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大王

  • 2017-02-16
  • 华西都市报
  • 毛玉婷 摄影 刘陈平 绘图 李潇雪
  • 加入收藏
  • 分享:

《蜀碧》:张献忠据蜀时,偶染疟疾,对天曰:﹃疾愈当贡朝天蜡烛两盘。﹃众不解也。比疾起,令斫妇女小足堆积两峰,将焚之,必要以最窄者置于上,遍斩无当意者。忽见己之妾足最窄者,遂斫之……﹄




大西王秘档

性格密码


下圣旨最厌陈词滥调 爱状元只有四天热度

流流贼,贼流流,上界差他斩人头


若有一人斩不尽,行瘟使者在后头。西大王张献忠一再称梦中得天启,上天赐天书命他杀罪人。但有研究称,张献忠的暴行源于跟李自成争夺天下失败,心态失衡,激起无限杀戮。


  对曾经富甲安逸的四川人来说,张献忠的到来,就是川人噩梦,听闻西大王,小儿不夜啼。砍下女人小脚,堆成“笋山”告上天;开科取状元,爱了四天就洗白。对于张献忠的种种骇人暴行,巴蜀文化专家郑光路提出,张献忠具有反社会型人格,可能患有精神疾病。


搞笑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王珂你回来,饶了夹江那个鬼知县罢。”

吃荔枝有咸味

夹江县令差点脑袋搬家


  1月中旬,巴蜀文化专家郑光路,再次来到眉山彭山江口镇,传说中张献忠沉银地。“那是个触目惊心的时代。”那时,这里水位更高,岸上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张献忠率军在树枝后躲避、打仗……江水滚滚,郑光路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幅画面,令人唏嘘发凉。


  1644年12月2日,成都南门外“中园”,蜀王曾经的行宫,张献忠捋绿大胡子,沉吟片刻,令人按他口述原文,写下一道粗俗诏书,被资阳县人收藏至清朝。


  当天,张献忠盘腿端坐在龙椅上,面对众臣,心情澎湃,“咱老子当大西皇帝三个多月,称孤道寡忸忸怩怩。你们成天供奉泥菩萨,三拜九叩,好生麻烦,看得老子实在难受!今天开始,老子命令:各种诏书、公文,今后只用口语书写!”


  “不可!”右丞相严锡命抗议,“陛下以九五之尊,岂可不行朝廷礼数?按照《大明会典》……”


  严锡命正要侃侃而谈,张献忠早已厌烦,“严先生不必话多!”突然,他厉声道,“今后还有人跟老子引用《大明会典》的,痛打一百军棍或砍头!老子最讨厌读书人陈词滥调,吊文冒酸。”


  他顺手拈起一颗荔枝塞到嘴中,嚼了半天,吐出,“咋和咱关中老盐菜一样咸?”


  左丞相汪兆龄解释,夹江县令王某将新摘荔枝上贡陛下,为保鲜,用盐浸泡。


  张献忠,“去,去,把谋害老子的夹江县令头砍了!”


  安西王李定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王县令是本乡人,他用四川的土方法保存食物,让老万岁不舒服了,但罪不至死。”


  听罢,张献忠改变主意,“严先生,马上按咱说的原话写圣旨,不要文绉绉!”


  随后,严锡命一字一画地写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王珂你回来,饶了夹江那个鬼知县罢。”


  郑光路认为,张献忠创下了“史上最怪诞诏书”的记录,一道“骂娘”诏书如此写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咱老子叫你不要去汉中,如今果然折了许多兵马驴球子……


  此外,张献忠上朝时,经常取下皇冠,顶在脚上高高跷起,有时让人把太监帽子外戴头上,哈哈大笑。文武百官面面相觑,不敢笑也不敢言。


嫉妒贤才

天上麒麟子,人间状元郎,可惜张献忠的第一个武状元,只风光了四天。伴君如伴虎,最怕皇帝爱。

赏美女赐府第

首个武状元四天洗白


  刚到四川,张献忠想得到士绅和读书人的拥戴,便“喻礼部开科举”。四川人认为张献忠来路不正,是为“贼”,徘徊不前,张献忠便通过恐怖手段,强行大家参加科举考试。


  其中成都华阳人张大受一举考下武状元。据记载,此人年龄不满三十,身长七尺,弓马娴熟。张献忠见张大受仪表丰伟,器宇轩昂,甚是喜欢,立马赐给刀马、金币十余种。


  第二天,张大受入朝谢恩,左右文武都赞赏他的聪明学问和诗文字画。张献忠高兴,召入宫中赐宴,结束时,将席间金银器皿全部赏赐给张大受。


  第三天,张大受再次入朝,大臣们贺道,“天赐贤人辅佐圣明,陛下当画其形象,传播远方,使知我国得人如此奇异,则敌人可不战而服矣!”张献忠大喜,召来丹青图画,大宴群臣,赏赐张大受美女四人,住宅甲第,家丁二十人。


  第四天早上,张献忠坐朝,传奏官禀报:“新状元入朝谢圣恩”。就在张大受准备入朝时,张献忠忽然变了脸,“这驴养的!咱老子爱得他紧,一见他,就满心欢喜。咱老子又有些怕他。来人,拖出去收拾了。”


  诸臣不敢违命,把张大受绑起来杀了,先前所赐美女家丁,也杀得一个不剩。


  郑光路认为,张献忠喜怒无常,对知识人才既想利用,又严加防范。《蜀碧》、《平寇志》等史料记载,张献忠在四川搞过两次科考,同时对考生大面积杀戮,两万五千多名考生成了牺牲品。


变态嗜足

爱妾醉意浓,兴起伸小脚,张献忠飞来神经刀。哎,妾呀,大王疯,你咋能跟到疯。

爱妾笑言小脚美

张献忠砍下抛上“笋峰”


  裹小脚,始于北宋后期,兴起于南宋,终于民国。


  苏东坡曾写《菩萨蛮》描述三寸金莲,“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张献忠也爱妇人小脚,但爱得血腥残暴。作家蒋蓝讲述,占据四川后,张献忠偶染疟疾,望着天空说,“等老子病好了,一定要朝天贡上蜡烛两盘。”当时,众人非常困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张献忠病好后,一拍桌子,一声令下,命令士兵去收集女人小脚。


  士兵无奈,闯入千家万户,拉出家中妇女,一人抱住,一人奋力持刀,一双双纤纤玉足被砍下。一时间,城中不少女人成了残疾,一些想不开的干脆投河自尽。几天后,一双双带血的小脚在殿中摆出,张献忠哈哈大笑,“来人,摆峰。”士兵们将残足堆积,形成两座金字山峰。


  张献忠邀来爱妾,一同酌饮欣赏,突然,张献忠说:“方缺一足尖,置之会更好看。”爱妾也有几分酒意,伸出三寸金莲,笑言:“此足如何?”张献忠仔细将爱妾的小脚放在手中,细细观察,“甚好!”。


  爱妾还在高兴中,张献忠信手拿来刀剑,一刀割下爱妾香足,抛于足堆之上。


  爱妾小脚恰立于足堆之尖,张献忠美其名曰:笋峰。作家蒋蓝说,“笋”意指女人的小脚白嫩如竹笋。可恶的是,足峰之旁,张献忠以祭天告谢病愈。


  蒋蓝认为,张献忠仇恨女人小脚,是认为小脚不能干活,没有用。当时,许多女人脚被砍下后,川中增添了许多卖假脚的商贩。


  此前,张献忠陷襄阳时,还曾捉男子断其手,抓女子断其足,运往山坡,将断手堆成一块,取名“玉臂峰”,又把断足堆在一处,命名“金莲峰”。


梦魇童年

西方传教士论张献忠智识宏深、决断过人,时时虎威大作、势若癫疯

父亲被仆人侮辱

发下誓言“复来时尽杀尔等”


  暴力的形成,往往要追溯其根源。


  《圣教入川记》记载:“其智识宏深,决断过人,二司铎亦暗暗称奇。献忠天姿英敏,知足多谋,其才足以治国。然有神经病,虎威大作、势若癫疯、残害生灵,不足以为人主。”


  郑光路在其所写的《张献忠剿四川真相》中提出,按现今世界卫生组织在世界疾病分类中,将“反社会型人格”作为精神病的一种。产生这种病态人格的主要原因有:恶劣的社会环境、家庭环境和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的影响,以及中枢神经系统发育不成熟等。张献忠的残暴,源于童年时期的心理阴影。


  明朝万历三十四年(公元1606年),张献忠出生在陕西延安卫一个名叫柳树涧的小村寨。关于他父母的记载,有说他父母织卖草鞋草席,也有人说他父亲务农兼小贩,还有人说,他父亲当过杀猪匠,母亲沈氏则早死。


  张献忠少年时是跟着先生读过书的,只是文化程度不高。年轻时,张献忠当过延安府小捕役,常受上司欺侮,曾经拍着大腿叹气说:“嗟!大丈夫安能久居人下耶!”


  张献忠也曾在延绥镇当兵吃粮,在军中犯法当斩,主将陈洪范觉得这小子相貌威武,可能以后有用,请总兵官王威饶恕,张献忠乘机逃走。


  后来,张献忠做铁匠,为官府“承造军器”,但受到官吏的“陋规”剥削。有人向他“吃回扣”,他愤而造起反来。


  据野史记载,张献忠少年时读书没读出个名堂、长大也没混出个前程,才去当强盗。他曾跟随父亲到内江卖枣,将驴子系在富绅门坊旁,不料,驴粪弄脏了石柱。仆人看见了,破口大骂,鞭打张献忠的父亲,还命令他父亲用手捧起驴粪。张献忠看在眼里,却不敢争辩。离去时,发下誓言:“我复来时,尽杀尔等,方泄我恨!”


  在张献忠南征北战的日子里,童年的梦魇,难以挣脱。某日晚,他的一个幼子经过堂前,张呼唤,子未应,即下令杀之。第二天晨起后悔,召集妻妾责问她们昨晚为何不救,又下令将诸妻妾以及杀幼子的刀斧手悉数杀死。


  大顺三年(1646年),为了北上陕西抗击清军,张献忠决定放弃成都。并“尽杀其妻妾,一子尚幼,亦扑杀之”。他对孙可望说:“我亦一英雄,不可留幼子为人所擒,汝终为世子矣。明朝三百年正统,未必遽绝,亦天意也。我死,尔急归明,毋为不义。”


编辑:杜畅 原文地址:http://www.zgscys.com/market/20170216/643.html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张献忠的风流情史 霸占王妃纳妻妾300余名,没有一
  • 林徽因在李庄
  • 昔日蜀中花木兰牵线乡镇变“红娘”
  • “文妖”潘柳黛曾恶骂张爱玲:她曾追两条街买臭豆腐干
  • 杜甫一家在成都的日子
  • 乾隆皇帝一生究竟收藏了多少赝品?
  • 关键字张献忠


  • 分享:
  • 联系方式

  • 电话/Tel:028-69891838
  • 地址/Add: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一段99号3110
  • 邮箱/mail:scysw@zgscys.com
  •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底部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7 zgscys.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优源聚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艺术品经营单位 编号:510106180001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编号:川网文[2016] 7142-234号