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艺家眼中的敦煌艺术展是啥样

四川省文联组织省内知名文艺家参观“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展”
四川艺术网 2017-02-09加入收藏
  • 分享:
  • 四川文艺家眼中的敦煌艺术展是啥样

    文艺家观看“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


    2017年2月9日下午,四川省文联组织省内知名文艺家参观“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


    省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平志英,省文联副主席、成都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宋凯,省作协名誉副主席、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何开四,省戏剧家协会主席、戏剧理论家廖全京,省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梁时民,著名画家、 西南民大艺术学院名誉院长高小华,省美协副主席、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黄宗贤 ,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大学教授李祥林,《文物杂志》副主编、研究员黄健华,西南民大民族学博士、副教授郭建勋,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文产研究所副所长、副教授杨骊,省社科院文艺学博士、研究员魏红珊,省社科院人类学博士、副研究员林科吉等文艺界工作者们与市民一起参观了展览。


    即使以前也有机会接触敦煌艺术,但是当辉煌浩瀚的敦煌艺术来到自家“地盘”的时候,这些在文学、戏剧、美术、人类学、文艺学、民间艺术、文物研究等方面都取得过瞩目成就的专家依然叹为观止,并且从此次展览的内容、形式和工作方法中得到启发,并诉说了自己的见闻和感受。


    “这次我们特意组织一批文艺界的专家来参观本次敦煌文物展,来思考我们自身文化艺术怎么在继承的基础上更好的发展。”平志英说,“敦煌艺术展是一个非常高端的展览,敦煌石窟艺术最精华的东西都通过这次大展引进到成都来,同时我们组织了文学、戏剧、美术、人类学、文艺学、民间艺术、文物研究等方面的专家来参观 ,吸收传统文化的精华和营养,让文艺界的专家通过他们视角对我们巴蜀文化进行一个反观,对四川文化现在与未来的发展有一个很好的参考与观照。”


    四川文艺家眼中的敦煌艺术展


    何开四

    省作协名誉副主席、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本次敦煌莫高窟在成都的特展是一种文化的传奇,审美的盛宴。其陈列出的艺术品的精美度令人惊叹,而作为南丝绸之路起点的成都,更是值得我们整个四川为之骄傲,相信每个前来观看的人都会得到艺术和文化的熏陶及提升。另外,我们应当为这批年复一年在敦煌临摹的艺术家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没有他们长期为艺术献身,此番盛景,我们很多人将没有机会看到。这场展览给我最大的启示是,我们对文化一定要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敦煌莫高窟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宝库,为万众所景仰,正是中西文化交汇的结果。


    廖全京

    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戏剧理论家


    中国戏剧真正形成是在宋代,但是形成之前影响戏剧诞生的因素有很多,我叫它们前戏剧因素,前戏剧因素就包含敦煌里面的一些文物与文献,比如我在今天的参观中看到了胡旋舞,胡旋舞最早是从西域过来,中途经过敦煌然后传入内地,胡旋舞为中国戏剧的产生提供了一个重要元素,也就是舞蹈元素,中国戏曲注重载歌载舞的形式,而这种“跳”的元素除了吸收我们本土如先秦、汉、唐时期舞蹈因素之外,也吸收了西域胡旋舞中的旋转、身段带来的灵感,整个中国戏曲诞生的过程就是东西方文化融汇、互渗的过程,而敦煌是东西文化渗透过程中一个重要载体。参观学习敦煌艺术对戏曲的影响,对我们从事当代戏曲研究同样意义深刻。


    梁时民

    省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


    敦煌壁画经过岁月的变迁和时代的洗礼,颜色经氧化发生了特别的变化,整体画面更加美,充满历史的斑驳感。对色彩的使用值得今天的每一位艺术家学习,敦煌艺术是不同于传统的水墨画的全新的艺术形式和领域。张大千的泼墨艺术就是对这一艺术形式吸收运用的最好呈现。艺术界对敦煌艺术的取经一直没有结束,也永远不会结束。本次展览为广大观众带来了美的享受,不同的历史时期独具不同的美感,古人在表现敦煌艺术的时候,不仅是在传递佛教的信仰和宗教文化,也在呈现当时的社会风貌、人文环境以及市民的日常生活,如服饰、妆容等。当时从事这些艺术的匠人们真正把匠人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到了今天我们提倡“哲匠精神”,要带着哲思地去从事艺术工作。敦煌艺术博大精深,是中华传统文化中最灿烂的瑰宝,更是我们的精神家园。通过本次展览,我们的老百姓可以真切的了解到“一带一路”的文化内核。


    高小华

    著名画家、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


    1979年秋天我曾到过敦煌,在那里呆了二十多天。当时的敦煌还处于未开放状态,也没有像今天如此详细的解说。今天能够在成都博物馆看到这样的展览一方面看到了当年没能看到的洞窟,另一方面获得了更深的了解,也得以重新回顾这段历史。中国绘画传统中,水墨画一直是主导。但是当我们走进敦煌文化,才发现辉煌的中国美术史中,竟有如此精湛的艺术的成就!实际上,我们的祖先对绘画材料的认知和色彩的把握已经到了非常高超的水平。这些对今日的艺术家都有着极大的启发。我们可以看到,中华文明早在几千年前就呈现出高度的包容性。东西南北的文化聚集在此,不同文化的融合达到了全新的高度。同时,敦煌文化中所呈现出的工匠精神值得我们继承和学习。在西域边陲的艰苦条件下,我们的祖先创作了如此伟大的绘画作品,今天我们要建设文明大国,同样离不开这种工匠精神。


    黄宗贤

    省美协副主席、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敦煌在历史上一直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归隐在戈壁的深处。一直到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张大千带着他的弟子们历尽千辛万苦走向敦煌,全身心的投入到敦煌研究中去,第一次开始为敦煌编号、临摹、研究。这才使得中国文化界和世界文化界 开始重视敦煌文化。敦煌研究所的第一批学者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四川人。他们为敦煌文化奉献了一生的青春、热血和智慧。因此八十年代的学术界有“敦煌在甘肃,研究在四川”之说,当时的敦煌研究院很多都是四川人,四川为敦煌的研究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本次展览让更多的观众认识到传统文化的精神所在,文化不仅仅是保存在文本里,文化也是活态的、形象的、生动的。而敦煌文化恰恰是集佛教经典、历史经典、绘画、造像、建筑等文化形态于一体的多元综合。敦煌文化对中国二十世纪的文化和艺术转型起到了重要的输血和供氧作用。来自全国的文艺工作者走进敦煌,找到了新的艺术灵感和新的艺术元素。在倡导文化自信的今天,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传统、体会传统,找到敦煌文化的当代价值。


    李祥林

    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大学教授


    敦煌艺术展跟我们的非遗文化是贯通的,文物不只是展示了“死掉”的东西,还有其他非常丰富的讯息,比如这其中涉及了很多工艺,工艺是从世界到中国都非常看重的,把敦煌艺术、三条丝绸之路这两个大概念联系起来,把国内这么多工艺聚集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开眼界的机会。今天看到的蜀锦“五星出东方”是在新疆尼雅遗址出土的,这件物品的出土被喻为20世纪中国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关于这片织锦护臂究竟出自何处,学界也有不同说法,但大家都认为这片蜀锦是蜀地的,是蜀锦。现在国家已经禁止展示蜀锦真品了,因为褪色太严重了,而我们成都蜀锦行内人做了一件非常有心的事情就是复制这个汉代的护臂,这是我们蜀锦的骄傲。


    杨骊

    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文产研究所副所长、副教授


    因为我个人研究方向的原因,我觉得丝绸之路这个展非常的棒,整个丝绸之路是贯通的。展品的级别非常高,全国很多博物馆经典的、有代表性的展品都提到了,表现出当时文化交流的形态,并且与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经济的开发相呼应。 四川出土的漆器不多,而湖北湖南比较多还比较精美,但最后发现是成都造的,从成都流出去的,这就表现了成都在手工艺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你去看三星堆,去看海贝,你会发现古人交流的时间、范围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早更加深远,文化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浅表。早在几千年前中西方的文化交流就非常频繁,大量海贝、贝币的出土说明当时的商贸已经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深入挖掘文化交流的意义,会发现中西文化交流的源远流长,让人们有了深刻的认识。也为我们现代经济的发展,国家软实力的增强提供了文化的资料样本。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与艺术研究所所长 艾莲


    “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集结了来自南方丝绸之路、北方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70余家文博机构的200余件精品文物。这些文物中,三分之二都是国家一级文物。展览的任何一个单元的艺术魅力都不容小觑。


    展览一方面较为系统地展示了丝绸之路的佛教石窟艺术,另一方面展示了四川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位。“四川造”文物见证四川在丝路上的独特贡献,珍贵文物也见证了文化的流动和交流。激动人心!

    (综合:现代艺术、华西都市报)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video/20170209/370.html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从硝烟中走出的人民艺术家—李少言作品文献展
  • 巧遇全球醉美插画 意大利博洛尼亚插画展成都开展
  • 蓝顶青年艺术村比赛
  • 第三届四川省版画家提名展开幕
  • 一种观注,一种延续
  • 陆荷绚影——杨学宁芙蓉花主题油画展
  • 关键字四川省文联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展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