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竹菊真君子 ——著名画家吴泽全印象

  • 2019-01-11
  • 四川艺术网
  • 吴泽全
  • 加入收藏
  • 分享:

戊戌端午前夕,蓉城西郊碧华邻。窗外鸟语花香,屋内书卷气浓。握手落座,清茶一杯。谈诗论画,其乐融融。


与国画家吴泽全先生促膝长谈后,记者得到两点启示:一个真正优秀的画家,不在于学历的高低,而在于学力的高低;一个真正受读者喜爱的画家,其作品中一定融入了画家的思想、阅历、格局,融入了画家的美学理想、艺术实践、普世情怀。只有这样的画家才能走得高、走得远,才能走进读者的心里。

 

认识吴泽全老师,是在四川省老教授协会天府画院“六·一”国际儿童节前赴绵阳白蝉镇博爱小学,举行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的活动上。初见吴泽全老师,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也许这就是缘分。吴老师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鼻正口方,笑起来满口白牙,说话轻言细语,和蔼可亲,一派谦谦君子风度,典型的大学老师仪态。

 

其实,真正有所作为的画家,不一定都是科班出身;不过,真正称得上画家的人,几乎都是历尽坎坷、厚积薄发、身怀绝技的行者。吴泽全老师应该就是这样的画家行者。


一方山水 养一方人

 

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其幼年生活的环境,从小的耳濡目染,对一个小孩子日后的成长发展影响极大。吴泽全1944年8月出生于四川省兴文县(当时为古宋县)一户开染坊的人家,吴泽全说,当时那个小县城开染房的有几家,我那时年纪还小,也知道是怎么染的,用的颜料是土的,把那种手工织的布染成各种颜色。也在布上染花,跟蜡染的工艺有点像,但不是蜡染,而是把花纹刻在板上,把布放在板下面,再在板上涂粉或石灰,粉灰落在布上呈花形,染布时涂了粉的地方染不上色,最后再把花上的粉灰去掉,白色素雅的花就显出来了。通常是染孔雀之类的。吴泽全告诉记者,要说染布对自己后来从事绘画有没有影响,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染出的布各种颜色都有,像电影电视中看到的那样,将染过的布用竹杆高高撑着晾在风杆上,小伙伴们倒是常常在其中捉迷藏。

 

虽然吴泽全的父亲因病较早离开了家人,但父亲染布时色彩的配方、色彩的运用、色彩的效果,早已悄无声息地传递到了小吴泽全的脑海里,融化在了血液中,为日后成长为著名的巴蜀画梅名家,成为以“梅兰竹菊”国画创作为主要内容与特色的画家,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吴泽全的家乡山青水秀、风光秀丽。钟灵毓秀,人杰地灵。

 

童年的吴泽全特别喜欢看连环画,尤其喜欢看三国演义小人书,除了对连环画中的精彩故事津津乐道,对连环画中的英雄人物关羽、张飞、刘备、赵云更是崇拜,禁不住拿起铅笔临摹描画,也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居然将这些英雄人物惟妙惟肖地描画出来,得到了家人、邻居、同学、老师的称赞。应该说,绘画是儿童的天性。你看两岁的婴儿,在大人的帮助下,已经能够拿起笔在白纸上涂鸦。吴泽全从小喜欢绘画,与他生活的环境,接触的人,与其开染坊的家庭潜移默化的色彩、造型、新潮,难道没有深刻的影响吗?

 

中学时,吴泽全开始有意识地学习绘画,经常外出写生、画人物素描。那时画一幅人物素描10来分钟就能完成。少年吴泽全就像着了魔一样,一有空,背起画板就外出写生,画山、画水、画竹林茅舍、画花鸟虫鱼、画鸡鸭狗牛。那时的古宋县,文风朴实,山水地貌别具一格,大自然给小吴泽全带来了欢乐,带来了绘画的灵气。小时候家里穷,吴泽全就与自家兄弟靠帮人挑炭挣钱来交学费读书。因县城小而原生态,没有专业的美术老师,在绘画上,年少的吴泽全还真没有正式拜过师,算是无师自通。这也印证了古老的格言:勤奋出天才。


天道酬勤 成就画家

 

吴泽全是幸运的,1964年11月,中学刚毕业,正巧水利部成都勘测设计院到兴文县招工,经过报名、面试、资格审查,吴泽全应招到成勘院地形测量队当了一名工人。吴泽全的任务就是为负责测量的师傅扛标尺、背经纬仪,按师傅的指示将标尺插入目的地,然后扶住标尺,任让师傅通过经纬仪测量。这项工作既辛苦,又好玩,因每天的工作接触的都是大自然的美景,对于酷爱绘画的吴泽全来说,应该是天赐良机。在野外,出了做好本职工作,空余时间,吴泽全都用在了写生上。那时也没有美术老师教,全凭自己的感悟,陪伴自己的就是一支铅笔。不过,美好的大自然就是绘画者最好的老师,好山、好水、好风光,陶冶了自己的心情,拓宽了自己的眼界,打开了自己的格局。地质勘探队的工作地点是流动的,吴泽全肩扛标尺,身背经纬仪,经过了许多巴蜀的山山水水,岷山的咏叹,大渡河的诉说,水文地理的特征等,逐一展现在他的写生中,后来成了他国画中的重要元素。

 

吴泽全的夫人罗太群是老家邻居的女儿,住在一个院子里,关了大门就是一家人,从小一起玩耍、一起长大,真的是青梅竹马。1964年11月吴泽全被招工进了成勘院测绘队后,同年12月,罗太群也考起了成都清江仪表厂技校,1969年,吴泽全与罗太群在省城成都喜结连理,有情人终成眷属。

 

小家安在成都,加上成勘院总部机关也在成都,吴泽全回蓉城的时间多了起来。成都毕竟是三国时代的皇城,有2500余年的文明史,加之成都平原被誉为天府之国,镶嵌在天府之国的明珠锦城自然熠熠生辉了。芙蓉城里文化发达、人才众多,诗人、辞赋家、散文家、戏曲家、书法家、国画家,群星闪耀,吴泽全能从一个偏僻的山区小县,来到省会蓉城定居,真可谓三生有幸。


1970年初,吴泽全经朋友介绍,拜著名花鸟画家刘既明先生为师。只要有机会,吴泽全就会去拜望老师,看老师作画,听老师讲画。有时吴泽全也恭请老师到自家寒舍,请老师指导绘画。至今记得老师的谆谆教诲:“画东西要一套一套地画,画好一套再画二套,人生一世有二三套过硬的功夫就足够了,切不可门门懂,样样瘟!”稍后,又拜书法名家丁季鹤先生为师,跟随先生研习书法。丁先生见吴泽全天资聪颖,在传统书画上颇有发展前途,又将吴泽全介绍给黄稚荃先生学习画梅花。黄先生教导吴泽全,画梅花要博采众家,要学习梅花的精神,深入进去。梅花在艰难困苦时,经得起风霜的考验,当春天来临时,就会傲然盛开。梅花代表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梅花报告了春天,但又不霸春,将明媚的春天让给了其她花卉。这些金玉良言,已经在吴泽全的心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1974年,吴泽全在野外测绘队风餐露宿近十个寒暑后,调回到成都工作,担任成勘院机修厂工会主席。吴泽全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学习美学、研究其创作技巧。从那时起,他便创作了大量以“四君子”为题材的作品。在众多的花卉题材中,吴泽全更喜爱梅花,无论是遍地踏雪之红梅,还是点点宝石之墨梅,都临风可动,暗香犹在。他托梅言志,以梅喻已,创作出大俗大雅、大气大意的梅语竹声。吴泽全认为,在众花中,梅花性格最美,她把春天让给其它的花,自己却迎着寒风独自绽放枝头,这是一种谦谦君子的品格,值得大家去学习、发扬、光大。

 

中国有句古话:名师出高徒。经过几十载春夏秋冬笔墨丹青研习,吴泽全终于在水墨丹青之路上,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尤其在“梅兰竹菊”的国画创作上,别具一格,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


名家点评 豁然开朗

 

中国有句格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吴泽全的“梅花”终于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请看著名美术评论家、国家二级教授、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四川省老教授协会天府画院学术院长魏学峰的评论——《情与梅竹共》:    


吾蜀画家吴泽全,师从一代名流刘既明、黄雅荃、丁季鹤诸先生。操翰数十载,广涉山水花鸟,尤喜梅兰竹。吴君出生蜀南竹乡,在细研竹之特征的基础上好习不倦,真积力久,秀逸天成。他写竹,笔势飞走,生气蔼然,既具柔韧之气,又不失峭拨之势,生动地表现出竹的高洁、坚贞之美德与傲然、超逸之品格。


吴君的心灵之魂亦常徘徊于梅林,他的墨梅以白描圈线法与其伴同,临水、迎风、覆雪之姿,枝头花朵点点,小笔轻勾,如珠如玉清香袭人。心追玉冕的清峭、八大的劲拔、金冬心的朴拙以及白石老人的舒放。树干以淡墨为之,新枝古干分错交辉,极横斜之妙,尽显傲立冰雪的清绝气质。吴君喜绘月中梅影,冰壸澄澈,纤尘俱净,寒香一树,意存无垠。


在花鸟的世界里,吴君虽以写梅兰竹为其长,但其培养艺术之心久长,旁涉百花、鸣禽也不计工拙自有妙趣。她的兰蕙,清芬满室、幽香袭人,其菊披霜丛放、霞璨东篱。吴君亦爱于梅竹间画禽鸟,与君子相侣更显雅意。


吴君花鸟意在写情,情尚简谈,出明清诸家,而取秀挺幽丽之趣,自具品韵,又将古代没骨、破墨诸法用于现代构成,多方探索,孜孜以求,逐步形成了自家风格。


古往今来,以写梅兰竹各家者,代不乏人,历来多借物托兴,写意抒情。吴君落笔清雅,立意高古,给人一种宁静高远,涤尽尘嚣的感觉。


他的梅兰竹寄托着一种希望、一种生命存在的境界,愿把天下人带入梅兰竹的世界去踏雪觅诗。

 

吴泽全先生与记者交流时谈道,梅兰竹菊被誉为“四君子”,也叫“四有图”。自古以来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象征着纯净高洁、韵淡格雅的情操。如梅之凌霜傲雪,暗香浮动;兰之清香四溢,涤尽尘垢;竹之高凤亮节,虚心向上;菊之傲霜怒放,素雅宜人。


古往今来,国人欣赏梅兰竹菊已到如醉如痴的地步。“四君子”在中国花鸟画中占有独特的地位,传递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思想和境界。


儒家所倡导的“君子”思想,实则是向时代精英们标出了为人之涵养,行事之准则,进而期望通过君子言行影响社会风气。从屈原《离骚》中一再咏叹的“纫秋兰以为佩兮”的高洁志向;到陶渊明以“采菊东篱下”的隐逸形象,向权贵阶层传达的绝不同流合污的铮铮傲骨;再从陆游笔下“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那孤高特立的寒梅品格;到郑板桥画中“君子一身都是节,只重虚心不中重叶”的翠竹情操;无不体现两千多年来,孔子所信守并践行的“君子之道”,这一君子之道也无不通过文人墨客笔下梅兰竹菊诸“君子”,得以传承,并转化为我们民族文化品格中的重要“基因”,从而让一代代华夏子孙得到精神和思想上的感悟,使心灵得以净化,也使文化古国的文化之光千百年来闪耀不泯。


吴泽全告诉记者,对画家来讲,画“四君子”是最基本的必修课。它涵盖了山水、人物、花鸟的基本笔法,即水法和墨法。要画好这四种花卉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非下苦功夫不可。不专注,不把心沉下去,一辈子也画不好。如画梅,一定要解决桩头与枝干的问题,因为要表现梅花那铮铮铁骨、傲雪凌霜,不屈淫威而又幽香四溢的品格,不讲究桩头枝干的技法是不行的。


画兰花,叶很关键,赏兰赏叶,叶要画得飘逸,转折要自然,兰叶要少,少则品雅精神。而叶少犹须笔笔见功。花要活,不活则死、则匠,品而无趣、乏味。


画竹,要注意叶的特点,因竹叶是由多个介字形和个字形组合而成,其中浓淡搭配也要得当,竹竿要画得有力度和亮度,墨宜活,下节短上节长,不能画成甘蔗。


画菊花,要注意菊的各种花型和用色,以及勾花的笔法。


总之,画每一种花卉,都有各自的诀窍。吴泽全的总结非常精辟。


采访要结束时,吴泽全先生满含深情地对记者表示,艺无止境,精益求精,能陪着梅兰竹菊“四君子”度过一生,足也!


编辑:四川艺术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与“芙蓉画家”亲密接触
  • 在虚实物我间的娓娓情语
  • 醒着的梦
  • 率真绘美 淡泊写艺
  • 我说兴发
  • 妙笔舞丹青,山花烂漫时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69891838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7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优源聚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