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将丹青写精神——画家郭汝愚的艺术人生

  • 2020-10-16
  • 四川艺术网
  • 周云
  • 加入收藏
  • 分享:

“崇德尚艺•影响四川”四川省文联四川省名老艺术家采访工程是四川艺术网、四川省美协共同发起,四川省艺术院全程支持,旨在走访看望一批在川70岁以上、在全国有重大影响力、健在的名老美术家的公益采访活动。本期走访画家郭汝愚。

    21世纪已把人类带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日新月异,气象万千。

    21世纪的中国画坛,也随即进入了一个朝气蓬勃、繁荣发展的时代。中国画的创新是时代赋予当代画家的历史重任。从20世纪后半叶起,一大批有志于此的画家为实现中国画由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弯做了了可贵珠贡献。他们遥接远古,继承优秀的民族文化传统,又用现代人的眼光审视东西方文化,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吞吐八荒,容纳百川,广收博取,推陈出新,他们代表着时代主流美术的发展方向。


 牡丹孔雀   138×70cm


    初秋的一个周末,叩开享誉巴蜀的画家郭汝愚位于成都 XXX的寓所和画室。握手抬眼一瞥,感觉“先生”这个词,用在画家郭汝愚身上恰如其分。四川的艺术家众多,气质迥异,郭汝愚则是自带艺术大家属性。

    郭汝愚年逾古稀,却浑身精神,灰色西服格子衬衣的穿着,休闲又不失庄重,显露出一副温文儒雅的姿态,与诸多艺术家自由随性的习性相比,郭汝愚的讲究是从骨子里渗出的。他那双老年人罕见的、幽邃晶亮的眼睛,也给你那种透过岁月尘土夺目的亲和力和感染力。

    因为这一双眼睛,引领着我不断探究他的艺术人生和故事。

    走进郭汝愚的工作室,艺术气息便扑面而来,从走廊到画室,字画井然有序的陈列在各个合适的位置,走廊的一侧是书法作品,另一侧也与之对称,画室中早期的画作装裱好挂在高处和内侧,近期的画作则挂在最显眼且可取的位置,以方便再次打磨。在郭汝愚的绘画作品上,常常可以看到留白处用娟秀雅致的行楷写满他创作的格律诗文。“格律诗讲韵脚,平仄对仗工整,写出来很有韵味。”郭汝愚如是说。    

    除了书画,郭汝愚家中最显眼的就是随处可见的瓷器作品,这些瓷器大多来自“瓷都”景德镇。多年来,郭汝愚几乎每年都会前往景德镇进行陶瓷绘画,每次要待上一个月左右。

    如此常往,由于技术娴熟、待人友善,这些年来,郭汝愚在景德镇积累了颇高的人气,在那里,下到小上到老,甚至是街上挑夫都可以一眼认出他来。他坦言,“如果论比例的话,在景德镇我的学生和粉丝的比例比家乡成都还要高。”

在瓷器上作画,对于郭汝愚来说,并不算剑走偏锋。众所周知,画家郭汝愚绝对是一个“多面手”,他虽以画花鸟见长,但也擅山水、人物。不论工笔写意,均能自成一格,且成就颇高。


桃花家禽        156×111cm    2013年


“不给自己设限”是郭汝愚在艺术上最明显的表现,当一次偶然在景德镇初次接触陶瓷绘画时,他也会迅速感到了其中的妙处,深陷其中。“瓷器上画画难度要高于在纸上,它要求画家构图更严谨,技艺更高。”郭汝愚说,很多画家在纸上画功了得,但放在瓷器上却是无可奈何,这个是需要长期的琢磨和练习的。“例如青花瓷上的青花,其实最开始上的是泥巴色,要经过烧制出来才变成是青花色。这个过程中绘画时颜料的厚薄、水分的多少和种类都有讲究,否则就很容易走样,失去了青花瓷的味道。“”

    与艺术上追求多变、积极创新的状态不同,郭汝愚的生活却显得十分的“守旧”。“准时吃饭、睡觉、散步、打坐,他坦言自己活动半径特别小,需要做和不需要做的事情划分清晰,。退休之后他虽无杂事缠身,也总把时间放在自己愿意花的心思上,鲜有心思去参加一些名利场的活动,他会花大量的时间去探究新的绘画风格。鲜少吃喝放纵或睡懒觉,总会花时间去看一些有趣的展览……

    数小时的采访中,与郭汝愚聊到了许多。其中最令笔者触动的是他对于,“现在绘画的发展很快,很多新的事物一晃而过,稍微不留意它们就会从身边滑过,我们也有可能因此就会失去一些优秀的东西,这是多么一件可惜的事情啊!”



古街青石桥,墨渍浓郁的“二酉山房”孕育了郭汝愚的画家梦


青石桥,是成都一条古老街道,从唐到宋,其木版雕刻印刷古籍为全国之最,并一直延续到明清。到近代,木版雕刻印刷古籍再度在成都复兴。

作为近代中国最早的一批民营出版家之一的郭士烔,除在成都开店设堂之外,还将木版雕刻印刷古籍的作坊放在了比邻成都的郫县。1941年的冬天,郭汝愚便出在这样一个墨渍浓郁、木版飘香的“二酉山房”。

在成都,“二酉山房”的古籍出版以其墨香纸润版式疏朗而享誉于世;在乡下,父亲又常绘些花鸟画或书写楹联以馈送乡邻而备受敬重。郭汝愚浸淫在这种文化氛围之中,耳濡目染,让他尔后走向了艺术之路。

小小年纪,他开始关注唯美的东西,开始关注小溪、树木、田园和庄稼。这种与自然的亲近,成了郭汝愚生活中最为重要的艺术启蒙课,他的绘画生涯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了。他找来画笔和颜料,找来旧书插图,沉溺于大自然和连环画的临习涂鸦中,直到画得如痴如醉。

那种在临习涂鸦时对线的理解,以及对手的控制的童子功,深刻地影响了郭汝愚,以至郭汝愚到了今天,他悬臂作画的姿势及精细于每根线条的从艺态度,仍令人感叹不已。这种对细节的把握,以及后来发现别人不能发现和把握的细节,使他在绘画方面呈现出天才的个性。

郭汝愚16岁时,考入成都美术学校。但他在郫县读书的学校并不主张他去学读美术。原因很简单,他各科成绩在学校名列前茅,出类拔萃,老师们一直希望他去读普高,以便将来考上名牌大学。果真如此,在中国的画坛上,我们将少了一位杰出的艺术家。

中国画所以能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正是由于其为独特的文化所造成,以独特的品质而存在,尤其是它独特的笔墨精神,极富有中国本土文化的内涵。所以,面对时代的挑战,吸取传统文化的精髓,站在时代文化发展的层面上看待外来的文化,以开放的胸怀有选择地为已所用,以此来丰富中国画的再现语言,这往往决定了一个书画家的品位和高度。

春秋交替,暑往寒来,郭汝愚全身心地浸淫在书画世界里,构筑着属于他自己的艺术王国。

他好学深思,书画双修,潜心绘画,不事张扬,逐渐在绘画领域取得骄人的成绩。

时光流转,岁月如歌。

在长期绘画实践中,郭汝愚既重视对传统绘画技艺的多方面吸取,又重视表现个人独特的艺术感悟力和表现力。尤为可贵的他擅于把自己的所思所想传达到他那只神奇的手上,而手之于笔,又如笔之于墨,墨之于纸,在手与笔与墨与纸的圣诞中去感悟灵性。手与笔与墨与纸的触摸,无疑是人与自然的直接对话。当手与笔与墨与纸连在一起的时候,便开始了一个艺术家生命历程的体验。


 性情闲淡傍碧水     99×27cm


    美术评论家田旭中对郭汝愚如此评价——

    他的画路甚宽,凡举人物、花鸟、山水、动物、都有深入研究和个性化的表现,其画风与严谨中富于变化,寓古朴于清新之中,寄豪放于规矩之内。古典主义精神与现代审美情趣熔于一炉,既好看,又耐看。他无论工笔画、小写意、大写意、均能随其情性不拘一格,能巨构也能小幅,能收敛也能放纵,稍收辄见功力,稍纵即见性情。他的工笔花鸟最为人称道,构图生动,勾勒精妙,设色典雅,不温不火、于精微中见大气。他善于处理好收于放、细与粗、严谨与豪放、繁复与简洁等对立统一关系,作品主体的精勾细勒与衬景的写意放纵形成鲜明对比,使作品既精深典雅又大气自然,耐得咀嚼,极具艺术价值。

 

20世纪80年代,郭汝愚艺术创作的灵感喷涌而出


20世纪60年代初期,郭汝愚从成都美术学校毕业分配到成都蜀绣工艺美术厂,先担任了设计室主任,后又担任了厂长。工余,他临池不辍,研习国画。 

那是他激情燃烧的岁月。 1974年郭汝愚的作品《春到鹿场》参加全国第四届美术作品展。也正是这件作品,让郭汝愚走到了中国艺术的最高殿堂。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全国展美展,尽管这件作品于今看来于郭汝愚现在的作品,及其艺术的成熟相聚甚远,但在那个时代,出于政治的需求或在政治的附庸下而生产作品的时代。郭汝愚却躲进画室矢志不移地在宣纸上侵染着自己的情感。

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艺术家得以伸开双臂、拥抱有春天的时代,郭汝愚艺术创作的灵感在此时喷涌而出。

在社会改革开放的大潮下,西方化艺术涌入国门,文艺界一度对传统文化进行反思,然又重新加以认识和再发现。中国的艺术家们在经历了长期的拘泥和封闭与一度困惑和徘徊之后,终于敞开了艺术的视野,张开了思想的双翼。

郭汝愚绘画艺术创作正是在这种文化背景之下展开的,而这一切都基于郭汝愚对中国的古典文化、哲学和美学的理解,并注意到中国艺术强烈的哲理性,观念性、以及由此而来的“向象征”的“意象”的性质,从而使郭汝愚的艺术王国到处充溢着神龙无首莫可端倪的原创性质。


 

古树聚禽图     185×96cm     2014年


郭汝愚对线在中国绘画中的理解尤为深刻。中国绘画中的线历经了千百年的锤炼,使线本身的再现力变化万千,丰富无比。只有把具有抽象意趣的线条与造型的形态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使线的表现力更加自由的凸现,主观的“情”、意象的“形”、表现的“线”三者完美的结合起来,才是中国工笔写意自由追求的境界。

以芙蓉鲤鱼为代表的系列作品,成了郭汝愚在艺术之路具有奠基意义的发端,同时也是他工笔写意随情发生,肆意奔放,迅速进入艺术峰值期的引信。芙蓉,即指成都。五代后数时期,成都城上尽种芙蓉,九月盛开,望之如锦绣。杜甫诗云:“暗想旧游浑似梦,芙蓉城下水茫茫”,这里的芙蓉城便是成都的别称。被陈列于人名大会堂的双面绣大作屏《芙蓉鲤鱼》,以及此后在宣纸上为我们呈现的《芙蓉鲤鱼》,让郭汝愚在工笔写意这一领域达到了艺术与形式的日臻完美。

他的作品因此带有浓烈的中国哲理意味和数理因素,东方的“五行”于“五色”组成了郭汝愚绘画艺术的独特语言。在传统数理关系和现代平面分割的线条之间去结构整组,而使之既具有传统数理的特殊意趣,又有某种东方的神秘。

在新世纪临界点上,郭汝愚的艺术创伤正在日益深广地产生心灵净化和精神启迪作用。这一时期,他创作的人物与走兽,以重彩陈设和夸张变形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他把看是线条,是色彩,是形旬,是文字这样一种 是有而非有的形象呈现出来,经观众一个错觉,看上去是熟悉的东西,但一分析又是陌生的东西,由此而引发观众对艺术的思考。这样,郭汝愚便通过自己的作品,为我们寻找到了一个独特、生动、鲜活的世界。


 

瑞雪锦雉图     185×96cm     2014年


郭汝愚才情恣意,创伤的数量让人吃惊,原创的新颖让人咂舌,意味的深邃让人回味。当我们面对郭汝愚的各类作品时,不得不蒙生出一份诧异、一份概叹、一份思索。就像他的《九歌诗意》,颇具代表性地显示了艺术家于内容和形式,语言和创新的方面深藏着厚积薄发的潜力。他让《九歌诗意》悠悠然在如梦似纪中出现:云气自天而降,天兽如豹似龙,传说里的巫山神女,烘托出一种令人向往的朦胧之境。这既区别于徐悲鸿笔下“实写”的,含睇的女神;也区别于傅抱石笔下的“虚写”的忧伤的女神。从《九歌》祭祀诗的角度体悟,郭汝愚塑造的《九歌诗意》,其中,“意笔慢写”,更加贴近屈原诗歌原创意象之野性、神秘、混沌与莫测,从而触及到通常难以捕捉的“浪漫精灵之美”的本质。《九歌诗意》将诗、书、画印融为了一体,于宣纸之上凹凸出一种对生命的热爱,对宇宙的共感,对自然的造化的关注与关怀,并极具视觉上的冲击与跌荡、律动与曲折,包括《群狮》、《牧归》、《鹈鹕》一系列作品,无不展示出郭汝愚以线条和色彩作音符的辉煌乐章。这是郭汝愚从实象向虚象的一种转变,而这种转变质就是在虚象的状态之下去展现一种新的文化理念。

1986年,郭汝愚调入四川省诗书画院。那是他艺术创作的黄金时期,直到2000年他退休。在省诗书画院这个书画殿堂里,郭汝愚佳作频出。


丹顶素羽晚唳月     99×27cm


这一时期的绘画赢得社会的高度评价,并被文化部出面前往欧洲举办画展。而欧洲之行,又无疑让郭汝愚打开了艺术上另一个视觉。我以为郭汝的欧洲之行最大收获、个中国艺术家在欧洲寻觅中国,并为他的艺术创作找到了最具中国意味的理性光芒。    

岁月在天性酷爱艺术郭汝愚身边悄然而去,从幼时业余学画到少小就读于美术学校,从美术学校到美工,从美工到专业画家,从西画到国画,从绘画到诗文书法,从创作到理论……他一路走来,阅历越来越丰富,眼界越来越开阔,学养越来越深厚。


新世纪以来,郭汝愚构筑了自己开宗立派的领地和无限高远的书画领空


    郭汝愚一生的理想,就是希望寻找和建立中国新的艺术框架,吸收和借鉴西方先进的文化与理念。而这种东西必须建立在本民族文化格局与本民族文化传统知识、理解和清理的前提之下。而他在中国画坛上这种极为难得又极为可贵的多艺术种类并进的综合性思维,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自由的自我的个性的原创思维,无疑将成为建立民族的“现代艺术”的一个和深刻而卓越的范列。

纵观郭汝愚跨越半个世纪的漫长行迹,他始终寻找自己独立特行的绘画语言,随之熔铸为不同的时代文化内涵,不同的笔墨精神,并清晰地演绎着时代文化的观念。


池塘双禽      61×23cm


正如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贾德江在其《圆满融通成大道》一文中所述:在历代中国画家中,画、书、诗、论样样俱佳者不乏其人,由此形成了中国画的综合艺术特色,但在当代中国画坛像郭先生那样发展全面的画家却屈指难数。  

论其画,主攻花鸟,工笔写意皆擅,也精于人物、山水、走兽,格调清淳雅正,趣尽天然,透出一股超凡脱俗之气;

论其书,以行草见长,似行云流水,抱骨藏筋,如入禅境;

 论其诗,诗为心声,皆在“借感怀以言志,借咏物以明理”中写花情,写花意,写花思,诗画相映,发人深省;

 其画论,真知灼见,妙语连珠,无处不闪烁着思想者的睿智。

郭汝愚拥有自己开宗立派的领地和无限高远的创造领空。

郭汝愚的花鸟世界,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片绚丽,一片璀璨,一片生机,同时也是一种愉悦,一种情趣,一种精神。

他的画风清丽中见儒雅,松秀中见深厚,宁静淡远而气韵流动,锋芒内敛而光彩照人,透出的是一种至真恬淡的人生志趣。


 

绿荫游凫图 185×96cm 2014年


他与花对语,为鸟拭泪,把花鸟世界当作人生的大典来诵读,把人与自然相融于一,到鸟语花香的人生中去体味酸甜苦辣,到莺歌燕舞的境界中去感悟蹉跎岁月。

他画《桃花八哥图》“声声难述相思苦”的思念;他画《梅花双禽图》“相伴孤芳过岁寒”的亲情;他画《南国鹦鹉》“还得自由趁东风”的解放;他画《奇石》“岁月磨就万古痕”的沧桑;他画《孔雀图》“开屏羞万鸟”、“志当万里行”的雄心;他画《苍鹰图》“气吞日月天地间”的豪气;他画《芙蓉鲤鱼》“连年有余升平乐”的欣欣向荣;他画《秋荷》“尚有娇花苦拒霜”的人格魅力。

他以他独到的美的发现、美的解析、美的理念,遵循花开花落、潮涨潮落、月圆月缺的自然法则,在营造一幅幅讴歌自然生命境界的背后,发出了一声声对人生、人性、人情的感喟。这感喟虽有文人情感的自我宣泄,但更多的还是把传统花鸟画推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也为当代写意花鸟确立了一个新的制高点——

那就是笔墨色彩高度的个性化与文化寓意、人格象征的统一;

花鸟的形象则以其闻见的丰富及真切细微的描绘而充满了活力与情趣。

他的新意是在极尽花姿鸟态的变化中,引发现代人的联想与想象,使之由具体的动、植物形象感受到生命的共鸣,唤起人生的某种精微的情思与深刻的体验,以求以现代意识观照传统,使花鸟画语言的更新更适于现代人精神生活与情感交流方式的需要。

中国的传统画是独立的东方艺术体系,这个在数千年里代代相承不断演变的体系就肇始于工笔画。

工笔画是中国传统绘画的一种画体,在总体上呈现出精工细丽的审美风貌,其以线勾勒、敷色渲染的笔墨表现样式,不仅是中国绘画最初的风格和形态,而且规定了中国绘画语言的特质,成为中国画各种画体的基本描绘方法。

工笔画以线造型的方式,不仅奠定了中国绘画造型观念的基础,而且是中国画独特的认知方式和观察方法形成的起点。基于这一起点,郭汝愚的花鸟画一直坚持双勾设色的表现方法,精勾细染,讲究构图新颖,尤重气氛和质感的表现。


 

鹤鸣瑞雪    173×92cm     2013年


无疑,他的这种画法得益于前辈名家大师的影响。他说:“要成大师,就要从大师的路入手,底面打得扎实,涉及的面宽,房子就可以修得高。大师们修养的面都很广。一个画家光是钻研某一项还不行,艺术的提高要求你必须要有多方面的修养。”

 从传统一路走来的郭汝愚认为,工笔花鸟画的现代形态不可能无源无流的擅自出现,因为工笔花鸟画的语言体系是传统的赋予,是后天教育的结果,它的“创新”不一定是在传统和积累中诞生,但一定是在根源于民族审美传统精神上的创新才有生存与发展的沃土。

郭汝愚用自己的作品张扬自己的艺术主张,他“固本尚新”的艺术观念一一地写在他的作品里,固守传统,以现代意识观照传统,会通画史上不同层次、不同画体的传统,拓展中国绘画艺术,已成为郭汝愚艺术创作的重要思想。

在这些数量浩瀚的作品中,画家或以勾勒填彩,或以没骨敷色,或以水墨挥运,工写兼施,创造了精致、雅逸与和谐,让人体验到大自然的丰富华严,分享到美的温存和道的启示。

观其画,措景丰富,构图简练,落墨潇洒,赋彩流丽,令人油然有学侔天工、神人假手之想。画家深得中国画的精髓,落笔为工却用意在写,逸笔草草却形散神聚,遂令“黄家富贵”和“徐家野逸”在其笔下欣然相会。面对郭汝愚的花鸟画,我们便再也见不到笔墨的炫奇、色彩的弄巧,而只听到自然的旋律,传送这天地生命的乐章。

郭汝愚对中西文化有着丰富的见识,对中国艺术传统抱有包容性的理解。他具有横跨书、画、诗、印、鉴的文人画家修为,又并不屈从文人画的惯例。在中国画家的生涯上,他兼修青绿与水墨、工笔与写意,既画花鸟、木石,又画山水、人物,乃至于街市、屋宇、舟车、畜兽等,无不尝试,无不日益精进。其精于仕女和佛道人物的表现,然而其人物画又穿越时光,相望古今。观其所有题材的画作,莫不六法备赅,体兼众妙,不论是勾皴点染,还是措景造型,皆能各随其旨,各逮其意,并总是使它们通向诗心、哲思与画境,来回应现实生活的触动,通向内在的生命体验,表达出内心的真情实感。 

在长期的绘画实践中,郭汝愚系统钻研过素描、色彩,练就了过硬的造型功夫,掌握了水粉、水彩、油画等西洋画技法,并对西画创作进行过系统的尝试。他不排斥西方绘画的影响,但他的画始终遵循中国绘画传统的文脉。

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永强在他的《从瓷上云烟到都市丽人》一文中对郭汝愚的瓷器画与都市水墨人物画作了精到和细致的阐述—— 

对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精华之一的瓷器画,郭汝愚心有所系,情有独钟。他一生多次远赴瓷都景德镇,亲临瓷器生产现场,从事瓷器画创作。近十来年,尽管年逾花甲,他却更频繁地来往于成都和景德镇之间,不顾长途奔波,旅途疲劳。一到景德镇,他常常一呆就是数月,克服了水土不服给身体带来的困扰,克服了气候的炎热、瓷器车间的嘈杂与生活条件的简陋。他亲自问料、选坯,亲自设计器形,甚至亲自到烧窑车间守望火候。一旦投入创作,郭汝愚先生便忘掉一切。他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头脑里满是构思和创作时遇到的难题。


写意牡丹   137×68cm    2013年


看过郭汝愚先生的瓷器画,再来看其最近创作的纸上绘画作品《沙滩丽人行》系列,我们又会眼前一亮。

我们知道,中国画是诗书画合一的艺术,读其诗,品其书,观其画,除了佩服郭汝愚先生诗书画贯通的才情外,我们还可想见《沙滩丽人行》系列的表现内容。原来,这是用现代水墨风格创作的现代都市风情画!

在这些系列画卷中,形形色色的都市丽人,通过沙滩这一情境性媒介被汇聚起来,系统地呈现出现实生活中青年女性的仪态。这些作品截取了生活的片段,捕捉了城市女性的生活情态,演绎出时尚的光华、都市的风情和现代人的活力。与其花鸟画所不同的是,郭汝愚这个系列的作品表现出冷峻的现实主义。尽管画中的丽人放射出身体的魅力,但作者只是静静地呆在一旁,观其所行,望其所止,不动声色,不发臧否。

从造型风格来看,郭汝愚笔下的现代都市女性形象,已经彻底颠覆了传统人物画的秩序,而意在从造型的写实性和画法的写意性之间寻求平衡。就其写实性方面——结构的准确、动态的贴切——而言,得力于画家曾经长期有过的西画训练,得力于其深厚的笔墨功力,因此,方其挥毫落笔,不但兔起鹘落,雷厉风行,而且勾皴点染各尽其妙,运墨敷彩皆得其宜。让郭汝愚的现代都市水墨人物画释放出张力,它一头通向现实生活,一头连向传统文脉,淋漓地预示了中国画创新的前途。         

“格超梅以上,品在竹之间。郭汝愚就是这样一位直面现实人生、敢于 进取搏斗的人。几十年来,他把热爱自然的炽热感情和至精至诚的人格志趣融入清雅平和的笔墨之中,即所谓之意。他的花鸟世界,实际上是人的世界,一个灵魂净化的世界,显示出一个艺术大家的风范。”美术评论家贾德江如是说。


郭汝愚简介:

 郭汝愚,字智光,号芝瑜、蜀山。擅长中国画花鸟、人物、山水画,作品有新意,工写兼能。集现代彩墨画、壁画、民间美术和西方现代艺术于一炉。

1941年出生于成都郫县,1961年毕业于成都美术学校。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书画院专业画师,前创作研究室主任,成都花鸟画会副会长。四川省花鸟画会副会长。成都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美国加利福尼亚工商大学客座教授。美国夏威夷郡荣誉公民。

    1974年参加全国第四届美术作品展;

    1978年参加“中国画展”赴日本、北朝鲜、前联邦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地巡回展出;

    1986年在国内举办个人画展;

    1987年在美国CIYT OF SNOHOMIS举办个人画展;

    1988年在美国西雅图举办个人画展;

    1990年在德国玛堡市举办个人画展;

    1991年在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

    1993年由中国文化部主办在奥地利、比利时举办个人画展;

    1994年作品参加美国百得福、台湾娑世太珍艺术中心拍卖;

    2001年赴巴黎参加卢浮宫国际沙龙邀请展和布列塔尼亚来自熊猫故乡画展。

    2002年,作品参加“西部大地情”全国国画展,并获优秀奖。

    2003年,出版《郭汝愚工笔花鸟画集》,作品参加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

    2004年,作品参加“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出版《学画花鸟》(天津美术出版社)、被聘为成都艺术学院教授。

    2005年,作品参加中贸圣佳、北京瀚海等国内大型拍卖公司拍卖,同年,禅林清韵--郭汝愚佛教绘画作品展。同年由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中国收藏学术研究会、中国民族书画院等单位共同授予“中国当代书画艺术杰出成就奖”。

    2006年由中国国际文艺家联合会等四个单位联合评定首届中国文艺杰出成就奖——书画艺术金奖。同年中国国学研究会国学十年个人艺术成就奖——书画精品奖。同年,《中国工笔画家郭汝愚》英文版在美国出版。

    2007年中国国学研究会首届中国“国学奖”创作成果金奖。同年美国国际艺术出版社出版大型个人书集全球发行。同年,受聘于美国加州工商大学和加州大学帕摩那分校客座教授并赴美讲学。

    2008年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举办个人画展。

    2009年,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红旗书画60家——郭汝愚专集》

    2010年5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名家艺术经典》国画卷部分刊登作品十二幅;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郭汝愚工笔神话人物新作》;在美国加州帕摩那市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1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郭汝愚》,同年,在四川省博物院举办大型个人画展

    2012年,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花魁·国画牡丹百图清赏》和《四友图·梅兰竹菊百图清赏》;8月参加成都市文化代表团赴加拿大访问,回国后又举办了作品展;赴甘孜藏区采风,参观“新甘石”电力工程,回成都后创作作品并举行展览。

    已出版《郭芝瑜扇面画集》、《郭汝愚作品》、《跨世纪中国美术家丛书——郭汝愚工笔花鸟人物》、《佛教人物百图》、《郭汝愚花鸟精选》、《郭汝愚工笔花鸟画集》、《中国美术家大系·郭汝愚卷》、《郭汝愚工笔花鸟画技法》和《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郭汝愚》等。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01016/14175.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固本尚新 大道圆通——评当代花鸟画大家郭汝愚
  • 2020成都读书月 | 天府书展正式官宣!
  • 首届“大巴山文艺推优工程”优秀文艺作品出炉
  • 艺术评论如何"破圈"?叶莹:构建中国文化主体性 乘
  • 马识途《夜谭续记》作品研讨会在金牛宾馆举行
  • 成都市美协主席姚叶红率艺术家到雨城采风
  • 关键字郭汝愚工笔,四川名老艺术家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