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崐妙语说四家:邓石如、吴昌硕、黄牧甫、齐白石

  • 2020-08-05
  • 四川艺术网
  • 加入收藏
  • 分享:

原载《篆刻》杂志: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一)邓石如

自读楼谈印散语


○邓石如氏,清安徽怀宁人。字顽伯,号完白山人。重擅书名于清代,以布衣啸傲公卿间,大书家刘墉尝盛赞其四体书为“数千百年间无此。”余以为不然,山人治印,浑扑苍茫,婉遒多姿,细数有清一代印人,堪与相匹敌者几人? 其对后世之影响,当在书之上远矣。


○邓氏为白文印,格局老密,刀法苍浑郁勃。其“疁城一日长”印,吴让之印所从出也。用刀苍劲洒落,明目快心,细读之,时感有清气溢出,洗人烦嚣。


○山人朱文印,余最喜“意与古会”一石,其造势划局,画满气虚,用刀酣畅淋漓,出线纤劲如铁绕,婆婆娑娑,妙丽无前。邓氏自评印有云:“古浣子摹印刚劲婀娜”,观此印知非狂悖语也。此印乃山人为丹徒画人毕梦熊治,传毕氏尝以家藏旧拓《瘗鹤铭》为质,隋珠和璧之易,不亦宜乎。


○山人朱文,或言直取嬴秦,然实多袭有宋意。异哉完白,竟能出以新裁,化朽为奇,后世之学邓朱文者,刮削点挑,以纤纤为能,可谓弃本逐末,荒谬绝伦。


○完白印作,流传于今者甚罕,实为—憾。习邓印者,若能辅以苍石,佐以让之,旁参撝叔,并采牧甫,扪流而索源,则自可以得之。 


笔歌墨舞

侯云松字荫莱

疁城一日长

一日之迹

邓石如字顽伯

两地清溪

山中白云

家在龙山凤水




原载《篆刻》杂志: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二)吴昌硕

自读楼谈印散语


○昌硕为印,自当以质拙浑古胜,于此,其“吴俊卿信印日利长寿”、“破荷亭”诸印,超古迈今,巳臻绝诣,难乎为继。然吴印之多数,则在能于古拙中寓清新,劲拔中施宛曲,迟重中见爽利,苍茫中发华滋。观览吴印,俨若造访一古寺,初觉钟磐交鸣,梵音彻天,殿阁巍峨,宝相庄严,心无他物,唯敬唯瞻。俄见寺中花木明瑟,小鸟啁啾,绿柳春荑,一派生机,则又令人情绪奋张,心花绽发,相衬之下,寺更幽古,春愈深浓矣。 


○昌硕“老缶”、“杨质公”、“能婴儿”、“匋主人”、“求是亭”、“爰公’、“生于乙卯”、“铁鹤”、“豫卿”诸小玺,造意或古拙,或精峻、或浑穆、或妍妙,舒宛轻灵,斐然可喜。昌硕腕下,有千钧之雄,若用治大印,自是作手,今用治小玺,其规模虽局,而风调益雅,实可谓牛刀割鸡,绰绰有余。 


○余最喜昌硕白文仿古将军凿印一路。若“湖州安吉县”、“安吉吴俊章”、“安吉吴俊之章”、“仁和高邕章”皆类此。其布势造局,能于夷中布险,平中见奇,驱刀走石,迅劲泼利,了无疑迟,如昆刀切玉,龙泉断金,恣肆清雄,率意天真。研习吴印,若能从此中细心体会,必有所得。 


○昌硕最善学古,汉印秦玺,自为所宗,断瓦残石,兼收不舍,且又能餐精撷华,食而化之,每有拟效,必神形双至。其学清代印人,得让之者最深,所刻“其将”白文印,运刀走势轻捷,峻峭劲健,俨然让之矣,清丽或有不及,而遒厚过之。


豫卿

湖州安吉县

安吉吴俊章

老缶

能婴儿

其将

破荷亭

吴俊卿印信日利长寿




原载《篆刻》杂志: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三)黄牧甫

自读楼谈印散语


○近世印人,昌硕、牧甫(黄士陵)、白石,可堪鼎足而称,而三人用心,绝难相通。白石以弘大胜,昌硕以苍古胜,牧甫以清超胜。用比词家,或与东坡(苏轼)、稼轩(辛弃疾)、白石(姜夔)三人最切。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凤嘘龙吟,此东坡之豪气;“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熊哮兕吼,此稼轩之雄魄;“暗柳萧萧,飞星冉冉,夜久知秋冷’,鹄嘶鹤啼,此则白石之隽肠也。斯辈取势虽殊,境界则一,宜乎各开宗流,同著千秋。  


○印至牧甫,面目焕然一新。其学古,以为“汉印剥蚀,年深使然”。故不事残破,专以精工为能。所出遒丽妍美,渊雅雄深,用之较古,离而合者也。牧甫用刀,薄刃冲运,犀利明快,刚毅遒劲,旷古无侔。其布局谋势,方正平直,却能使奇丽动宕生其间。或又自出机杼,采摭吉金,纵横参错,于极险仄中求平夷。“婺原俞旦收集金石书画”一石,可视此类代表。


○牧甫印缘起让之,然实得之汉印、吉金最深,故能于光洁平静中见古之遒厚生动气。牧甫善取,既索于古,犹不舍今,其自言:“伊汀州(伊秉绶)隶书光洁无伦,而能不失古趣,所以独高,牧甫师其意”。考索其白文,知非是虚语。


○牧甫亦能率意,其“伯鸾手校”、“国钧长寿”二石,逸势草草,痛快淋漓,天真烂漫之致,实为后来快利挺峻,简率自然一路滥觞。


○凡为印,以质拙求古易,以精工求古难。牧甫超绝,所作能于妍洁中寓遒古,秀丽中见雄深,不古愈古,化古为新,益令我思牧甫难已。




秦砖汉瓦之室

十六金符斋

国钧长寿

婺原俞旦收集金石书画

人生识字忧患始

陶斋先秦刻辞

牧父游戏之墨

祗雅楼印




原载《篆刻》杂志: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四)齐白石

自读楼谈印散语


○齐白石翁,天人也。翁为诗、为画、为书、为印,皆有前人所不能到而翁所独到者。若治印,雄肆强悍,大巧奇崛,古今罕有匹敌。后之学齐者不乏,然悠悠数十年间,能承其真脉者,似尚无有。


○后人学齐,但得其“悍”、其“肆”、其“崛”,牙爪毕现,虚张声势,实不知雄、强、奇为何等物。以此故,世或遂有诬白石为近代治印恶札之祖者,不亦太冤白石乎!


○后世人学齐印手段,不外挪移字形,硬造虚实,缩颈展脚,忸怩作态,龌龊已不忍睹,复又鼓努为力,着意碎石,自诩为泼悍生辣,而实薄滑琐屑,了无齐印浑扑风致,更足可令人气噎矣。


○齐印佳妙,而后人不可以追蹑者,在后人但知其佳妙,而不知佳妙所致之由故也。白石之命运,造白石之胸襟心魄,为白石所独有,此后人所不可以复造者;白石之际遇,造白石之本领胆识,为白石所独有,此亦后人所不可以复造者。加之后人学齐印,但直学其面目,而未能探本问源,叩其胎息,故尽管维肖白石,又安能不遗其精魄而拾其皮相也哉?


○白石翁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此实袭用宋李北海语也。此语用于齐画或可,用之齐印则不谐也。齐氏不自知,彼治印个性习气太烈,一但学齐,则靡有不深陷其淖,附体终身,而难以自拔者。故似齐既死,实学齐则便先已死矣。


人长寿

八砚楼

客中月光亦照家山

梨花小院

悔乌堂

我负人人当负我

年高身健不肯作神仙

中国长沙湘潭人也



田旭中:读代昆兄《自读楼谈印散语》有寄


(2020年3月20日)


代昆兄之论前人印,知人论印,辞精而意隽,文采斐然,不啻为评点之范式。今之论艺者大多泛泛,盖识见浅陋也。


(读“邓石如”)


山人刀法逸能工,


天趣盎然方寸中。


不是擅手岂能语,


解意还看代昆兄。


(读“吴昌硕”)


印人谈印语能平,


老缶奏刀信有神。


浑厚苍茫笼宇宙,


请君试看破荷亭。


(读“黄牧甫”)


方寸奏刀千里势,


乾坤犹在掌中分。


清新却是古贤魄,


只教今人叹绝伦。


(读“齐白石”)


白石印章世最奇,


浑崛自是印中稀。


一生傲骨化魂魄,


可叹后人学画皮!


肖茂光将军:读代昆师长《谈印散语》感赋


邓公谈印语精金,


简论弘僻足高深。


视角獨到缕艺匠,


诗书文刻集大成。


肖茂光将军:读邓公谈齐白石印语感赋


邓公文论齐印深,


天才格局独心性。


后学形仿缺品质,


邯郸学步百年昏!



邓代昆,四川省新文人画院首席顾问。


成都市人。历仼成都市博物馆研究部主仼、学术委员会主仼,现为成都博物院书画艺术院院长,成都市文史研究馆员,成都市“非遗”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对外交流文化礼品创作特别指定书画家。中国国家画院沈鹏导师工作室第二届书法精英班、学术理论班结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囯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委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四川省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理论委员会委员,四川省草书学会常务副会长,四川省书学学会副会长,四川省美协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团顾问,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书法专委,成都市政协画院艺委。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200805/13929.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重新回到影院,对电影意味着什么?
  • “弹幕版”四大名著电视剧缘何受年轻人追捧
  • 国产剧集:短小不是目的,精悍才是追求
  • 莫让题材局限了想象力和创造力
  • 文章温度与清洁叙事
  • 互联网时代的“想象力消费”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网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