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意弥深 渴望欣喜生

    ——我读画家王吉祥先生葡萄画点滴感悟
  • 2020-11-02
  • 四川艺术网
  • 马安信
  • 加入收藏
  • 分享:

画家王吉祥先生以自己的葡萄画艺术创作吟唱着,这吟唱里有着自己生命的脉跳与色彩。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画坛定然会有着他的一席之地!

老子说,他的“道”是“无”。我想画家王吉祥先生的“道”应该是“心”。这“心”之向往、期盼,是一种追求,一种品质。许是“心”是一种认知与感悟的发现,对隐藏的事物或显象的事物的发现,画家王吉祥先生的葡萄绘画创作践行一直在孜孜以求的路上,追求古人与造化、心与物的互证互生,故其每一幅作品都凝结着自己的渴望,其水墨葡萄画自然亦融入自己的生命旅程。




读画家王吉祥先生的作品,我感受最深的是物象最朴实、雅致、绚美的情韵,并能从自己一笔又一笔的物象生成的本真中生发情意,点点滴滴地将个人性情与品格渗透其间,其作品或工或写,或实或虚,或藏或露,均富有静气,无斧凿痕,且追求有思想价值与个人心境相交会的特征,一种“境贵乎远,不静不远”的艺术风采。这里,画家的艺术创作既是一种令读者心喜的艺术呈现,又有一种令读者百读不厌的艺术风神。作为与画家同有过军旅生涯经历的鉴赏者,我在为画家鼓与呼的同时,亦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优秀画家的每一佳作都犹如一首诗,能让整个自然造化、世间物象皆融入我们的生命中。那自然造化、世间物象,在艺术家心里,既是造化的神奇,人类栖身的大地,又是艺术家用心去感悟、用笔墨去认知的艺术境域。沈括《梦溪笔谈》中描绘董源的山水造境,即“近视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灿然”。这个中状态是画家状物逾规矩而从容自如的物化过程,体现了画家的心智与性情,这种状物的笔墨生成本身便契合山水的创作过程与观赏的体道和悟道的情境。花鸟画创作亦然,更应对物象的意象苦苦求索,将直观的“有”转为“非有”,使物象与亘古长存的状态处于物已人化、人已物化的状态。画家王吉祥先生之葡萄画艺术创作讲吐述,讲情真,讲以凝入畅,讲生活感悟,其不少佳作不为物役,不迷惑于表面现象地去抓取对象的精神内核,而酿成了美的艺术意趣。然,我仍期求画家王吉祥先生在已有的创作基础上,不断强调笔墨结构中的“内美”,强调物理、画理、情理之统一,使自己的艺术创作臻达“迁想妙得”之气质。换言之,画家的作品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水墨葡萄果实饱满、晶莹剔透,已获得了造化物象的“形本真”,还须用东方诗性精神的尺度去衡量,谋求“心”之修炼,真正能凸现作品由“景”到“境”的“神本真”的升华。






我信服蜀中画坛宿将石壶之创作践行,他说:“艺术讲吐述,抒写性灵、内实才能感真,情深才能理纵。要在大自然中陶冶性情,有所感发乃可画。”统览画家王吉祥先生葡萄画之创作,我读出了画家时刻保持着一颗“童心”“真心”“本心”的穷物象之本真的艺术践行之路。他令人叹服的有三点:一是其把自己的酷爱化作追求,把追求融入耕耘,锲而不舍地攀援于艺术天地;二是其能无怨无悔地坚守中国画之传统,勤谨且朴实地从先贤处汲取营养,捕捉灵感,从先贤灵气弥漫的智慧中掘出一眼深井;三是其能学古而化,在自己极尽技法的水墨践行中,逐渐趋向与自己心性相契的品性。我们说,画家已臻达一个高度。其葡萄画创作既有着强烈感情的流露,又有着寓意诗情的蕴含,皆呈现出了个性风貌。当然,我们还须深谙一条艺术真谛:画家艺术创作需要技法,但技法经过千锤百炼的“精于法度”后,更应从有法到无法,由无法到至法的境界。它需要画家的胆魄与识度,敢于超越具象对笔墨的制约,敢于破除一切规矩法度对人的束缚,才能游心艺境,达到情之所至,任笔挥洒,直至“粉碎虚空”、“物与神游”。






众所周知:清代初期,郎世宁到中国的时候,带了他的画和一批古典主义油画给康熙皇帝看,康熙和当时的中国画家们并不以为然,宫廷画家邹一桂被康熙请来评论,问他到底画得如何,邹一桂答:“虽工亦匠,不入画品。”匠气向来是中国绘画之大忌,欧洲古典主义油画虽不崇尚匠心,但强调逼真地再现,在没有照相机的时代可以取代照相机。所以,后来有中国画家提出“不与照相机争功”。我说这些旨在渴求吉祥先生能真正成为一位读者敬重的画家,能在自己已取得的成就上,继续不懈提炼物象原本鲜活的生命,颤动生命的个性,于以后的艺术劳作中注重精神境界。因为艺术反映生活的法则是比拟,是生化,而不是写实,在于把实在当作幻境,在于精神内涵而不在于表象,不在于物象而必托于物象,以真正地表达出生命之美。




最后,我要说:人这一生就这么走着、倾述着、歌唱着、拼搏着,直到生命的终止。每一个人的生命音响节律都不相同,每个人并非都能自觉地感悟这种韵律。画家王吉祥先生以自己的葡萄画艺术创作吟唱着,这吟唱里有着自己生命的脉跳与色彩。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画坛定然会有着他的一席之地!

 

2019年12月19日于蜀都“时代之声”工作室




艺术家简介


王吉祥,笔名浩翔,号德盛堂主人。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成都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在省部级以上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及新闻报道100余篇。早年师从范家成先生习画。其葡萄画法深得中国新水墨神韵,造诣颇深,得到著名国画家苏葆桢之子、重庆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苏甦的赞赏与悉心指导。著名画家胡真来先生入室弟子,享有巴蜀画坛“吉祥葡萄”之美誉。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01102/14239.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新时代文艺工作的责任与使命
  • 有志者事竟成——记著名画家龚光万
  • 趣味之外:胡真来绘画的质感
  • 杨学宁和他的芙蓉花世界——醉在三色芙蓉里
  • 寒露:心中有爱品自高
  • 李蓉儿 执一支素笔 绘饰出心
  • 关键字王吉祥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