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金波:中国儿童文学的一张名片

  • 2019-08-21
  • 中国艺术报
  • 金涛
  • 加入收藏
  • 分享:

作为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不仅以创作实践独树一帜,并且以其对儿童文学的独到理解,在儿童文学研究领域也有着极其重要的建树。

白天鹅(插图) 钦吟之/绘  选自《金波60年儿童诗选》


有人说,十八岁的年纪人人都是诗人,可如果到八十岁还能写诗,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用自己与众不同的才华和色彩缤纷的创作证明了这一点。在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看来,金波是一个本质上的诗人,一个立足传统又面向未来目光四射的诗人。


日前由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联合主办的“呵护童心纯美60年——金波儿童诗创作交流活动”日前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召开。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发来贺信。铁凝在贺信中表示:“金波先生从1956年发表第一首儿童诗至今,奉献了许多意蕴悠长的诗歌、散文、童话。他的作品广为流传,几代小读者都记得金波叔叔或金波爷爷,从他那里领悟了纯真的美与善。他的多部作品在新时代的今天依然不断被收入中小学语文和音乐课。这是经典美文的魅力,亦是金波先生的魅力。 ”


李敬泽、高洪波、孙柱、张晓楠、朱永新、谢冕、束沛德、梁鸿鹰、王泉根、张之路、白冰等作家、评论家在交流活动中共同探讨了金波的儿童诗世界、中国儿童诗的走向、诗歌之于儿童教育的意义等话题。会议由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曹文轩主持。


花开花落都充满着希望 


“金波的诗有一种魔力,能让人返老还童。金波的诗有一种魅力,能让你不由自主地亲近它、享受它。 ”在作家张之路心中,金波是亦师亦友的兄长。他说,读金波的诗就像行走在布满鲜花的小路上,走着走着,就融进了大自然,走着走着就忘记了自己的年龄。读金波的诗,就像走进温暖的家,进了门,家的味道立刻把你环绕……


“金波先生自学生时代就开始了文学创作,迄今已经在少儿文坛辛勤耕耘了60年。 ”评论家汤锐指出,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金波一直是以著名的儿童诗人、歌词作家而广为读者熟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新近编辑出版的《金波60年儿童诗选》中收录了他的很多儿童诗名篇,像《春的消息》 《绿色的太阳》 《雨后》 《记忆》 《流萤》 《回声》等等,今天读起来依然优美动人,而且他的许多儿童诗都被谱成歌曲,几十年来在一代代儿童中间传唱,如《小鸟,小鸟》 《小红花》 《海鸥》 《和老师在一起》 《勤俭是咱们的传家宝》等等。作为中国当代抒情儿童诗的代表性诗人,金波的诗已经成为中国当代儿童文坛的一道亮丽风景,与柯岩、圣野等诗人的热闹活泼型儿童诗创作相映成趣,共同构成了中国当代儿童诗坛丰富多彩的景观。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王泉根指出,金波是中国儿童文学的一张名片,他的儿童文学作品影响了三代人。“金波的儿童诗具有中国的气派、味道,完全体现出中国文化背景,同时善于吸收西方营养,比如他的十四行诗。金波不仅创作诗歌,童话辨识度非常高,散文也与众不同,因此他的作品很容易进小学课本。金波60年的创作实践,在儿童文学与儿童世界之间架设起艺术美、幻想美、人性美的桥梁,成为中小学教育的重要资源。 ”


《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说,金波有很多作品通过写孩子的日常点滴,写出了做人的道理。他还是写大自然的圣手。 《倾心》等作品还原了大自然的奇妙, 《听雨》 《听风》等通过抓取细微动作,描写声响、色彩,增强了表现力。金波所有作品从容、安详,明白如话却意味深长,不踮起脚跟,不用假嗓子说话,朴实、隽永,引人入胜,为现代汉语树立了典范。


金波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一年一度花开花落,不会留下童年的感伤。这是成长发展的岁月,花开花落都充满着希望。 ”在金波这里,世间一切不美好的事物都被神奇地“过滤”了。北京大学教授、诗歌评论家谢冕说,金波毕生致力于儿童文学的写作,为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写作,也把自己的心留在了童年。“金波不老。我读金波,文字的清新、透明、活泼而充满童趣且不用说,更重要的是,他的字里行间无处不在的美丽而稚朴的心境,这是金波之所以是金波、他的存在有别于他人的特性。我们可亲、可爱、可敬的大朋友,他的年月里充满了苦难和悲哀,但是他有意地遗忘了,他不愿让他心爱的小朋友看到他深藏于岁月深处的泪水和伤痛,他要把欢乐留给他们。 ”


在曹文轩看来,金波既是诗人,也是哲人,金波用他的诗完美地诠释了诗与哲学的天然关系。


给孩子一间温暖的有灵魂的房子


作为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不仅以创作实践独树一帜,并且以其对儿童文学的独到理解,在儿童文学研究领域也有着极其重要的建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变,中国文学与中国儿童文学也发生了巨变,但金波却无大变化。他当年阐述过自己创作儿童诗的动机:“我希望儿童诗能在感情上给孩子们带来营养,使他们获得心灵的健美、思想的闪光。儿童诗应该让孩子们从小在美的享受中,不知不觉地接受教育,犹如雪花在不知不觉中融化于土地,变成绚丽的色彩。 ”这一观点至今仍然适用。


关于儿童诗歌,金波曾发表过一系列理论文章,并且出版过多种儿童诗歌理论评论文集。汤锐指出,这些文章广泛地涉及了儿童诗歌的基本特征、读者年龄阶段特征在选材、叙事与抒情等方面不同的要求,以及儿童诗、儿歌、童话诗、题画诗等不同体裁的细分特征等。还有关于儿童诗的阅读心理研究,对民间童谣的深入研究,对中国诗教传统在儿童成长中的作用研究等等,形成了一整套带有浓厚中国特色的儿童诗歌理论框架。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金波先生对于儿童诗文体本质——音乐美的研究和探索,丰富和深化了中国儿童诗的文体美学理论。


关于童话创作,金波也有形象的表述。在写给张之路的文字中,金波指出: “故事虽然是文学的重要因素,但是多种因素的结合才能构成文学,如意境、情调、细节、哲思以及纯正的规范的语言都不可或缺。如果只剩下了故事,虽然也有阅读的趣味,但却缺失了文学的灵魂,即陶冶情操的作用。故事情节最多是一间房子的架构,如果没有实实在在的门窗和屋顶以及房子的装饰,它仍然不是一间真正的房子。 ”


在金波身上,人们不仅看到儿童文学的诗意,更看到言教与身教的密不可分。高洪波说:“金波的意义,随着岁月的消逝而日益闪烁出特殊的价值和光芒,共和国的儿童文学史上因为金波的存在才具有了格外沉重的分量。我曾给金波的名字前加过一个修饰词:永远的金波。金波的人品和文品,金波的理论和实践,金波的育人和识人,金波的倡导和建议,都证实我的这个判断。 ”


研讨会上,金波对大家表示了由衷的感谢。他说:“儿童文学的写作意味着童年的回归,这回归不仅是童年的单纯和乐趣,更是回归童年的历史和社会的变迁。向着童年做时间上的穿越是丰富的,厚重的。虽然现在写得很慢很少,但我的思考不会停止,思考是和生活和儿童作心灵的对话,而这种对话使生活丰富,使人进步。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190821/12854.html

我们为您找到其它相关内容

  • 那时候车马慢 一生只够爱一人
  • 张中信作品《通江书》读者分享会在成都举行
  • 清雅有味的文字
  • 互联网时代网络文学对传统文学的影响
  • 《西游记》的属性与孙悟空的籍贯
  • 诗歌创作也需承续传统
  • 关键字金波儿童文学评论中国文学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69891838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2

    版权所有四川艺术网 本站信息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艺腾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