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者事竟成——记著名画家龚光万

  • 2020-10-22
  • 天府锦水
  • 黄基秉 李晨赵
  • 加入收藏
  • 分享:

龚光万先生是在用真情写画、真情书法,故他的山水、鸡鸭、鱼虫、花鸟,乃至行、草、篆、隶,无不蕴含着仪陇与嘉陵江的风水,浸润着人杰地灵处农村娃的倔强与质朴,体现着理科男、书画家、开拓创新、与时俱进的风骨。


 

编者按:锦城,南苑,家里。周日早上打开电脑,准备写篇文章,无意中在文件夹里看到龚先生1999年出国办个人画展的一些文书,顿时眼睛一亮,决定将文书和龚先生的一些书画作品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出来,也许对现在的书画家有些启示。 


 


画坛奇才 诞生乡村

 

龚光万先生并非绘画科班出生,也没有出入门第的经历。所以,他难以归入哪一门派。但是,他并非是无师自通,他的最直接的老师就是传统和自然,他以自己特有的艺术灵性来解读传统和自然。也正因为如此,他没有门户之见,没有块垒,自由地遨游于前代大师创造的传统之中。在书法方面,他仔细研读从王羲之、颜真卿、怀素到黄庭坚、赵孟頫的书法艺术;在绘画方面,他对苏东坡、倪云林、徐渭、石涛、八大山人情有独钟;对现当代的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林风眠、朱玑瞻的绘画艺术更是喜爱有加。对于他们的作品和所有前人的名作,他除了直接临摹外,更善于“心临”,用心去揣摩历代大师的笔墨,走进他们的心灵,去把握笔墨背后的精神世界。正所谓“师古人之迹,不如师古人之心。” 在博大深厚的书画艺术传统中,感悟到:所谓书画,皆为“心画”,无不是艺术家心灵轨迹的一种外化形式,书画家的胸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书画品格的高低。所以,学习传统,与其模仿前人之迹,莫如去学习传统的内涵。基于这样的认识,龚光万先生研读书画的时间,远比直接临摹前人作品的时间多得多。

 

1955年,龚光万先生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的一个农村,当时老家新政乡离县城有100多公里,家里四姊妹,他是老大,下面有三个妹妹。光万先生的母亲虽是农村妇女,但无论怎样穷困都要供儿女读书却是其根深蒂固的潜意识,于是光万先生在村里一所由风雨飘摇的破庙改成的小学开始了艰难的学习之路。除了学习功课,他在课余时间还要帮助母亲干农活、做家务、带妹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时的仪陇虽穷,但山好水好人好,生在嘉陵江畔,沐浴仪陇风水,不知不觉,中国传统文化书法绘画的种子,已经悄然地在他的心里萌芽了。

 

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22岁的光万先生积极复习应考,一举考上四川高等学府——四川大学,据了解,当年全国参加高考的学子有570余万人,最终也只有20余万人拿到了高等学府的入场券。

 

在传统春节的欢快氛围中,他成为那个川北小镇第一个拿到一所著名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幸运者。当人们感受到“科学的春天”已经来临的季节,他所学的专业在当时应该是被不少人羡慕的——他进入了一所历史名校的化学工程专业学习。如果,他坚定地沿着这个专业路子走下去,以他的聪颖和意志,或许会成为一个在专业领域里成就斐然的学者。然而,或许是他少年时代乡村林泉田园以及古镇深厚的文化底蕴的陶冶,还有山坳峰顶烟岚云雾赋予了他特有的想象力,他对艺术有一种特殊向往。

 

 

 

 

 

 

 

直到有一天,光万先生走进四川大学博物馆,目睹了明清及近现代书画名家的真迹,那力线律动的原野,那墨色交错的世界强烈震撼了他的心灵,使他在迷蒙中依稀看到了心灵的归属地,唏嘘到精神家园的气息。从此,这位化学工程专业的学生在完成本专业必修课程的同时,把全部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到书论、画论、名家书帖、画作的研读中。在读书与临帖习画过程中,他仿佛在与古人、前人进行着精神的对话。在对话的过程中,他越发感受到中国文化精粹的博大精深,越发感到心灵的愉悦与精神的富足。正是在没有任何功利目的之选择中,龚光万先生走上了书画的道路,书画成为了他写情寄性的最佳方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失的精神领地。

 

 
艺术人生 名家称道

 

著名美术评论家黄宗贤先生这样说,龚光万是栖息在现代都市中的为数不多的“利家”,他供职于政府机构,具有公务员身份,有着现代自然科学的知识结构,每天要上班处理繁杂的公务,时常要出公差,然而,在他外在职业身份的背后,支撑着他整个精神世界的却是书画艺术,公务之余的全部时间,他都在行笔运墨中构筑着自己的精神家园。在挥毫泼墨中写情寄意“聊以自娱”,这在物质主义时代有真性情者才可能有的一种有品味的生活态度,正是这种态度,使我们在其作品中体悟到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精神质量乃至艺术最根本的功能价值。

 

龚光万先生的生活态度及他的艺术历程的确是沿袭着传统文人的脉络而伸展开来的。他原本没有想成为书画家,出生在川北嘉陵江畔,少年时代在帮助父母耕作之余,最大的快乐就是在田边江畔读自己喜爱的书,无论是唐诗宋词还是现代的基础科学读物,都使他如痴如醉,那些醇厚的文字和迷幻般的符号,为他开启了未知世界的大门,少年的梦想也随着山间漂浮的白云而放飞。

 

 

 

 

 

 

 

 

一个有创意的艺术家,不会将自己囿于一方天地中,一切对象和题材都可能成为写情寄意的载体。我们难以将龚光万先生按传统画科来划分,他擅长山水、也精通花鸟,在人物画方面造诣也不浅,书法方面更是篆、棣、行、楷、草皆无所不能。一个人要成为某一具体领域的行家并不难,要成为一个能驾御多种艺术题材和艺术形式的人,是需要天赋和特殊才能的,龚光万先生无疑具备这样的天赋和才能。其山水、花鸟和各种书体,他皆能运用自如,不说是无所不能,至少可以说他没有因“画地为牢”,从而赢得世俗的什么“张老虎”“王葡萄“李竹子”“钱兰花”之类的雅号。

 

龚光万先生多方面的擅长,得益于他没有门派,更得益于他表达的欲望和对艺术本质的深切理解。虽然龚光万先生是个书画的多面手,但是,其绘画作品多以山水、花鸟为主。品味他的山水画,能感受到蜀山川江的特有韵味。他的山水画最重要的特色与其说来自对西蜀山川的观察与写生,还不如说他在抒写一种历史的记忆与心灵的体验。他说,儿时川北丘陵的恬静幽淡景色是抹不掉的记忆,即使生活在现代都市里,闭目皆为起伏的山峦与原野、高山流云与疏林修竹。于是我们看到,其山水画没有那份雄奇与傲兀,却充满着质朴与灵动的气息,令人想起陈子庄笔下的丘壑。只不过,其画风比陈子庄多了一点枯拙味。

 

在花鸟画方面,龚光万先生画得最多的是鱼和鸭。这些创作的母体何尝不来自于他儿时的记忆呢。鱼的灵动、鸭的悠然是自然灵性的点缀。恒常的山水与变换的鱼鸭,构成的动静图象,这就是刻印在少年龚光万心灵的视觉记忆。所以鱼的千姿百态,鸭的“万种风情”都在他的笔下自由地演绎。一个在都市中生活得很长久的画者,往往从梦呓般的儿时记忆中找到释放心灵的视觉图象,作为观赏者的我们,也能够在咫尺间,寻觅到心灵栖息的境地。

 


传统与自然是龚光万先生的两位最直接的老师,于是,细读其作品,既不失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特有的规范与品质,有一种大师的气息扑面而来,也能感受到自然的天真与平淡。龚光万先生精通各种书体,但并不囿于一家,如果说其书法的品质或许只能用尚意书风来评价。其书风之“意”以“逸”为基调,表现出或扑拙、或奇巧、或奔放、或端雅,变化多端,其中不乏禅风画意。其绘画作品,无论是山水,还是花鸟,无不在点线的流动中,呈现出书法的功力和贯气,那简洁的明快的用笔,或行或草或篆、隶,总不乏书法的笔势与内涵。

 

龚光万先生认为墨之变化除了得益于用笔的变化外,重要的就是用水的掌握。正是水的参合变化,墨既生发出丰富细微的变化。他的作品无不在单纯的水墨中,追求细微的色彩感与空间感。因而其艺术语言在整一中不乏丰富,在单纯中又见变化。心灵的丰富与胸中的逸气,在水墨的运化中激荡开来。让人体味到“点有情、线有意”,一点一划都是心灵外化轨迹的中国画的美学韵味。

 

 

著名美术评论家、书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成都画院前院长田旭中先生对龚光万书画艺术有过精彩评述:光万于艺事情有独钟,业操双桨,相得益彰。攻书则获书名,攻画则获画声。前人论艺谓书画同源。考其源流,书符在前,画形在后。书之用笔、线条、均为画中鼻眼。昔吴昌硕五十而习画,因书功深厚,其画大进,不同凡响。今光万以书为依据,以画为拓展,互参互补,大受其益。若舍书而求画,或舍画而求书,其业未必如今之辉光。书画互补而生辉,此不疑也。光万绘画之特色一言以蔽之曰“厚拙野逸”。厚者不尚浮华也,其质故重,拙者不尚巧妙也,其气故醇,野者纵情快意者,其形故简,逸者不拘常法也,其格故高。观其山水、花鸟、人物、大率如此。苏子由所谓“纵横放肆出于法度之外”最能道出此中画格之妙。

 

旭中先生认为,近世大家皆有独活绝技,若昌硕之擅画梅,悲鸿之擅画马,白石之擅画虾,大千之擅画荷。倘无此,恐名不久传。光万山水自是强项,而鸭、鱼、牦牛亦是一绝。用笔洗练,造型简洁,尤能传神。此类画作虽是遣性而作,因有书法功底,其线条简而准,力而韵,非一朝一夕能臻此境。人生前有两屈,而晚岁则遂意畅怀。此人生之大幸也。生而有涯艺无涯。假若光万能虚其怀而纳世之万象,壮其体而游世之奇境,自能于冥想中获人性本真,于创作中获生命超能。如此怀古今而修业,操双桨而畅游,则艺术必能达于理想彼岸耳。
 
天府骄子 实至名归

 

龚光万先生应该是书法与绘画俱佳的双栖艺术家,他除了国画山水、鸡鸭鱼虫有别具一格的独特魅力外,其行书和草书亦非常有特色和功力,不然怎么会是四川省国画院院长和四川省草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呢?龚光万先生是著名大学理工科班出身,但不是绘画科班出生,不过正因为他的理科背景,故他的逻辑思维能力很强,使他与单纯的书画家只是形象思维发达不一样,加之深厚的化学知识对色彩的辨识和把控,使他在书法绘画的形象思维中,更多了一分逻辑内涵,无论是国画的线条或是书法的线条,其在形象思维的浪漫构图上,都有逻辑的精髓在其中,使得他的绘画与书法更加有章法,更加耐读。

 

 


翻开光万先生近年出版的《墨色飘香——龚光万书画集》,一幅幅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蜀山蜀水、鸡鸭鱼虫,一幅幅潇洒飘逸的行草书法,浓缩了龚光万先生人生的“起承转合”,透视出英雄辈出之地仪陇一个农村娃经过一个花甲的刻苦奋斗,华丽转身为一代天府书画骄子的历程。

 

这里再借田旭中先生《观公言先生书画并赋长歌》一首,也许能给读者一些裨益:蜀中自古多俊彦,一卷素笺赞丹青。公言习画四十载,挥洒自如面貌新。山水在胸能溢出,笔底波澜使人惊。笔墨率意蕴草意,不拘细谨观大局。墨色沉厚气苍郁,铅华尽脱能朴质。田园情怀笔底泻,读画犹读田园诗。清新多趣农家事,川西三月风光旎。画中人物多古贤,逸笔草草耐品玩。一笔写足鸭意态,水中嬉戏何优闲。又见牦牛信步走,身如磐石气如山。草法入画写鸡雏,活泼天趣笔墨酣。水墨彩墨绘鱼类,不见滴水满江翻。形神兼得呼欲出,群鱼追逐水中欢。梅兰竹菊逸气雄,尚意画法与书同。不敷重彩尚淡彩,文人画趣意无穷。作画题草文气重,书画互济始能工。随手弄翰作草书,满纸烟云气若虹。遥想旭素当时狂,龙飞蛇奔称草王。先生临池参造化,逸兴勃发泻流光。提按转折皆契古,翰不虚动有名堂。复观今人不愔草,任笔为体何荒唐。欲问公言师何人,转益多师恃灵根。从来圣手师造化,随人作嫁误自身。艺术主情不主技,情到真处任歌吟。气韵生动手一挥,素纸犹见翰墨飞。高手休问出何处,志在白云看鸟归。画迹心迹融天趣,锦江晚霞胜朝晖。

 

再看看成都市博物馆书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邓代昆对龚光万之评价:《读公言兄近作山水画<故乡情>》——我有佳友号公言,公言人中好儿男。才高未为封侯用,苦恋丹青未知年。江间白云岭上雪,门外飞花窗前月。可怜大器晚铸成,赢得两鬓斑斑色。公言示我新篇章,篇篇原来是故乡。故乡风物心中境,流波粼粼山苍苍。苍苍山色云杳杳,中间数点归飞鸟。归飞鸟儿态何急?游子还家当趁早。怪石磥砢杈枒树,山重水复疑无路。似闻鸡鸣犬吠声,人家炊烟初起处。乱红如炽柳娟娟,兴逸神飞开新步。



 
记者手记


光万先生为记者翻阅《墨色飘香》中的蜀国山水作品时说:“我画的山,是心中的山,经过脑子加工后,通过画笔再现出来。”心中的山,心中的情,蜀山嘉水真感情,龚光万先生是在用真情写画、真情书法,故他的山水、鸡鸭、鱼虫、花鸟,乃至行、草、篆、隶,无不蕴含着仪陇与嘉陵江的风水,浸润着人杰地灵处农村娃的倔强与质朴,体现着理科男、书画家、开拓创新、与时俱进的风骨。

 

龚光万先生在书画艺术领域达到的高峰,也许是个案,但他的成功也证明了一条真理——有志者事竟成。
 


人物名片

 

 

 

龚光万,艺名公言,龚言,号忘忧庐主人,耕云布衣,云水居士。


四川省国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四川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四川省草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级书画师等。


四川省仪陇县人,自幼酷爱艺术,书、画、印齐修。凭自己对生活的感悟,以自然为师,孜孜以求,四十余年不断求索,遂有小成。其画鱼鸭最有心得,故有“鱼贩子”“鸭贩子”之称,有“悲鸿马,白石虾,公言鱼”之说。


其作品被联合国、欧盟多国驻华大使、美国、日本、加拿大、巴西、新加坡等国人士及组织收藏。《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中国劳动报》《四川日报》、四川电视台、香港文艺、美国《中美邮报》等均有相关报道。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01022/14198.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陈刚的艺术之路
  • 情深意弥深 渴望欣喜生
  • 新时代文艺工作的责任与使命
  • 趣味之外:胡真来绘画的质感
  • 杨学宁和他的芙蓉花世界——醉在三色芙蓉里
  • 寒露:心中有爱品自高
  • 关键字画家龚光万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