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记画家龚学渊(完)-四川艺术网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记画家龚学渊(完)
  • 2017-02-06
  • 四川艺术网
  • 加入收藏
  • 分享:

“崇德尚艺•影响四川”名老美术家采访工程是四川艺术网、四川省美协共同发起,四川省艺术院全程支持,旨在走访看望一批在川70岁以上、在全国有重大影响力、健在的名老美术家的公益采访活动。

“科学技术没有高峰,它在不断发展,在与日俱进,而文化艺术,是的的确确存在高峰的。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都有这样的高峰存在。”,谈及创作上的目标,龚学渊流露出对传统文化的深深向往,“我们这种绘画是属于传统文人画,画家要是没有学问,用俗话来说,就是‘画里面没有墨气,哪怕一根线条也有雅俗之分’……别人画不来画,不等于别人看不来。就像我们不会做菜,不等于我们吃不出菜的好坏一样。古话说得好,‘哄得愚者过,只怕识者弹’。”对做学问这一点,龚学渊显得异常“苛刻。


他一向认为,要创作出高品味的作品,一定要有文学、历史、宗教诸方面的学养,即便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成为方方面面的专家,但必须要在相关领域内有所积累。


三十年前,在创作系列仕女画《金陵十二钗》时,龚学渊不仅精心构思和绘制人物的外形与容貌,而且花费了大量的力气和功夫在画外,认真查阅和研究了与《红楼梦》有关的大量文史资料,对所绘的人物逐个进行深层次的剖析和诠释,再配上与原文判词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原创律诗,形神兼备的将曹雪芹笔下这十二位红颜薄命女子的典型形象予以再现,在业界同行和群众中都得到了极大的认可。即使现在,他的旧挂历在古玩市场中依然抢手。



“我们读书,学习,不是为了装门面,攒谈资,而是要扎扎实实的增强自己的文化底蕴。”龚学渊说道。 


也许和在私塾接受文化启蒙,儒家经典和佛学文化浸淫中成长,在古诗词的陶冶中学习有关,龚学渊对传统文化显得尤为痴迷。


从小便熏陶在古文经典里的龚学渊,对诗词的敏感与记忆远胜常人。即使现在70多岁,依然能够清晰的记得七十年前在绵竹汉旺大鹏山太子宫时所见一位老僧蒲光上人在山门内殿侧木板墙壁上,以颜真卿刚劲的笔法书写的三首咏大鹏山风光的禅诗。


2005年初秋,旧地重游的龚学渊在这里回顾往日,故情重生,留下了四章佳句。


攀藤附葛走云中,也曾题诗在峻峰;

已经五十年前事,附与苍桑掩旧踪。


光武濛尘狩此山,大鹏顶上结行庵;

三面云峰相拱卫,无冕梵王出世间。


有僧曾住此山头,野鸟相邻舍径幽;

云遮梵宇寻常事,日掩庵扉秋复秋。


油灯添罢下雷音,赤脚无端践红尘;

夭桃权作菩提树,振锡还乘鹫岭云。


这些诗,写得渺远绵密,淡而有味,山魂与人、景相衬,相形相益,气韵高雅古朴,意境幽美邈远。



龚学渊的诗和他的画一样,充满了灵气和韵味。像《滴水寺即景》“分却涪江水中月,烟雨楼台惹梦思”,“何处仙人净瓶失,空遗滴水半崖秋”,都在极富想象的诗意描绘中,呈现常青空蒙的高深意境,使人仿佛置身于月光下,烟雨楼台飘飘渺渺的仙境之中,欣赏着仙人净瓶失落的水化成的半崖秋韵。诗中的灵气与神韵,似已让人沾着了一丝仙境之气。还有如《访青莲场太白遗踪》所写“洗砚池边草,千载几枯荣,风吹池内水,犹自带唐吟”的情致深婉,蕴藉自然。通过写草,写池内的水还带着“唐吟”来赞颂李白,含蓄婉转而非常耐人咀嚼回味。《过五妇岭武丁遗剑处》中“蜀王迎妇遣武丁,壮士佳人满面春。一至长蛇崩山壁,千秋杜宇唤国魂。”则将眼前景,心中情,淋漓尽致地加以发挥透露,传达出对壮士牺牲的无限敬仰与赞美。感情的变化写的开合适度,绕有意趣。《玄宗幸蜀》里“妃子马前身已死,君王何日再归还。天边月似峨眉淡,偏对龙颜尤自弯”。对杨贵妃已经身死而月亮并不理解君王愁苦,君王感觉月亮尤自象杨贵妃的眉毛一样对他弯曲。非常形象、含蓄、耐人咀嚼寻味,怜惜哀怨幽默之情溢于言表,读之如品醇醪,色味俱佳,在含蕴丰富中让人有所体悟。


有的诗颇有生活气息。如《农家即景》中“老葵篱边熟,金瓜架上香••••••群鸡惊客至,躲入园内藏”等,洗尽铅华,在质朴平淡中觉着亲切自然,透露出世人对和谐、朴淡、恬静生活的向往。


而龚学渊在自己最为擅长的仕女画中所著的诗词,如《红楼十二钗题画诗•惜春作画吟》里那首“赋得新词日已昏,横舒素练就丹青。轻铺葛岭千年雪,淡染雷锋万叠云。谩写珠玑兰蕙气,徐抒锦绣竹梅情。侯门暂作林泉地,莫把桃源别处寻。”便抓住惜春出身侯门个性冷僻孤高的特点,以丰富的想象,化画为诗,以浓郁的诗意和哲理色彩,寄妙理于描写议论之中,诗画合一,生动的刻画了惜春这一人物形象。


“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物象是实,情感是虚,要使欣赏者都产生遐想和共鸣,获得余味无穷、画外有声的诗意效果,就要从虚实相生,情景交融、形象兼备上下功夫。龚学渊的诗词便深得其中三昧。



“有意写诗写不好。读多了,消化了,诗词、对联里面好的句子好的境界自然都会记住,因为它适合你,所以你容易接受,还是蒙童时,就读过《千家诗》《唐诗》《曼殊诗》《清诗》等。我是小时候触景写诗,长大了在川美读书的时候,就从图书馆借《古文观止》《诗经》《楚词》《元曲》等这样的书,还有冯建吴老师推荐的《白香词谱》,找个安静教室,把门堵上,一个人在里面看,有滋有味。这种积累不是一时兴起头脑发热突然开始的,是真正需要几十年如一日坚持积累下来的。”


对龚学渊来说,诗书画,是他与他所向往的传统文化之间最紧密的纽带。他以自己横溢的才情和深厚的学养,将传统文化的温煦和现实人生的斑斓,在诗歌、书法和绘画当中恣意涂写和张扬。


诗词书画的浸润,带来的是内在修养的不断提升。谦逊,是龚学渊的朋友们对他一致的看法。一首诗,一幅画,龚学渊总是会找来好友品鉴,汲取意见。公益,亦是龚学渊近年来不断参与的一个方向。“5•12”大地震发生后,龚学渊第一时间请缨,“啥时候搞书画义卖?我已备好笔墨”。一个月后,绵阳市文联“地震重灾区艺术家作品义卖”活动在四川省美术馆拉开帷幕,继而远赴山东济南、淄博。在那支仅有六人组成的远征队中,七旬高龄的龚学渊昂然在焉。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贯穿了龚学渊70余年的学习、工作、生活和创作,纵观他的作品与生平,总是有一个莫名熟悉的名词在脑海浮现,却又久久难以把握。


一次,在美院一个学友跟他聊天,于玩笑中争执,友人始终拗不过,终于笑骂一句“你就是个臭文人!”龚学渊大笑:“谢谢!谢谢!你这个评语啊,我还不够格!”


臭文人,是龚学渊的友人对他的坚持与执拗的戏谑,而我们却终于可以循着这闪现的线索觅到心里早有的评价。


其责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轻以约,这,不就是古之君子么。(完)


相关阅读: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记画家龚学渊(一)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记画家龚学渊(二)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记画家龚学渊(三)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记画家龚学渊(四)


编辑:杜畅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news/20170206/6162.html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中埃歌唱家蓉城演唱会将在ICON云端·天府音乐厅举
  • 【活动预告】李牧雨《明仔奇遇记》新书首发暨读书分享
  • “他乡”在远方——由甘洛写生所想到的
  • 崭新绿色公园
  • 德拉克洛瓦:为之醉心的幻象
  • 弥牟有座八阵图
  • 关键字龚学渊国画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028-69891838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 邮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7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优源聚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