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作者的“攻”与“守”

  • 2021-01-13
  • 中国艺术报
  • 宋丽晅
  • 加入收藏
  • 分享:

内容创新是互联网文化产业链最核心的环节,只有不断创新、提升品质,网络文学才能在互联网文化产业链上游坐稳。

我是从2000年就开始接触网络文学,见证和参与了网络文学从萌芽、发展、瓶颈到突破的整个过程。今天,我想从写作者这个角度来谈谈正处在提质进阶期的网络文学的“攻”与“守”这个命题。

 

首先,我们要认清,我们需要攻克的是什么?攻,即进攻,主动出击,努力创新。在网络文学不断推进影视、游戏、动漫、有声、音乐、周边、文化出海等多种业态衍生的今天,在网络文学模式化、流派化、个性消融的今天,无论是全版权运营市场,还是读者受众,都对网络文学的内容创新提出了要求。内容创新是互联网文化产业链最核心的环节,只有不断创新、提升品质,网络文学才能在互联网文化产业链上游坐稳。

 

从现有的创新模式来看,第一种创新是理念创新。此处所说并非是网络作者,而是网站运营者的理念创新,只有运营者敢于挑战和创新,作者才有更大的空间。但这种新理念带来的变化,往往需要运营者和作者对其利弊进行充分认识。例如当前有的文学网站实行“反向定制” ,实现内容创作与IP开发的点对点互通,减少寻源成本和宣发投入。这种创新是一种尝试,有利有弊。利在于作者减少无用功和试错成本;弊在于作者的话语权降低,限制了创作空间。很多IP之所以能够被影视方认可,是因为故事本身具有鲜明的特点和鲜活的生命力,而被反向定制后,反而受到了制作的束缚,容易陷入模式化。

 

第二种是文体创新。2017年受一款美国对话小说APP “Hooked”的影响,中国市场涌现出近30家相关创业公司。但由于变现困难,商业模式不清晰,大部分公司已从市场销声匿迹。如今回过头来看,对话体小说本身的优势其实非常清晰。这是一种沉浸式体验,满足“00后”年轻用户的自我表达与自我代入需求。未来更可以在简单对话的基础上演变为互动小说,甚至引入社交,有更强的想象空间。互动这一概念在文娱内容产业的各领域都引起了很大的重视。对话体小说作为文字内容领域最具互动性的产品,也吸引了阅文等大公司投入,在文字基础上叠加更多的内容形式与体验。目前来看,还难以用对话体小说养成IP,但其工具价值和流量价值依然有机会在社区平台、游戏、偶像经济等领域有所发挥。同样,PPT式小说虽然在网络文学上暂未出现,但以PPT进入小说的形式在国外已不是特别新鲜的尝试。2013年获美国普利策文学奖的《恶棍来访》就是一本植入了PPT形式的小说。作者用图表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些图表更像智力游戏,能够刺激读者的思考,在年轻人看来非常有意思。这也许会成为下一个网络小说文体创新形式。

 

第三种是类型创新。网络文学的题材类型一直在丰富,也一直在努力将内容“多元化” 。现在已经形成了都市、历史、玄幻、游戏等20余个大类、 200多种小分类,还不断有新的题材出现,如以科普为特点的“学霸”题材等,职业题材也有不少创新。如长洱的《天才基本法》 ,这是一个女主重返三段过去、寻找自我的故事,但又是能让读者看完非常想把数学学好的故事;如志鸟村《大医凌然》 ,作者将医院的各种故事和医生职业发展等用有趣的语言和故事非常有吸引力地描绘出来。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网络文学经过20年的发展,类型不断细分,大多数类型都已定型。类型固化、僵化,成为制约类型写作发展的严峻问题。

 

第四种是阅读模式创新。这是运营模式的一种创新,是借助AI技术,开启了智能伴读的一种模式。这是借助科技的力量在阅读环节赋予粉丝的一项“福利” ——让原本只存在于书中的角色“活”起来,以便把文字阅读的间接体验转变为对故事的直接感受和书中人物的贴心交流。2019年初,阅文集团携手微软小冰,开启了活化虚拟角色IP的全新探索,实施网文“IP唤醒计划” ,利用AI赋能网络文学,赋予100个男主人设全新的可交互“生命” ,为虚拟人物带去基于他们独特性格的对话、声音、技能以及相应的知识体系。这一技术强化了IP角色与粉丝的双向互动与情感联结,实现了IP角色的个性化定制,通过满足粉丝对于IP角色在原著剧情发展基础上的个性化需求,让虚拟IP与粉丝之间产生高强度用户黏性。

 

看过这些已有的创新模式,我们可以沉下心来思考一下,是否还有其他关于创新的点。当然有,但有很大的难度,这需要基于文学本身的创新和变革。例如反套路——结构和人物关系的创新。在网络文学中,套路化经常被人诟病,如何在反套路中寻找出路就成为写作者的课题。过去的郎才女貌模式、有情人终成眷属模式、苦情哀情悲情模式等等,都已经陆续被淘汰,作者们开始专注于设计另类两性关系。比如东野圭吾的小说《白夜行》 ,对两性关系的处理就具有典型性。打破常规是写小说的惯例,男女主角的设定越是新颖,小说的写作越能激发智力参与,使得整个小说不落俗套,富有新意。两性关系可以生发出更为复杂的人物关系,人物关系其实就是社会关系、阶层关系和人事关系,里面充满矛盾和张力。这种关系杂而不乱,但一定要人物众多,涉及各个社会阶层,涉及各种性格角色。因为人物多,线索才能伸入到社会各个层面,小说的丰富性和叙述弹性才有保障。

 

要知道,基于那些已被总结出来的模式,语言AI的模型已经来了。AI写起文章来文思泉涌毫无违和感,无需针对性训练就能横扫各种特定领域的语言建模任务,还具备阅读理解、问答、生成文章摘要、翻译等等能力。软件写作已经兵临城下了。网络文学如果不能在反套路写作中下更大的功夫,创作出更好、更独特的作品,是会被替代的。

 

接下来,我想说说“守” 。守,即防守,蓄积能量,抵御外界的攻击,保护现有的资源。数字化媒介催生的短视频受众越来越广泛,以文字为主的网络文学面临着各类视频软件、网络游戏和社交工具的多重挑战。在这个严峻的形势下,网络文学要守什么,怎么守?

 

首先,我们要守住“俗文化”的阵地。网络文学作家阿菩曾提到网络文学要守好“俗文化”的阵地。他认为网络文学从一开始就有草根性、民间性、大众性的特征,无论是它的情感、它的需求、它的读者,都是这样的。它未来的征途,是用真诚的故事来与全中国的人民群众,乃至全世界的人民群众产生呼应。网络文学的历史责任是要以世界人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出海,去与承载了西方价值观的好莱坞大片等文化产品抗衡。在通俗文学与通俗文化的阵地,西方有漫威宇宙、哈利·波特,而我们也有孙悟空和哪吒。如果我们不用我们中国的通俗文学与通俗文化去占领这个阵地,那么占领它的就只会是西方的东西,是变形金刚,是超人与蝙蝠侠,以及隐藏在这些西方通俗作品背后的西方价值观。

 

其次,我们要守住文学的独特性,不管是网文还是影视,是容易趋同的,出现一个“爆款”就很容易跟风,所以内容的独特性就非常重要。当前市场上,各种题材一定程度上已经极大丰富了,如果做不到求新求异,根本无法脱颖而出。这一点是和内容创新互为攻守的。

 

最后,我们要“守”住文学的初心。不论是第一批触网的作家,还是新晋的网络写手,对文学都有着热爱,对文字都有着敬畏,所以才从爱好出发,从事这份职业。但对于文字,除了热爱,更多的还应是一种责任心,还要善于思考。要守得住初心,在文学的海洋里勇于探索,书写出有高度、有深度的中国故事。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10113/14423.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守正创新的2020年网络剧
  • 电影的技术美学:变与不变
  • 戏曲评论应直面新时代新格局
  • 成都漆艺传承与发展初探
  • 遵循艺术规律 符合人情物理
  • 新时代诗歌与传媒融合发展的向度
  • 关键字网络文学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