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避暑门道多

    瓷枕、冰鉴、象牙席……避暑神器一个也不能少
  • 2017-08-08
  • 华西都市报
  • 曾洁 房井思
  • 加入收藏
  • 分享:

元代刘贯道《消夏图》


  夏日炎炎似火烧,都市人最幸福的状态,莫过于“空调WiFi西瓜,葛优同款沙发,夕阳西下,我就往那一趴”。可是在没有空调的年代,古人如何避暑纳凉呢?


  千万别以为古人纳凉的方法就是找个建在树林水边的凉亭,摇一把蒲扇,直摇得手臂酸痛,眼巴巴地“等风来”。其实古人为了消夏,创造了很多神器,冰凉通透的瓷枕,储藏冰块的冰鉴,高端奢华的象牙席,人工水循环的“空调房”,等等纳凉方法,不仅脑洞大开,而且科学前卫。


虢国夫人用“夜明枕”


  天气炎热,晚上睡不好,白天自然没有精气神,古人就从卧室寝具的枕头上想办法,用玉、瓷、石膏、竹、药等五花八门的材料做成枕头,透心凉心飞扬,让人酣然入梦。


唐密县窑珍珠地鹦鹉纹枕(故宫博物院藏)


宋磁州窑白地黑花婴戏纹枕(故宫博物院藏)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记载,所谓枕,“卧所荐首也”,枕头是睡觉时垫在头下的物件。枕头的质地优劣,直接可以看出主人所处的阶层,上流社会的贵族们用玉石做枕头以示高贵,普通老百姓只能用石膏枕祛暑,用瓷枕纳凉,再不济只能用竹枕。


  玉石枕头的降温效果最好,清末慈禧太后的玉枕极为奢华,入殓时脑袋下枕着一块雕成西瓜状的翡翠枕头。这件慈禧生前的爱物,死后也要带进棺材,后来被军阀孙殿英盗出。


  唐代的虢国夫人,也是一个玉石死忠粉,她的“夜明枕”更为稀奇。五代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的“夜明枕”,其实是一种玉石枕头:“虢国夫人有夜明枕,设于堂中,光照一室,不假灯烛。”虢国夫人是杨玉环的三姐,她如果将夜明枕放在寝殿中,晚上不用点灯,就将屋里照得亮堂堂的,十分省油。


  此外,“石膏枕”也是古人的消暑佳物,除了降温纳凉,还有解暑安神的保健功能。唐代诗人薛逢写《石膏枕》赞颂这种神器:“表里通明不假雕,冷于春雪白于瑶。朝来送在凉床上,只怕风吹日炙销。”


  到了隋唐时期,聪明的古人发明了瓷枕,表面覆以青釉,冰凉通透,清凉解暑,上至皇宫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很热捧。李清照在《醉花阴》中记载了消夏的日常“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此“玉枕”并非慈禧太后的玉石枕头,而是青白釉枕,因其清白如玉,故喻“玉枕”。


  瓷枕在盛夏炎热的夜晚,带给人一丝从头至脚的幽凉。“半窗千里月,一枕五更风,瓷枕通灵气,全胜玳与珊。眠云浑不觉,梦蝶更应安。忘机堪画寝,一枕最幽宜。”不同年代的瓷枕,器型也不一样,唐代造型中规中矩,方正平坦;到了宋代,瓷枕的长度增长,高度增高,枕面平坦变凹曲,圆滑舒适,贴近颈部,设计十分人性化;元代束腰形瓷枕比较常见,明清时期,瓷枕渐渐衰落了。


  孩儿枕是瓷枕的“变形记”,工匠将枕头做成一个胖乎乎、笑眯眯的小孩的模样,非常讨人喜欢。成都博物馆收藏了一件孩儿枕,是北宋定窑烧制的精品,小孩侧卧在榻上,娇憨可爱,好像午睡时正在翻身,形态生动,瓷胎细腻均匀,釉色白中带暖,润滑柔和。


定窑白瓷孩儿枕(成都博物馆供图)


  最有技术含量的瓷枕,叫“冷暖枕”。这种瓷枕做了个中空的夹层,连着注水口,夏天注入清凉的井水,冬天灌入热水,再垫上枕巾,简直冬暖夏凉。受这种“冷暖枕”的启发,古人把枕头做成了“藏宝箱”,小小的透气孔、注水口成了机密资料的藏身所。传说,黄石公所授张良的《素书》就被藏于枕中下葬,后为盗墓人发现,流传于世。


太奢侈:象牙编织凉席


  就像现代人一样,还未立夏,家家户户都翻出竹席清洗晾晒,以备突如其来的桑拿天。著名历史学者倪方六介绍,古人使用凉席的历史由来已久,特别是有钱的古人,尤其偏爱两种凉席。


  一种是“四川造”的桃笙,选料十分讲究,要用四川阆中山的桃笙竹篾编织而成,最大的特点是人睡在上面凉爽不出汗。魏晋时期,桃笙天下闻名,西晋左思《吴都赋》记载“桃笙象簟,韬于筒中。”还有一种叫“黄琉璃”,竹篾加工时比桃笙磨得更细,这样编织出来的竹席黄亮似琉璃。黄琉璃是送礼佳品,唐代任衢州刺史的郑群曾经“暑中送席”,韩愈收到礼物十分高兴,挥毫写下《郑群赠簟》纪念道:“蕲州笛竹天下知,郑君所宝尤瑰奇。携来当昼不得卧,一府传看黄琉璃。体坚色净又藏节,尽眼凝滑无瑕疵……”


  如果只是用竹篾做凉席,不足以彰显上流社会的贵族气质,于是,廉价的竹子被玉石、象牙等珍惜的材料所替代。


  古代还有一种用象牙编织的凉席,叫做“牙簟”,是明清时期广州的传统工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刘岳推测,早在汉代就有了编织象牙席的做法,《魏书·列传第三十·韩务》载:“务献七宝床、象牙席。”刘歆也在《西京杂记》记载,汉成帝皇后赵飞燕妹妹赵合德所居昭阳殿卧室,就有“玉几、玉床、白象牙簟、绿熊席”。


编织象牙席(故宫博物院藏)



  如果你想看象牙席的实物,可以去故宫博物院的珍宝馆,那里展出过一件雍正年间、长度超过2米的编织象牙席。据造办处活计档记载,宫中象牙席共有5张,至今只剩3张。


  那么,做一张席子到底要用多少象牙呢?


  有学者研究,象牙的加工制作非常费料。仅仅是制作象牙筷子,因要将象牙先锯成板片状,再锯成长条、找规矩、磨平,象牙料的利用率只有40%-60%。而如将象牙劈成篾状做席子,利用率不足10%。以故宫展出的这件象牙席为例,长2.16米、宽1.39米的象牙席,如果用2毫米宽的扁平象牙篾条横竖交错编织,长宽至少需要1775根象牙篾条,再按利用率折算,原材料大概要准备两万根细如米粒直径大小的象牙条。


  这件象牙席的席背,用枣红色绫缎包裹,边沿包有黑色缎边,显得雍容华贵。席面通体编织成人字形纹路,由薄如竹篦、宽仅2毫米的扁平象牙条编织而成。席子纹理细密均匀,席面平整光滑,收卷自如。其牙丝细薄无比,至今仍洁白柔润,凉爽宜人。


  坚硬的象牙,如何制作成柔软的席子?睡在上面不硌人吗?明代祝京兆在《野记》中记载了这种工艺:“凡象牙齿之中悉是逐条纵攒于内,用法煮软,牙逐条抽出之,柔韧如线,以织为席。”当时,广州的工匠利用象牙细致的纹理与韧性,先用药水将象牙浸泡煮软,劈成均匀的薄片,再磨制出洁白的光泽,然后编织成各种纹饰。这样编织出的席子,还能像竹席那样卷起来收纳。


  不过,象牙席的缺点是用料名贵,工序繁多,造价昂贵,劳民伤财。崇尚勤俭的清雍正皇帝,传旨不许再造象牙席,刹住了这股奢靡之风。


炎炎夏日,建在地下的冰窖


  早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贵族,就开始在冬日凿冰贮藏于窖,以备来年盛夏消暑之需。周朝将用冰制度化,据《周礼》记载,周王室为保证夏天有冰块使用,还专门成立了相应的机构管理“冰政”,负责人称“凌人”。这个部门有80名职工,他们一般从每年十二月开始凿冰,运至名叫“凌阴”的冰窖中储存。


  古代的冰窖都建在地下,隔绝了阳光和空气,可以长时间保存冰块。根据现代考古发现,最早的冰窖出现在周代。1976年,秦雍城遗址考古曾发现春秋时一座冰窖,其藏冰量多达190多立方米。


  古代的冰窖分为两种,官办和民办。官办冰窖多为砖石砌筑的拱形地下冰窖,民办冰窖则耕简陋,挖掘土坑贮冰。西汉梁孝王刘武,不仅生前享受随时用冰的便利,死后也要将这种福利带入墓穴。他葬于今河南永城县境内的芒砀山的墓穴相当豪华,除了带“卫生间”外,还自备冰窖。汉代崇尚“事死如事生”,大概刘武怕热,生前用冰惯了,死后也要过“冰来伸手”的生活。


  古人迷信,觉得夏天用冬天的冰,是破坏了时令,偷了水神“司寒”的东西。为避免司寒生气,躲过他的追捕,所以次年夏天开窖取冰显得很有仪式感,要在冰窖外放设桃木做的弓、棘做的箭,谐音“逃之夭夭”。


  周朝创立了“赐冰”制度,一直延续到明清。据《左传·昭公四年》记载,“食肉之禄,冰皆与焉”,也就是说,没有资格吃肉的官员,也没有资格在夏天使用冰块。明人刘侗、于奕正在《帝京景物略》记载,每年到了立夏,朝廷便会赐冰给文武大臣。清代也把赐冰当成一种福利,并非直接发冰块,而是“自暑伏日起至立秋日止”发“冰票”,官员依据等级领取多寡。


  朝廷对大臣的赏赐,在杨国忠那儿变了味,成了拉拢党羽的利器。五代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述杨贵妃堂兄杨国忠家的消暑奢靡场景:“杨氏子弟,每至伏中,取大冰使匠琢为山,周围于宴席间。”为拉拢朝中官员,杨国忠每到夏天,就用冰块镂刻成凤凰的形状,送给王公大臣避暑,只有贤相张九龄正义凛然,拒绝接受。


唐时街头卖冰成谋生职业


  普通老百姓没有财力挖一口冰窖,就只能去集市上购买。早在唐代,街头卖冰成为一种谋生的职业,甚至有商人趁着天热哄抬物价。


  《唐摭言·自负》讲述了一个卖冰商人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故事:“昔蒯人为商而卖冰于市,客有苦热者将买之,蒯人自以得时,欲邀客以数倍之利;客于是怒而去,俄而其冰亦散。”意思是,以前河南洛阳的生意人在街头卖冰,趁着酷热涨价,售价高出原价几倍。顾客一气之下都不买了,不一会儿,冰全化了。商人为自己的贪念而后悔,如果他能穿越,一定很想唱刘德华的歌“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暖暖的眼泪和寒雨混成一块”。


  街头卖冰,自唐之后便成了夏天街头的常态。南宋诗人杨万里写了一首小诗,记述小贩沿街叫卖冰块的情形:“帝城六月日停午,市人如炊汗如雨。卖冰一声隔水来,行人未吃心眼开。”冰水还未吃到嘴,就已经心花怒放。回家之后,“取一桶冰,凿孔置于地,凉风满屋”。


柏木冰箱(故宫博物院藏)


  为什么古人离不开冰块?首先,他们是食肉者,无论是自己喝酒吃肉,还是宗教祭祀,都需要冰块来保持食材的新鲜;其次,丧礼也离不开冰块,为尸体做防腐处理;最后,冰块还能给室内降温,代替空调让房间变得凉爽。


  古人有专门用来冷藏冰块的器具,叫做“鉴”。四川博物院展出了一个战国时期的铜鉴,出土于成都市新都区马家,就是战国时期用来装冰的器具。


战国铜鉴(四川博物院供图)


  鉴,本意是一种大盆,早期是陶质,春秋中期以后流行青铜鉴,又称“冰鉴”,后来逐渐用木头替代。冰鉴可以看作是一种原始冰箱,使用时,将盛满饮料或食物的器皿放进去,四周围满冰块,合上盖子,不多时“冷饮”就可制成,而且冰块很长时间不会融化。


  如果在冰镇米酒的时候,还想让室内保持凉爽,只需在冰鉴的盖子上打孔,从气孔往外冒出丝丝的冷气。这样,冰鉴就变成了冰箱空调一体机,只不过冰块的消耗量会增大许多。


战国青铜冰鉴(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此前,金沙遗址博物馆联合湖北省博物馆举办的《九连墩的故事——湖北九连墩楚墓精品文物特展》上,展出的一组铜圆鉴壶组合器格外引人注目,虽然外形酷似火锅,但实际上是升级版的冰箱,专门用来冰镇美酒。古人祭祀使用的发酵酒未经蒸馏,很容易变酸,楚人发现低温可以保持酒的清醇,于是发明了这个神器组合。壶里装着美酒,在鉴与壶之间的空隙,夏天放冰块,冬天盛热水,冬暖夏凉,四季宜人。


编辑:杜畅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market/20170808/736.html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历史上的“河神”
  • 古人如何避暑 锦衣五重轻薄透凉
  • 科举落榜原因奇葩
  • 百年前的雷峰塔
  • 川西第一阁雄峙罗江闹市中
  • 四川最后的科举 巴县老秀才三次乡试不中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Tel:028-69891838
  • 地址/Add: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一段99号3110
  • 邮箱/mail: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7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优源聚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