 分享:

1月28日晚,来自自贡的杂技节目《顶板凳—中国龙》登上了宜宾春晚的舞台。54岁的罗海斌顶起了30根板凳,挑战了人体极限。

2021年1月28日晚,来自自贡的杂技节目《顶板凳—中国龙》登上了宜宾春晚的舞台。不使用任何防护用具,54岁的罗海斌顶起了30根板凳,加起来有2米多高、4米多长、160多斤,然而支撑这所有重量的仅仅是他头顶的一块方寸之地,挑战了人体极限。



杂技届的“健美先生”青葱少年时,或许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帅气的梦,但真的想要去圆这个梦的却不多,罗海斌是一个。罗海斌生长于江油市,自幼酷爱体育运动,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班上的体育委员,单杠、双杠等成绩优秀,从小便练就了翻筋斗、扎马步等基本功。1983年,电视连续剧《霍元甲》风靡全国。“感觉特别帅,当时就想,我要是能练成这样一身肌肉就好了。”在此后,罗海斌不仅跟着影视剧学了一些武术基本功夫,还开始收集各类健身健美书籍,自己尝试着进行练习,从最开始的俯卧撑10个到20个,再到50个、100个。1984年底,江油杂技团招工,虎背熊腰的罗海斌被看中。他到了杂技团,很快显现出杂技的天赋,别人用几天才能熟练的动作,他练几个小时就行了,很快就掌握了皮条、舞石担、跳板三项力量型杂技节目。自18岁起,他开始登台演出。然而,一年后该团解散。团长认为罗海斌是个力量型杂技苗子,便向自贡市杂技团写了一份推荐信。罗海斌带着信来到自贡,当时,自贡市杂技团正值青黄不接,急需培养年轻演员。在罗海斌展示了翻筋斗等基本功后,又表演了舞石担、皮条。他的表演,柔软时韧如蒲苇, 挺立时充满激情和力量, 节奏张弛有度, 动作有惊无险。团领导见罗海斌这般“武艺”,如获至宝般将他留下了。在练习杂技的同时,罗海斌开始健身训练,就连周末都泡在练功房里。“健美和力量型杂技有着相互相通的地方,也都是我所热爱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从1989年至1992年,罗海斌连续四年获得省健美大赛80公斤级别冠军,向世人展现了其肌肉、力量之美。


就连现在,罗海斌依然会坚持每天两小时体能训练,体重一直保持在80公斤左右。“希望能在退休前,再参加一次省健美比赛。”



36年之久的“常青树”18岁登台的罗海斌,在杂技演艺舞台上活跃了36年之久,以54岁的“高龄”,创造了中国杂技演员舞台演艺的奇迹。1989年, 在自贡市第一届艺术节上, 罗海斌和队友表演了杂技节目《双爬杆》。这个节目是把体育中的空翻技巧运用到双杆中来, 在扩大表演空间的同时, 又增加了爬杆的难度和惊险度。罗海斌和队友在双杆间左右飞跃, 上下滑行, 组成既整齐划一又对称均衡的图案, 以奇、险、难、美的表演荣获了一等奖。



1990年, 他和队友表演的《双杠杆》又在自贡市第二届艺术节上获得二等奖。1998年4月, 罗海斌表演的滑稽节目《下招牌》, 荣获中国杂技金菊奖滑稽类特别奖。皮条类节目《五壮士》,是自贡市杂技团演艺公司的原创作品。该节目打破传统杂技表演手法,融合了杂技、故事、舞蹈等多重元素,是以剧目形式反映革命历史题材的“杂技剧”。罗海斌在其中扮演老班长角色。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反复观看反映抗日英雄事迹的老电影《狼牙山五壮士》,还看了当时热播的新片《集结号》,借鉴其表现英雄主义的写实手法。经过一年的艰苦排练,《五壮士》一炮打响,于2008年荣获文华奖铜奖。2015年,在文化部“欢乐春节”走进台湾活动中,罗海斌为台湾观众带去精彩的《群车》。罗海斌骑着一辆自行车出场,台上十名女演员先后爬到车上,并做出各种造型动作,“花开宝贵”“孔雀开屏”寓意深刻的造型将祝福送给现场观众。



此时,自行车所承受的重量有近500公斤,在罗海斌脚下仍被蹬得飞快。传统杂技变与不变,这是摆在所有杂技演员面前的问题。罗海斌认为,杂技表演不再是单纯地把技巧由低到高串联起来, 只有在此基础上不断叠加舞蹈、情感、文化,实现从“技艺文化”向“内容文化”的转变,杂技艺术将再显蓬勃生命力。2017年,已经50岁的罗海斌,接到市杂技团演艺公司董事长李轶从北京发来的消息:“需要你演一部‘杂技’+‘舞蹈’+‘情感’的节目。”



在这个创新节目《双人技巧·父亲》中,技巧动作对于罗海斌来讲,难度不大。但该节目需要演员改变以前的表演方式,甚至小到呼吸方式。“节目虽然只有5分钟,但每次表演下来,觉得特别累。”罗海斌介绍说,按照传统杂技的表演,在进行一个力量动作时需要憋气,完成后有一小段调整时间。这个节目融入了杂技、舞蹈、情感,在完成一个托举后,紧接着就是一个舞蹈串联动作,这让自己经常找不到换气的点,就会特别累。终于,通过一次次的排练,不断地摸索,老大哥罗海斌克服困难,找到了调整呼吸的节点,在表演中更加自如。罗海斌认为,如今杂技艺术的发展越来越好, “舞伴杂”的尴尬阶段已经渐行渐远,杂技在不断的探索中慢慢走出了自己的创新之路, 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和表演风格。“力量型的杂技节目,一般40岁以后就不演了。像罗海斌这样的年龄,还能够登台占据C位,而且每年都有新节目,在全国来说都是凤毛麟角。”李轶告诉记者,在今年的新节目《闪闪的红星》中,罗海斌将出演主要角色“老班长”。不服老的“罗妈”新春的脚步越来越近了,由罗海斌出演的《顶板凳—中国龙》成为自贡杂技团最受市场欢迎,订单最多的节目。



该节目的造型非常健美。罗海斌最后顶起30根凳子,形似大雁展翅的庞大造型,再旋转一周,画面极其震撼,给观众带来极大的视觉冲击力。顶板凳是中国杂技的传统项目,但现在练的人已经不多了,因为练这个,实在是太苦了。“我是2019年11月才开始学习顶板凳的,一开始从10根板凳练起的,用绳子把板凳吊起来做个保护,先顶1分钟,接着2分钟、3分钟……慢慢延长时间,同时增加板凳数量。”罗海斌说,人的头部比较脆弱,顶板凳非常疼,比其他项目更受罪。初练时一顶起来,眼泪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洗头时也会掉下一层层死皮。但罗海斌很倔强,随着他的坚持,头上的茧子越来越厚,他顶的板凳数量也越来越多。2020年1月,仅练习顶板凳3个多月,罗海斌就在首演中顶起了28根板凳。对罗海斌来说,从28条板凳增加到30条的过程是最艰难的,要随时根据板凳的活动情况来调整重心,另一方面,还需要在长达40多秒的表演时间里,眼睛一直盯着头顶的板凳,再加上炫目的灯光,更是考验人的耐力。就在不久前,罗海斌又突破了自己的记录,33根!“这里再也长不出头发了。”罗海斌指了指自己额头上那块硬币大小的老茧说,每天上班前他都会在练功场顶起30根板凳,再转上个六七圈,就连周末和假期他也不敢休息,就在家对着墙使劲顶,因为一旦茧子里的新肉长出来,再顶就会更疼。今年61岁的宋传跃是罗海斌的老搭档,“我从40多岁起,就从力量型转为技巧性的演出,我很佩服罗海斌持之以恒的坚守精神。”现在依然能登台表演顶坛、顶缸等杂技的宋老称赞罗海斌“真的很牛!”



“我们都亲切地叫他‘罗妈’。”20岁的唐思琪说,虽然罗老师有着强壮的体魄,可是却有一颗细腻的心。自己是表演绸吊的,在大大小小的演出中,罗老师都会亲自爬上高空,为她装上保险绳,出国演出时也把年轻演员的吃住行考虑得周到细致,“罗老师对工作的热情像个小伙子,他是我们年轻一代杂技人的榜样。”“您年龄都这么大了,干嘛还这么拼?”面对记者这样的提问,罗海斌笑着说:“我舍不得离开这个舞台,我有颗不服老的心,希望能一直演到60岁。”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10222/14551.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追忆来时路 破浪歌丹心
  • 杜尹:不求盈溢,当可徐增
  • 放笔自有狂飇来
  • 一卷揽尽江山秀
  • 卌载交情化泪飞
  • 剪纸传情 共抗疫情丨曾碧蕾剪纸作品《郫都雄起》
  • 关键字罗海斌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