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原点的寻找——俞闳宾花鸟画的生命礼赞

  • 2020-05-22
  • 四川艺术网
  • 胥勋池
  • 加入收藏
  • 分享:

俞闳宾先生写道“他寄情于花鸟,将‘花’‘鸟’赋予人的气息、精神,传达了人类对大自然的爱,他用绘画作品告诉我们人类与自然的和谐。”

在我确定凭自己的粗浅观感从“生命”入手解读闳宾绘画艺术的时候,读到了郭汝愚先生为《俞闳宾国画作品集》(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出版)所作的序。先生写道“他寄情于花鸟,将‘花’‘鸟’赋予人的气息、精神,传达了人类对大自然的爱,他用绘画作品告诉我们人类与自然的和谐。”






与我所敬佩的艺术家拥有一致的基本观点,这给了我继续释读闳宾花鸟画艺术的自信。因为人们对一个成熟画家的艺术有一致的认知,显然不是其艺术审美指向的单一,而是艺术家在给了我们一个艺术的原点,一个迸发多维度审美冲击力的发力点的同时,还以其艺术家自身生命介入的艺术实践,给出了一条从花鸟生命的艺术原点出发,进入花鸟画艺术生命层次的认识路径。


所谓原点,既是出发点,也是归宿点,还是坐标点。闳宾花鸟画艺术的原点当然是“画”。当“画”作为动词而不是名词表现一种艺术行为,并最终以名词来概念艺术行为结果的时候,其艺术的原点便成为了生命的寄托与寄托的生命之间的联系,最终成为客体的“画”回到主体的生命通道。这源于自然界的花鸟一开始就以与人类的生活密切相关,并因其与生命相通而进入绘画艺术审美的范畴,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体现人类对自然生命的关注与尊重的责任。从新石器时代的鹳鱼石斧图表达人类生活联系开始,到五代黄荃为代表的珍禽写真的本它追求,徐熙为代表的本然表现,再到明徐渭为代表的“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房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性情心事的本我狂刷,艺术家们所表现出来的都是对包括自我在内的自然生命的尊重。


作为花鸟画艺术家,闳宾的这种尊重首先体现为对物象形神追求的工匠精神。在以文人画作为中国画正统,或文人画才能体现中国画的所谓精神境界者看来,闳宾无疑犯了格调的忌讳。因为“匠”总是与刻板、僵化、流俗,尤其境界缺乏联系起来。孰知境界也好,精神也罢往往需要笔墨的“匠心”来表现,需要“鬼斧神工”的形式来寄托。凡事总有两面,就绘画而言,轻形的写意未必得神,重形的工笔也未必失魂。再说,中国画追求的境界、精神本来就因其艺术的个性特征使然而具有无穷多样性、变化性。更何况具有“道”性的艺术境界、精神等形而上的东西既无统一的规定,也没有可量化的标准,因而有某种程度的不可言说性。如果说传统的隐逸山林的生命自重是一种高境界,“闭门即深山,开卷乃乐土”的生命升华是一种高境界,谁又能说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的生命认同,万物的博爱不是一种高境界?当闳宾用手中的兽毫为鸟羽进行一遍遍小心翼翼的触摸似梳理,在纸与水、墨、彩的交融、交流、交换中为其注入丝丝的生命溫度的时候;当闳宾在笔墨与纸张的物理沟通中,用不激不励的节奏,娓娓道来的语言对物象的形与神进行不以工为工的寻找的时候;当其笔墨所在呈现出崇高的仪式感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闳宾笔下的花鸟因为“工”而流淌着源源不断的艺术灵性与生命活力。




纵观闳宾花鸟,寄情以工,工在对生命意义的理解。畅怀以写,写在对生命情怀的释放。在他的笔下,花鸟体舒气缓,也具有了画家一般的从容淡定气质和中庸虚和态度。这种对生命的自重与尊重的、非自得其乐表达,也令其工匠精神在笔墨纸张的参与下,经过笔触墨迹的不断反芻咀嚼,唤醒纸上的生命,使之有了呼吸之生,心跳之动,从而将“工笔”带入到自然而然的写意境界,使绘画的时代视觉性与传统知觉性得到平衡。


《兼工带写画法》为证。在人类发展历史上,图画是最原始的美感抒发和追求,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流行说法,初心。初心是画家从生命出发回到生命达成的艺术生命形态与自然生命形态的自由统一。因此闳宾的画不仅仅能感受自然生命中人与花鸟在生态世界中的和谐共处,还能从花鸟存在、变化的自然生态写意,以及对某种生物、生命的意写,进入到规定的生命情景,看到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感知,看到自我和他我的生命原有的、也本该有的自由自在,令闳宾的花鸟画艺术有一种讨好时代的、从我画到画我的自我代入感。






需要赘言的是,执于画物是匠人,执于我画是艺人,执于画我往往就是在蒙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以我画为径,以画物为媒,以画我为本,通过形式的艺术铺张,过程的技术表达,最终脱离“物”以及艺与术的羁绊的生命诠释者。尽管对于工笔画艺术家而言,“我画”的情绪、情感、思想、生命形态的肆意开张乃工笔所短,但“画我”的生命精神的深度掘进却是其所长。长短相济可以自然消除传统工笔画与写意画之间因为表达方式的不同而相互存在的傲慢与偏见。闳宾正是在工笔的写他计较与写意的写我追求中,通过省略故事的情景情节铺张和言外之意的思想发散升华,用体现笔墨情趣的意笔来与呈现物象物理的工笔调和,用纤毫细腻的笔墨之内来与气质精神的笔墨之外亲近,最终用艺术的本质的生命情节去化解工笔与写意的“对立”,形成自己工兼写的花鸟画艺术面貌。


老实说,没有故事性原本是笔者反对的,没有思想性也是笔者常常诟病的。读闳宾的作品让笔者意识到,自己以为的只有所谓“思想”平台的搭建,“故事”框架的铺排才能达到一定艺术高度的固执观点,其实是一种艺术见识的浅薄。因为任何故事超不过生命的范畴,任何思想跨不过生命的高度,如华阴老腔所唱的“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矮板凳都是木头”。中国绘画艺术高度的呈现,是艺术家们从艺术的生命原点源源不断地获取个性特质而产生的各具特色的艺术魅力--闳宾花鸟画艺术的意笔写实、工笔写意如是。

 

作者系四川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任




俞闳宾,1969年生,成都人。先后师从江溶、郭汝愚先生。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工笔画会副秘书长,二酉山房书画研究会理事,诗婢家画院画师。四川电视台、成都电视台、成都商报、山东商报、读者等媒体曾作专题报道。2014年于诗婢家中国画廊举办"妙韵清晗"俞闳宾作品展,2016年举办"风.华"俞闳宾精品成扇展,2018年举办"墙外寻花见路转"俞闳宾新作展,2018年举办"执扇消夏"俞闳宾宫扇精品展。出版发行:天津美术出版社《当代美术名家俞闳宾国画作品集》,天津杨柳青画社出版《俞闳宾兼工带写画法》,天津杨柳青画社《俞闳宾兼工带写花卉画法》,天津杨柳青画社《实用国画表现技法》


部分作品欣赏









编辑:四川艺术网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寂寞之道带来的惊喜
  • “ 不羁怒放,赤色心境 ”
  • 笔底名媛挹秀清 ——记著名女画家赖素琼
  • 穿越灵魂的丹青人生
  • 行走高原 大美灵性
  • 以真诚之心,撩拨心中的花鸟世界
  • 关键字俞闳宾,花鸟画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腾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