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记著名画家夏亮熹和他的人物画(四)

    “崇德尚艺·影响四川”名老美术家专访系列之夏亮熹
  • 2017-05-12
  • 四川艺术网
  • 刘粮库
  • 加入收藏
  • 分享:

“崇德尚艺•影响四川”名老美术家采访工程是四川艺术网、四川省美协共同发起,四川省艺术院全程支持,旨在走访看望一批在川70岁以上、在全国有重大影响力、健在的名老美术家的公益采访活动。

担荷人生 问道不止


80年代辉煌之后,夏亮熹选择了沉默。


在美术界,西方各种思潮过山车般轮番冲袭,各种流派热闹表演之后,伴随着艺术多元化格局形成,一个时期当代艺术流行,资本介入市场,画坛乱象丛生,人们莫衷一是。夏亮熹平素非常重视人文理论和其他艺术修养,哲学历史,诗词歌赋,音乐戏剧,几乎无所不涉。80年代后期一段时间,感觉很困惑,作画也迷茫,没有方向感,所有理论似乎都不解决问题了。


荷戟独彷徨。彷徨,是因为有坚守,他给自己定了四条底线:有感而发,言之有物,别开生面,雅俗共赏。面对现实,他不愿随波逐流。他认为,绘画虽然是非常个性化的行为,但又非纯个人的事情,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须有历史担当,不负时代使命。他要保持独立思考,寻求绘画真谛。这是对绘画的自我考验,也是对社会的他众负责。


锅庄起步(139cm×68cm)


1986年夏亮熹读到一本释家书籍《论开悟》,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三大主流儒、释、道,本来是互补的,此前只注意儒道两家,原来自己缺课啊!释家反对偶像崇拜,提倡辩论,主张自我解放,不正是一种大智慧吗?从此,他皈依佛门,释家典籍成了枕边书,诵经成为日课。


一天在文殊院方丈室,广福师傅带他跪拜菩萨,起身后问,“你知道我们在拜什么吗?”


“拜菩萨。”他答。


“实际上,我们是在拜自己!我们的整个活动,就是开启自己的佛根佛性!”


是啊,我们的一切修为,都是为了完成自己。艺术的功能就在于启示灵魂,绘画何尝不是一个确证自我,不断超越自我的过程!


将进酒(178cm×96cm)


艺术最贵“觉”与“悟”。此后,夏亮熹看自己的作品,多了一分反思的自觉。反思让他开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战胜自己才能实现精进。他最喜欢佛家一句话,“一心向善,莫问前程。”他写道,“佛经云,人们生存在婆娑世界里,亦称忍土。让我们记住一位老红军回忆过草地时心里只念叨的一句话——往前走!”


走啊走,夏亮熹以坚实的步履走向了艺术的新高度。他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上,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以个性化的笔墨形式创造,赋予古典意象的生命活力,以当代人的激情驾驭笔墨,使自己的作品追求时代的脚步而演进。


孟子(68xm×45cm)


从2000年《夏亮熹国画》精美画册出版,到2009年5月雅昌艺术馆在深圳为他举办个展,一批新作的惊艳亮相,可以视为夏亮熹创作的第二个高峰。此间,成都画院专门举办过“夏亮熹人物画创作座谈会”(2000年),《人民日报》海外版用整版篇幅介绍其作品(2008年1月4日第4版)。老画家岑学恭看了他的作品很激动,伸出大拇指,夸他“前途不可限量”。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黄宗贤,对其作品风格有三点评价:1,以传统的线条为主,以墨为辅,2,在古代没骨法基础上,增加了现代技巧,如肌理效果等;3,很强烈的现代水墨意味。邵大箴说他,“不落俗套,在传统的基础上通过观察研究,适当吸收其他画种的技巧,在人物画创造中自出新意。其人物语言本身,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夏亮熹这一时期的作品,展现了他对中国传统笔墨形式和表现人物精神内涵探索的新深度。“谁能养气塞天地,吐出自足成虹霓”(陆游诗句)。从《杜甫》、《五虎上将》、《满江红》、《爱莲说》、《将进酒》等作品中,都可见其意象表现的自由性、抒情性。他很好地把素描因素归纳成了笔墨,不同人物的个性,气质均在用笔的抑扬顿挫中完成,下笔不犹豫,浓淡干温顺势而来,不刻意,不拘泥,从而获得通篇灵气的快感。他的笔墨任由才情和想象纵横,致使笔墨趣味、抒情性、诗意气息等,都远远超越了主题和物象。


六祖悟禅图(139cm×68cm)


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其精心创作的两幅大画。一幅是《诸子百家》。此作品源于与原国民党党魁陈立夫(昔有“蒋家天下陈家党”之説)书画交往中的一件事。1985年陈老夫子得到过夏亮熹的一幅国画《孟子》,引起共鸣,从此两人鸿雁传书。陈老95岁上,把自己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提炼概括,以大幅书法作品赠之,“无私无我之公,成己成物之诚,立人达人之仁,不偏不倚之中,日新又新之行,斯五者为中华文化之精义也”。夏亮熹感念其精其诚,想,没有诸子百家,就没有中华文化。不加以表现,对不起陈老。数年斟酌,终于成形,尺幅作品362cm × 170cm ,22个姿势各异的人物,笔墨酣畅,神态超凡。2005年,“诸子百家”参加文化部中国画研究院等主办的“国际华人诗书画大展”获铜奖。另一幅大画《十三棍僧救秦王》,以富有弹性和力度的线条塑造了和尚们的凛然正气,礼赞了扶正驱邪的禅宗主题,布局开合新颖别致,满纸闪挪腾跃,自如自在,非拳即腿,棍似蛟龙,限制和开展对比鲜明,在看似孤寂的人生中闪耀出生命活跃之光。显然,这些作品都凸显了作者个性化的笔墨语言和深厚的意象营造功力。


十三棍僧救秦王 (362cm×170cm)


夏老对人体美的探索也独辟蹊径。他用没骨技法塑造人体,依笔顺行笔,轻重急缓之间,寥寥数笔,形态,解剖,情绪跃然纸上,干湿浓淡,挥洒自如,精确传神,笔笔到位。如作品《嫦娥》,不仅反映了人对自身本体的依归的一种万古追思情愫,而且将没骨、泼墨、泼彩诸多技法混为一体,营造出神秘而美妙,如梦幻般的意境,令人叹为观止。其《秋之惑》、《乡中水》、《湖畔物语》、《明月清风》等作品,将美丽的人体置于一定的诗画境界中,力求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高华境界。


夏老的画很耐看,无论整体还是局部,经得起反复看、仔细看,且愈看愈有味。其气韵神采,格调境界,得益于千锤百炼的笔墨功夫,让人想到古人的“一笔书”和石涛的“一画论”,想起庄子的庖丁解牛。“六十余年妄学师,工夫深处独心知”(陆游诗句),有人说中国画是一种“功夫画”,我深以为然。夏老那“看一眼就能知道其作画动机”眼力,虽无法企及,也信非妄言。


门前万竿竹 堂上四库书(139cm×68cm)


与夏老近距离接触,让我感受到了一个老画家浓浓的家国情怀。“除了苏东坡这个精神资源的挖掘,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成都要建蜀汉文化城了,这是个大手笔的项目。我作为一个画家,也想为它做点事情,具体内容,等着瞧吧。”说到最近打算,夏老告诉我。(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记著名画家夏亮熹和他的人物画(一)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记著名画家夏亮熹和他的人物画(二)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记著名画家夏亮熹和他的人物画(三)


编辑:杜畅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170512/7109.html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中埃歌唱家蓉城演唱会将在ICON云端·天府音乐厅举
  • 【活动预告】李牧雨《明仔奇遇记》新书首发暨读书分享
  • “他乡”在远方——由甘洛写生所想到的
  • 崭新绿色公园
  • 德拉克洛瓦:为之醉心的幻象
  • 弥牟有座八阵图
  • 关键字夏亮熹崇德尚艺·影响四川国画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69891838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7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优源聚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