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若花自成景

    ——序谢安军《拾花忆》
  • 2019-05-16
  • 四川艺术网
  • 王富强
  • 加入收藏
  • 分享: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王富强应请为谢安军《拾花忆》作序


在不少人眼里,公务员是一个受人关注和向往的身份。


公务员如何履职?


公务员真如顺口溜“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所说的那样养尊、处优、休闲、打发时光吗?


计划,总结,调研,领导讲话稿,理论文章,经验交流材料,活动实施方案……如何将枯燥的机关公文写作与个人的文笔优势有机地结合起来并有创意和新意?


求学,追梦,恋爱,工作,休闲,独坐,静思,畅想……若干年后,回望自己走过的路,身后是否留有可圈可点的足痕?


印装规范的文集《拾花忆》清样放在我案前。没有书号、没有版权页、没有配图、没有抢眼的封面……但,文字干净,编排考究,校对细致,整洁清新。


《拾花忆》封面


作者谢安军是在省政府重要职能部门工作的一名资深正处级干部。我们都有过较长时间的共青团干部经历和青联委员经历,有着很贴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数次会议、数次活动、数次聚会,彼此悄然观察、心里有数,于是成了相互认可的好朋友。


迄今我在乡、县、市、省四级党政机关工作了29年,亦在文坛艺苑行走了近40年,交道过太多太多的机关干部,写过不计其数的各类公文,赏过若干名家名篇,阅过质量不等的机关文稿,而安军这本既非纯文学作品、又非普通公文的集子,一翻、一读,居然博得了我的一笑。


学子的梦想,校园的书香,诗歌的情结,老师的影响,蔚蓝的天空,异性的吸引,难以忘怀的感动,情窦初绽的爱情,眺望时光的遐想,结缘校报的欣喜,毕业时刻的愁绪……美好若初的校园,在安军的笔下,既若一幅画,又似一出景。不遮掩困惑,不抑制畅想,不淡忘美好,不松懈追逐,不偏离生活,不隐讳爱情。


仰望领袖,素描父亲,吟唱母爱,礼赞诚实,致敬关怀,颂歌青春,新年断想,眺望风景,放飞诗绪,宣泄情感……有高歌,有轻吟,有拨弹,有浅唱。“今天,我们以青春的名义,网聚向上的力量//今天,我们以梦想的名义,结伴在青春前行的路上//美丽国土,源于梦想与实干、责任与担当//美丽国土,源于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深情向往//这是我的梦,这也是我的梦//这是我们的国土梦,这是我们的中国梦……”朗诵诗《我的梦国土梦中国梦》,表达了一个在国土战线工作的机关干部对中国梦的解读、思索和情怀。


识安军者,对他的一路前行充满羡慕。知安军者,却感慨其并非简单意义上的一帆风顺,这可以在《寂寞的风口》一辑里《一个人的行销生活》《错过爱情》《羊年最后一个下午的一次回眸》《遗忘的残酷的救赎的》等篇什中得到佐证。漫漫的人生之旅,避不过的风口,是一种一般不与人述说的寂寞,是一种直抵心扉的煎熬,甚至是不愿言及的郁闷。安军,经历了,沉淀了,迈过了,并且,又坦坦荡荡的抒写了,且描述得真实、真切、有趣、戏谑、可感!


安军先后在乡、县、市、省四级党政机关主干线上工作,在较长的时间里从事文稿服务,并在川北某市主要领导身边工作过较长时间。他爱学习,爱思考,爱积累。他读大自然,读历史,读别人的忧伤,读名家新著,读旅行见闻,读成功人士的为人处世,读文字同行的幸福生活,读灵魂深处的内心拷问……开卷有益的阅读,就这样陪伴着他。

《拾花忆》作者谢安军


在急功近利、世风浮躁的今天,能静下心来观察、阅读、思考的人总是让人刮目相看的。珍惜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阅读并在得闲时以三言两语录下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悟、所感,是可以沉淀出许多有价值的东西的。有了孩子,自然有了为父者的担当,而其对孩子的些许絮语,或许也可以令其他小朋友及他们的家长们受到启迪。一次偶遇,一段交流,一席趣谈,都是安军笔下文字的话题。出差外地,一般人常会很自然地在繁忙、疲惫、应酬中度过,而安军却笔录了七则日记;关于故乡与乡下的两段记叙,是安军对乡情和乡愁的轻轻触摸;对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的纪事,是一个机关干部对置身的土地、身边的同事、此来彼往的人流的悄然打量、刻录和抒写。一则《有关汶川地震的日记》,令人感叹:假使没有一颗平常心、平民心、责任心和关切心,孰能描绘得如此细腻和亲切?


路途遥遥,行进中的思考能让人自兴奋里回到淡定、在向往中蓬勃激情。外出考察的观与想、成功文案的推与敲、耕地保护的问与答、“青年文明号”的点与评,置身首都著名学府的感与悟……这些足可窥见安军长期以来的勤学和善思。


我特别留意到,《婚宴敬邀》这篇文章于我竟是那么地眼熟,原来这正是十四年前我与安军的一次碰撞。那年,安军在其婚礼举行前,专门找到我,真切地邀请我为其婚礼专门策划一下,包括请柬、主持词和其他活动创意等。后来很多收到其婚礼请柬或目睹了婚礼现场的宾朋告诉我,安军的那场婚礼很有品味和个性,给莅临现场的亲友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最令我欣慰的正是安军恰到好处地吸收和接纳了我的创意。当时我就想:这个安军,有思想、有追求、有情怀!


文学创作是作家们的事,但文稿写作却是各行各业的工作者都会深浅不一地要触及到的。录入集子中的《依法治访实属改革创新要义》《我是如何践行群众路线的》《国土资源扶贫重在精准落实》《我的递进学习》《我的初心党课》《我的述职报告》《我们的无愧答卷》等文章,有理论沉淀,有经验介绍,有问题探讨,有学习心得,还有自我审视。文稿工作也罢,行为方式也罢,综合管理也罢,都是安军工作经历的总结和见证。能做到这一点,会让人很自然地与责任、敬业、担当、创新、出彩、优秀等词汇联想起来。


“优秀是一种习惯,关键是在平时养成。让优秀成为一种习惯、态度、责任、追求,不断锤炼、磨砺和提升自己,才能成就、收获优秀……”阅览到《拾花忆》第七辑《文稿的作坊》里《把优秀作为一种习惯的机关工作法》一文时,我竟爽朗地笑了起来,因为我由此联想到了与这篇文章表达的主题极为相近的一首我数年前应邀为成都某星级酒店策划并作词、作曲的歌曲《新良之歌》里的原词原句:“有一种成功是工作被人称赞,有一种幸福是快乐常在身边。把一流定为目标,把优秀当作习惯,把诚信刻在心田,把感恩融入奉献……有一首歌谣在悄悄地流传,有许多目光在默默地探看。用尊重感动他人,用实干代替抱怨,用服务赢得口碑,用坚韧战胜困难……”


改革开放是中国现代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值得回顾,值得总结,值得纪念!而生活在中华大地的每一个炎黄子孙,借此契机回顾一下在这40年改革大潮中自己做了些什么、身后留下了什么脚印和回忆,这是颇有意义的!


美好若初的校园,诗意拂面的清香、寂寞可耐的煎熬、开卷有益的阅读、美好往事的铭记、一路向前的镇定、结伴文字的快乐、心底澄明的展示……没有人要求,没有人提醒,也没有人示范,安军,悄然地这样做了!


安军对我说:“这是一桌不成样子、没有硬菜的拼盘宴席,不会带来任何荣耀,只会在回忆时一脸烟熏和羞愧。”而我却从多个视角关注到,安军在大学二年级时就加入了市级作协,是诗歌、散文诗、随笔、评论、通讯、报告文学、理论文章等方面的“多面手”和“杂家”,但他没有在“作家”这条道上着了魔似地耷着脑袋走下去,而是把才情、敏思和气质挥洒在了工作上和生活中。当然,囿于阅读量和格局、气象,选好主题、搭好架构、讲好故事也许暂时还不是安军的强项。尽管安军诗絮飞扬、激情难抑,但在行政机关工作的他还须得让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不发生冲突。安军亦不是位高权重、底气十足、趾高气扬、自我感觉良好的某类领导,对他和多数公职人员而言,不忘初心、守正创新、保持谦逊、坚守淡定、慎言慎行永远不是什么坏事。我告诉安军:“心里有梦想,眼中有风景,前行有目标,身后有脚印”正是许多公职人员十分羡慕并非常期求的一种境界。倘使安军日后在文学创作方面有意识地再往深度方面推进一些,或许他的文字能更亲切地进入读者视野。


记忆若花自成景,亦花亦景赠安军!


录下对安军文集《拾花忆》先阅为快的心得。谨此,与有缘读到此文的朋友们共勉!

是为序!


(谢安军现为四川省自然资源厅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拾花忆》2019年1月由成都理工大学出版社印刷厂印制。)



2018年12月26日于蓉城“静仙斋”

 延伸阅读:

                                  

王富强  四川广安华蓥市人。四年中小学教师后一直在乡、县、市、省四级党政机关就职,作过乡镇领导、共青团干部、文艺组织负责人,曾担任广安团市委宣传部长、广安市级机关团委书记、广安市作家协会首任副主席兼秘书长、广安市诗词学会副会长、华蓥山诗词学会副会长、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四川省鲁迅研究会秘书长、四川省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中外散文诗学会四川分会副主席、蓬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四川省青联委员、云南省青联委员等。初中一年级开始学习文学创作和书法创作,中师一年级开始尝试歌词创作与歌曲创作。为多名省级领导和厅级领导起草过讲话稿。发表各类文艺作品数百万字,出版诗集、散文集、散文诗集、随笔集、报告文学集、歌词集、歌曲集、音乐作品选集、文艺评论集、CD专辑、DVD专辑等作品集多部。2009年,云南省青年联合会、四川省青年联合会联合出品研究王富强作品及成长的文集《阅读王富强——他从新的地平线上走来》。2013年7月23日,“王富强业余从事歌词暨歌曲创作30年座谈会”在王富强家乡四川广安华蓥市举行。事迹、作品多部典籍、文献、志书有介绍、展播和记载。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云南省东川区文联名誉主席。现供职于四川省文联。

编辑:四川艺术网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190516/12408.html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格非:乡村的消失意味着什么?
  • 是“泼”墨,还是“破”墨?
  • “漫威电影宇宙” 时间流中的“彩蛋”叙事
  • 吴冠中:通古今之变,成中西之美
  • 诗词复兴与诗词大众化
  • 和诗以歌,精神和鸣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69891838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7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优源聚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