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间--赵建华书画作品展

  • 2017-01-09
  • 分享:

Fixed Dimensions

Images with fixed dimensions
/upload/
  1. 老房子之八 42cmx42cm

    老房子之八 42cmx42cm
  2. 老房子之二

    老房子之二
  3. 老房子之二十

    老房子之二十
  4. 老房子之二十二

    老房子之二十二
  5. 老房子之二十一

    老房子之二十一
  6. 老房子之九

    老房子之九
  7. 老房子之六

    老房子之六
  8. 老房子之七

    老房子之七
  9. 老房子之三

    老房子之三
  10. 老房子之十

    老房子之十
  11. 老房子之十二

    老房子之十二
  12. 老房子之十九

    老房子之十九
  13. 老房子之十六

    老房子之十六
  14. 老房子之十七

    老房子之十七
  15. 老房子之二十四

    老房子之二十四
  16. 老房子之二十五

    老房子之二十五

开幕式:2017年1月14日下午2:30

展览时间:2017年1月14日-1月18日

展览地址:成都琴台路7号诗婢家美术馆



赵建华,号一心斋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四川省中国画艺委会山水画专委会委员、四川省诗书画院特聘画师、成都画院特聘画师、四川省西部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兼秘书长、四川省农工党画院常务副院长兼秘书长、诗婢家画院艺术委员会主任、专职画家。


氤氲岚气 笔下云烟

—读赵建华2013-2016年夏季写生

文/刘德扬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中国书画领域关注着赵建华。


可能是源于我对书法艺术的敏感,起初只是对她的书法作品有所了解和认识。再后来,她的中国山水画作品突入了我的视线,如彩蝶蛹变般让人惊艳。特别是今年五月我们一起参加成都画院组织的陕甘地区写生结束后,她又带着自己的学生在金口河大峡谷一带写生。我个人认为,赵建华夏季写生作品中所呈现的美学特质和美学趣向,让她在中国山水画的学术地位上,有了更加重要的分量。


今年夏季的写生,赵建华从大山大水的金口河大峡谷到绿水青山小桥流水的古村落,完成写生稿20幅。用她自己的话说,“满意的只有少许,唯欣慰的是找到了些新感觉。写生的过程时而欣喜,时而不安,时而享受,种种感受也随心情的晴雨表而留在作品里”。无论她是欣喜、不安、享受还是新感觉,关键是她能把“种种感受也随心情的晴雨表而留在作品里”。


眼中之景、心中之景、笔下之景,只有与情交融才入化境。石涛说“搜尽奇峰打草稿”,写生的目的似乎不在画景,而是“打草稿”。有了草稿,才可能“观得自然之精华,化为笔墨之神灵”,这是赵建华告诉她的学生们的写生精神。


令人钦佩的是,赵建华在写生的过程中已经完全不满足于“打草稿”,不屑于苍白的视觉样式。她忘情于山水之间,倘佯于村落之里。眼前景物仅仅是一个参照系,她用自己的笔墨语言,用自己的美学趣向,抒发自己的愉悦和感动,书写自己的画境文本。这种状态,没有功利,没有浮躁,不自欺,更不欺人。其情其景有如宋人辛弃疾般“独坐停云,水声山色,竞来相娱……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所以,赵建华的这批写生作品,已经没有停留在一般的写实和记录上。她在与大自然对话,物我两忘,以至于能够把种种感受随心情的晴雨表而留在作品里。


对此,赵建华如是说,“上午是写生的好时段,一般能收获一幅好的写生作品,下午就得考验自己的耐受力了,一是蚊虫叮咬,二是闷热心燥,全靠自己的忍耐力。说实话,要不是喜欢画画谁来遭这份罪,原本女性该注重美容保养,但为了写生却需得劳神费力,在日哂雨淋蚊虫叮咬的条件下吃尽苦头,晚上回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关注的不是晒得有多黑多累,而是看看自己今天画得如何。个中苦楚不一一赘述,但是谁叫我爱上了画画呢?劳吾身,费吾神,惟热爱持恒之”。的确,也只有“劳吾身,费吾神”,才是入心之爱,才能从血液里流淌出艺术的激情、艺术的演绎,才能“惟热爱持恒之”。


中国书法是用笔之法。在此基础上更有墨法、水法、章法。没有用笔之法,其他三法就无以立足。这一点,在中国书画艺术中,是完全相通的。细读赵建华的2016年夏季写生作品,她在写生过程中把中国书画所特有的笔法、墨法、水法和章法运用自如,毫无凝迟。无论是其线质的律动,宿墨的掌控,虚实留白的取舍,还是行款位置的经营,都颇具匠心。既让人感受到精神层面美学趣向上的愉悦,也可细细读出书画学术层面“留不常迟,遣不恒疾;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的精妙。


在她笔下的画面上,那种朦胧、那种氤氲岚气,直入“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惚兮恍兮,其中有象”的境界。这,才是中国画的灵魂,才是中国画的意趣,才是中国画的艺术圭皋。


因为赵建华对艺术的精进和观念上的登堂入室,所以她能画出自己的感觉,用本嗓发音。她常说,“要画好中国山水画就必须到大自然中汲取营养,寻找灵感,整日蜗居画室,冥思苦想,闭门造车,虽然能取得一定的艺术效果,但终究因缺乏生活和时代气息而显得浅薄,正所谓‘笔无修养不神,墨无生活不灵’”。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祝福建华笔底岚气,化作万里云烟……


咫尺间

文/赵建华


诗碑家邀我办个小品展,我想想便应下来。之前一直计划着给自己六十岁办一次个展,种种不满意和懒惰便作罢了。小品展却好,小空间,小尺幅,咫尺之间,也成方圆。


我循着老规矩为画展印刷了一本小册子,尺幅不大,好拿好放也好扔,里面写着一些絮叨的话。


今年我六十一岁了,人老多情,多情常相忆。


什么样的时光最相思。每日清晨夜晚独处一隅,思绪的丝线总归还是将我牵引回我的儿时和青年时代。那时苦难,但乡愁刻骨。离开几十年的家乡,那里有我的父亲、母亲、姨嬢和兄弟姊妹。那时的亲情浓浓的、厚厚的、淳淳的,美好极了。我们贫穷、坚强、期盼而开心。相思是每年三桌的年夜饭,是母亲姨嬢忙碌的身影和笑脸,是须得驼着背才能走到家的青石板坡,是院里大大的芭蕉树,上面爬着我们年幼的孩子们。好多的记忆早已模糊,但所有的一切早已沉淀在我的血脉中,变成我对故乡浓入生命的情感。


后来我画《老房子》。老房子是寻根的记忆,是我的内心游子回家的追忆。当曾经的老城墙、大树、菜园、水井、吊脚楼、小球场、老街、河上的石板桥都没有了,我们还能回家找到什么?家又是什么?《老房子》是我的托情,是我关于家最清澈、祥和、凄婉和尊重的心里诉说。画得多了,老房子就成了我。人生如一屋,时而幸福,时而繁荣,时而悲怆,转又归于澄明虚静。


这次小品展,我拿出来一系列老房子、人归山林的小品。都是近两年的写生和创作,得之天然机趣,寄之人生感喟。有些画,成时满意,事后不满,但一番心境可贵。愿拿出与大家分享。


之前一直计划着的个展现在以小品展的形式呈现,也是一番人生机遇。有些事盘算一场,终不过轻拿轻放得好。就像我最近有点明白的人生道理:高不可攀,低处无味,游之其间,乐在其中。


咫尺间,我心间。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成都市书法家协会关于征集女书法家抗疫作品的通知
  • 成都市关工委“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蓉城人民在行动
  • 与爱同行·抗击病毒——2020年全国“战疫”海报设计
  • 成都当代工笔画研究会会员作品展
  • 首届“大美四川”美术作品展将于12月20日开幕
  • “魅力理县”艺术活动2019四川水彩画年度展征稿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69891838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腾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